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九十七章、上当了
    进酒店的时候而他掰了一下,我感觉这家伙并没有什么实力啊?

    “那么你有见过他招出来过什么鬼么?”我好奇的问道。

    “本来我也以为是开玩笑。还取笑过他,但是他说是真的,不过我没见过到底他召出来的鬼是什么样子。不过我觉得他并没有说谎:一年前曾经出过那么一回事。”

    接着,刘思颖开始讲述了起来。

    大概是一年前的时候,大胡子的剧组开拍一部悬疑恐怖片叫做什么《茅山鬼道士》,而在相邻的另外第一个剧组在拍摄另外一部悬疑恐怖片。但是名字却显得有些另类:叫什么《道士的春天》

    因为两个剧组的拍摄内容一致,剧本也相当的相似,所以两个剧组一直在明争暗斗,想要抢档期在对方拍摄完成前上映,并且因为两边的服装道具,甚至看重的几个片场都是一样的,所以两个剧组一直在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其中甚至还有几次肢体冲突。

    但是大胡子的剧组后期乏力:因为投资方出了点问题,最后阶段的投资一直没有到位,导致进度拖慢了,而《道士的春天》剧组则是一路高歌猛进,眼看就要杀青进入后期制作了。

    大胡子坐如针毡:两个内容非常相似的片子,谁先上线就会更加的有利,看完第一部之后观众一般都没兴趣再去看另外一部很相似的戏,要是拍完了封存起来等别的档期上映,那么几百万的投资就等于给冰冻了起来。投资方也受不了。

    这时候,那个叫做齐白的家伙告诉大胡子:“我可以招个鬼去那边捣乱。”

    具体是怎么招的不清楚。刘思颖也没见到。

    但是自从那以后,那个剧组就接连发生了很多状况。

    首先是半夜看守道具的人晚上给吓跑了:说半夜的一些道具纸人明明收拾好了放在一起,第二天接着拍戏的时候却发现纸人好像自己会跑似的到处都是。

    摄影棚里老是出各种状况:不是插上插头设备就不通电,就是走的好好的灯光突然变幻了位置,让剧务们都没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后来更加邪性:男主角半夜在旅馆里睡觉,半天起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房间的浴缸里!

    女主角的内衣裤经常丢失。半夜还有莫名其妙的电话打给剧组的人,接通了之后就完全没有声音,一夜可以来个好几十次!

    但就是这样也就算了,但是折腾到了最后终于发生了大事。

    一个搭景的剧务人员在高处作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掉了下来直接摔死了!

    死者家属闻讯之后包围了片场讨说法。要求赔偿上百万,不陪就坐在片场里不准拍摄。双方的官司打到现在都没个结果……

    后来这部戏就直接流产了。

    “到底是不是招鬼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那个剧组有人传说:在那个剧务掉下来的时候。有人看到摄影棚顶端有一个大家从来都没见过的人站着,还在往下面笑。但是当时太混乱了所以也没人去注意到……”

    我点了点头。

    招鬼骚扰其实在风水中是确实有的,但是那需要很强大的能力才有可能,那个假道士真有这个本事?

    “你和汪晓寒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有见过一个叫做吴全真的道士?这个人做没走过招鬼这一类的事情?”我想了想问道。

    “吴全真?当然知道啊,那家伙最恶心,但是我没见他做过什么招鬼的事情。他不是个看风水的么?”

    “好吧,我明白了。谢谢你提供的这些资料,把袁舜的电话给我就好了:你最近看到他是在什么时候?”我笑道。

    “好像就是三天前吧?我在那个《春心和尚》剧组见过他。当时他正在那里和导演说话。反正他经常都会在这附近,你在这里多留几天应该就能见到他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记录了袁舜的电话号码。

    一个很普通的号码,我也没打,而是直接转给了孙萌,让孙萌查查这个手机号的通讯记录。看看能不能定位到底在什么地方。

    “好了,谢谢你,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我点头说道。

    刘思颖看了看我,脸色带着一些好笑似的表情问道:“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陈水一,有什么问题么?”我看着她问道。

    “陈水一?嗯。难道你就那么走了?”

    “怎么了?”

    “我只是奇怪……呵呵……你都给了章大胡子2万了,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好意思要你钱了。难道你就不会占点便宜再走什么的?”刘思颖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好像没这爱好。”

    “哦!”刘思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笑嘻嘻的问道:“你还带了一个女孩来!我想起来了,她是你女朋友还是你老婆?”

    “……都不是。”我只好这样回答。

    “一个年轻男人带着一个年轻女人去住店,两个人不是夫妻也不是男女朋友,那么听起来就只有现在你我这种情况比较可能了不是么?”刘思颖笑的更加厉害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有点郁闷。

    “我只是奇怪:你这家伙又不乘机占便宜还花钱,把我摆在房间里就那么走?难道我的魅力不足还是怎么回事?入不了你法眼么?”

    女人都有这毛病:你看着她的时候她觉得你想弓虽奸她,认为你是色狼。而你完全不看她的时候她又觉得你看不起她,觉得你没种。

    这到底如何是好?

    “好了刘思颖,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但是我确实不想留在这里了,好好睡觉吧,不要把我们的对话告诉任何人,这对你也是很重要的,千万不要说出去。另外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找到你之前我已经找了很多人,这件事牵扯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别的事情,以后你不要再和那个什么章大胡子搅在一起了。”

    “他是个人渣我当然知道,你放心吧:和他们在一起,我从来不粘那些药物,只做对我有利的事情……”

    “你是指这些?”我指着床上那些烂七八糟的衣服,绳子一类的东西说道。

    “……好吧,我明白了:原来你是看不起我!”刘思颖的脸瞬间就变冷了:“你走吧!明天我会让章大胖子还你钱的!”

    “为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不为什么!滚!”

    有些人,明明在做什么,却不想让人去触碰。

    “刘思颖,我不管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并没有看不起你,单是你和他们混了那么久都没有碰那些药物,这一点我就很佩服你,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

    “不用多说这些屁话!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有什么不好说实话的?你看不起一个卖春的不是很正常吗!”刘思颖愤怒的抓起手边的一捆绳子向我飞了过来。

    “你眼里我就是个贱货!就是个不要脸的!不是么?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男人都是一样的贱!一样的贱!”

    她的情绪激动的有些反常。

    “不对头,有人在附近!”计雪馨的声音在心底响了起来。

    “什么情况?”

    “你上当了!”

    这时候,刘思颖好像发疯了一样,骂骂咧咧的向着我冲了过来。

    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我把他按在了沙发上,正想和她好好说话的时候她却一口向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没办法,我只好捏着她的两只手再按住她的脖子。

    “你这个混蛋……混蛋……”

    “你安静一点!不要那么激动!”我冷喝道。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撞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