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九十九章、新鲜玩法
    “怎么听起来那么怪?怎么用?”我皱着眉头问道。

    “右手握住七妖魅影图,默念女妖的名字,听到她回答之后,你就可以命令她做事情了。”

    还有这种事?

    我右手捏住了七妖魅影图。在嘴里默念着名字。

    “伍彩。”

    几乎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伍彩的声音就在我心底响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伍彩的声音听起来和之前没有任何不同,不过那种语气带着一种愤怒和恐惧的感觉。

    本来我想下命令的,但是却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你在这里面住的还习惯么?”

    “你说呢!一片白茫茫什么都没有!”伍彩用一种抱怨的口气说道:“这就是个牢笼!”

    “没错啊。就是牢笼,专门关押你这种女妖的。”计雪馨的声音又想了起来:“伍彩,你要是觉得很无聊我可以在里面安排个大铁笼子把你关起来,在设计一些镣铐让你完全动不了,这样如何?”

    “……你们要我干什么?”

    待了一会人,伍彩用一种明显是服输了的口气说道。

    “进到我面前这个门里面,看看里面的情况如何。回来给我报告就可以了。”我立刻说道。

    “知道了。”

    我面前,一个虚淡的,裹着暗红色丧服的女人直接透过了门进去了。

    “她不会逃跑?”我在心里问计雪馨道。

    “她现在和我一样被七妖魅影图束缚着,不过我可以算是狱卒,她则是完全的阶下囚,逃不出七妖魅影图的范围。如果她想跑那么可以试试,我会在七妖魅影图里设计点有趣的刑具让她好好记住教训的!”

    “计雪馨,你以前也是这样管理监狱的吗?”我好奇的问道。

    “你以为可以对这些妖女好?她生前就用酷刑拷打死无数人,现在让她怎么偿还也不过分!’

    等了大概半分钟,伍彩又走了出来。

    “里面只有一个女子。被捆绑在浴室里,别的没有人。那个女子正在挣扎。”

    伍彩说完这些话就消失回到七妖魅影图中了。

    看样子于姐居然还在里面!

    我立刻拉开了门走了进去。

    这个房价里的格局和我那个房间没啥区别:进门边上就是浴室,现在浴室里面雾气腾腾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于姐?”

    我立刻走了进去。

    里面的雾气太大,但是我能看到有一个女孩子坐在浴室的角落里,浴室的莲蓬头正对着她喷水,她长长的头发遮住了整个脸,看不清楚脸蛋。

    第一时间我就发现:这个不是于姐。

    这个女孩的体型和个头都比于姐小的多。一头黑色长发。

    比较惊悚的是她的手被背在背后,身上看得出有几道麻绳,显然是双手被捆绑着,双脚则是大腿和小腿分别被捆绑在一起。

    这女孩被绑架了?

    一直被热水冲头这肯定也算不上什么好事。应该是正在被虐待。

    我上去把水龙头关掉,发现这女孩还好穿着比基尼。否则还真麻烦。

    “你醒醒!你还好吗?”我上去把她脸色的头发给弄开。

    “呜呜……”

    把头发弄开一看:这女孩的眼睛上带着一个严严实实的眼罩,把她的眼睛封了起来。而嘴上则带着一个大红色的口球……

    这肯定是在虐待了?

    女孩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不断的扭动着身体。似乎是在求救。

    “这是什么刑罚?”计雪馨在我脑子里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无语的说道。

    手绕到女孩背后,解开了那个口球的皮带,让女孩的嘴解放了出来。

    “这就完了?有两个小时了么?”

    女孩的第一句话就让我目瞪口呆。

    “喂!我怎么觉得那么快啊?是不是不对啊?”女孩口气似乎带着很多不满。

    本来她嘴里赛着口球,脸整个是扭曲的所以我没认出来,现在她的脸初步恢复正常了之后,我突然觉得这张脸似乎很熟悉……

    猛的我想到了什么!

    直接从后面打开了女孩的眼罩。看到她整张脸的时候,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她也一样吓了一跳!

    “凌婧?”

    “怎么是你?”

    我们两个一起大呼小叫了起来。

    没错。这就是凌婧!

    上次找她打听袁舜的地址,她给了我正确的地址但是却把她给得罪了:因为我的口气过于严厉了一些。

    不过上次看到她在那个网咖哪里干的事情。我看那个有点廉耻的人都想给她一巴掌。

    可谁知道居然在这里又遇上了她?

    “你怎么在这里?袁舜呢?”我不解的问道。

    “我该问你怎么会在这里才对吧?袁舜呢?”凌婧用尖利的嗓音喝到。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的凌婧还被捆着。那种绳子应该是棉绳,吸水之后会收紧,绳子已经深深的勒进了她的肉里,我决定还是先把她解开。

    看到我的手伸过来了。凌婧一下子扭动着身子避开:“你想干什么?”

    “难道你还想被捆着?”我不解的问道。

    “管你屁事!袁舜呢?”凌婧还是不依不饶。

    “他绑架了我带来的……女友,我现在正在找他,谁知道到了他房间里居然碰上了你……现在他估计已经带着我女友离开了……倒是你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看着她问道。

    “没什么情况啊。我们只是在玩捆绑罢了。”凌婧一副气鼓鼓的模样:“说好了和我玩,居然去绑别的女人了!这家伙太没道义了!”

    “玩捆绑?”我脑子有点发晕。

    “现在的世界我还真不懂,你们现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脑子里又传来了计雪馨的声音。

    “废话,你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奥特曼(outêman)这么新鲜的玩法都不知道么?”

    “我真不知道……你这到底是什么鬼?能不能先解开了出来说话?”我已经快晕了!

    “上次我看到你这家伙一副凶相。说不定你也有当S的潜质哦!”凌婧笑了起来:“不懂了吧?我是M!”

    听到这里我才算是明白了:这女孩才18岁,居然玩这么重口。

    “我说你个小姑娘玩这些你……你那个脑袋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你那么小就玩这些出格的东西你父母都知道么?”

    “我只玩我喜欢的,我又不玩那些嗑药打针什么的,这种玩法又不伤害自己身体又刺激有趣,为啥我就不能玩?而且我也没有玩很过分的啊!我好穿着泳装呢!法律有说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么?”

    “好了好了你个神经病疯丫头!”

    给凌婧解开了绳子,让她自己冲个澡再出来,我开始搜索整个房间。

    袁舜绑架了于姐之后因该是走的很匆忙,在房间里留下了不少东西。

    不过我仔细看了看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仔细:居然连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这时候我想了起来,本来想打一个电话给徐承明,叫他派孙萌或者是别的人来调查袁舜到底去了那里,但是想想我又没有打。

    带着一个人走不了多远,他肯定会和我联系。

    他留下的都是一些很不起眼的东西:半包香烟。一条裤子,一根皮带,除此之外床上到处都是女孩的衣服:显然都是凌婧的。

    角落里的垃圾桶有拆掉的套子,我数了数有三个已经用过的。

    凌婧到底是什么样的所在啊?

    正在想着,桌子上的一步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铃声居然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声不断的重复:“X我X我X我……”

    不用看也知道是凌婧的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