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零四章、一切的未知
    没错,亲身体会了一下这一招的情况,给我的感觉就是金庸小说里的左右互搏之术。

    只不过不同于小说里说的要一心二用这一点不太一样:这一招只有精研六十四卦方位,并且还要做过大量的练习才能使用。

    这一招的精髓在于我右手的心血剑是按照我的大脑指挥出手的,而左手的攻击根本没有经过大脑,只是一种本能:凭借着自己对六十四卦方位熟悉的好像自己的手一样的熟练程度。用下意识的方式进行攻击。

    也就是说,一只手主攻一只手辅助,让对方顾此失彼。

    袁舜被我这一脚直接踢倒在地,受了打击还在其次,关键是这一脚让他的呼吸完全乱套了,整个人倒在地上半天没有喘过气来。

    一把夺过了他已经拿捏不住的匕首。我仔细看了看这把匕首,丢在了一边。

    “你这个……你到底是……什么风水……先生……这……”袁舜半天没出喘好气。

    “好了袁舜,打也打不过你该认输了吧?”我摇头说道:“现在告诉我,你的后台老板,也就是那个奉圣夫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她是谁?告诉我就好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去你……妈的……你以为……这是可以……随便告诉你的事情么?”

    “都这样了,你还隐瞒什么呢?难道要我现在来杀你么?”我皱着眉头说道:“我只想知道事情,不想杀人,你想想:既然我都知道了奉圣夫人的事情,那么我背后又是什么人你能想象么?”

    “好吧……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奉圣夫人是谁,否则我会死……但是我可以给你线索,这样可以么?”

    袁舜已经被完全的击垮了。

    戾气外泄,整个人的胆气也就没了。

    “好吧,你可以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我点头说道。

    袁舜从地上爬了起来,总算是把气息给调整的差不多之后还吐了两口血,重新做回到了桌子边上。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奉圣夫人的事情的,但是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我……有些事情我简直不敢回忆。”

    “慢慢想好了,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换个地方,慢慢说。”我笑道。

    “我刚才还要杀你,你现在肯和我喝酒?”

    “从你的一举一动,我发现你不仅仅是个什么物理学家,你应该还当过军人。并且还是相当强大的军人,我现在倒是真的很好奇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经历过一些什么?”

    “你怎么看的出来?”袁舜瞪着我问道。

    我捡起了那把匕首。

    “这把匕首不是普通的匕首。上面微微的有些弯曲,就好像狼牙一样,这种特种匕首是一支并不怎么出名却执行过很多秘密任务的特种坚兵使用。那支部位没有番号,没有驻地,没有资料,但却是国内最顶尖的特种部队之一,而这支部队共同的特征,大概就是拥有这么一把狼牙一般的匕首!”

    听到我的话,袁舜低着头。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的还真多……但是我其实算不上那支部队的人,只是我和他们一起执行任务,事先在他们的驻地接受了大概三个月的训练,他们就送了我一把这样的匕首,承认我是他们的一员……我……我其实……我根本不配!我都干了些什么……”

    “你的经历也真多啊?居然和他们一起训练过,好吧。这地方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想在这里和你说话,这里你熟,找个地方好好说说?”我笑道。

    “……好。你跟我来!”袁舜点了点头。

    走出了63号片场,我给于姐打了个电话,于姐说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店。

    “事情有些复杂。于姐你先休息,我要和袁舜好好了解些事情,可以吗?”

    “陈水一。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但是看那家伙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事情不简单。好了,我知道了,我先休息了,凌婧陪着我呢。”

    “凌婧?那个丫头还和你在一起?”我吃了一惊。

    “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现在我还有些神魂未定,有个人陪着我不好么?”于姐不解的问道。

    “好吧好吧,不过这小丫头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多得很,和她聊天你可千万小心点。”我有些心虚的说道。

    “难道我这个都快过了半辈子的女人会上一个18岁小丫头的当?你也太不把我于娟当回事了吧?好了。我现在真的有些累了,晚上你别回这房间了,我和凌婧睡了。你自己再开一间吧。”

    说完直接挂了。

    这到底算啥事呢?这小丫头把我的位置给占了?

    我只能苦笑着挂了电话,跟着袁舜向前走去。

    转过了几个热闹的片场,我们来到了影视城的边缘。

    这里也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看起来是一个影视城的夜餐部一样的地方,沿路都是各种各样通宵营业的餐厅,各种档次的都有。很多拍摄夜场的人在这里喝酒吃饭什么的,非常热闹。

    “这地方看着挺有感觉啊?在这地方工作你感觉如何?”我看着这里热闹的气氛笑道。

    “这里就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很多在这里历练几年就变得只剩下了欲望,没有了人性。相信我,这里除了少数人之外,对别的人就是地狱。”袁舜不屑一顾的说道。

    对啊……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这里就是地狱吧?

    袁舜带着我来到了一家酒馆,和整条街完全不一样的是,这里显得很清静也显得很淡雅,只有几桌人在里面用很低的声音窃窃私语着什么,我自己看了看每桌的配置:基本都有1个到3个左右的年轻女孩,另外还少不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

    “这个地方很有名,很多拍片方敲定男女主角,敲定剧本,导演什么的都是在这里商谈达成的。而我只是喜欢这里的清静罢了。”

    找了个座位坐下,袁舜点了两瓶酒,和我倒上了酒之后,他拍了拍胸口,闭着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

    “事情大概要从十几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我30岁,在现代异常事件调查局的研究所工作了几年,接到了一个外派的业务:执行任务的地点是在域外,需要和你说的那支特种部队一起去。我被调到一个基地,和那只特种部队一同训练了整整三个月,然后出发了。”

    “这次的目标在外域,我和大概三十多个特种兵和六个科技人员一起出发,来到了位于我国最西部的一个地方出境,开始这次的旅程。”

    “为什么要你一个学物理的来搞这事情?你们到底是去找什么的?”我好奇的问道。

    虽然听描述,我大概已经明白了他们去的肯定就是那个什么俾路支斯坦,但是我还是很好奇。

    “那个时候我刚刚发表了我的一篇论述:就是所谓的平行宇宙理论还有鬼魂可能来自什么样的地方的文章,而上面看了我的东西之后就命令我去哪里,给我派遣任务的人只是告诉我:那个地方也许有一个连接到平行宇宙的地方,一般被称为虫洞,他们认为那个地方很可能有一个虫洞。”

    “但是因为那个地方人迹罕至,地形非常的复杂,而且是在帕米尔高原以西的荒漠上,一般身体素质不好的人很难达到哪里,而经过了训练,他们认为只有我的体能和各方面素质能达到去这个地方的要求,所以我是第一个进入那个地方的理论物理学家。”

    说道这点他脸上充满了骄傲。

    “那么你在哪里看到了什么?”我关切的问道。

    “一切的未知。”他看着我,非常郑重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