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一十九章、离开影视城
    自己打了两拳的功夫,孙萌已经把自己的对手砸成死人再绞碎了人家十几根骨头。

    我也不知道应该说是这丫头下手太黑还是我自己太差劲了?

    第三拳头直接对着咸盐的天灵盖一个‘手锤’,让这家伙彻底歇菜之后,我看了看那边的情况。

    两个魔女大战牛肉干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牛肉干的动作越来越慢。发出的阴气也越来越少,计雪馨再战斗了几个回合之后,让伍彩先回了七妖魅影图里,自己单人和对方继续展开战斗。

    “没什么问题了吗?”我看着计雪馨问道。

    “这家伙对人没有问题。对我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我马上就完事了。”

    我叹了口气,看着地上的两个僵尸:这事情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了,还真是不好处理。

    又用了大概五分钟,尸干好像一下子又被丢进了油锅里面一样全身开始冒泡还发出怪味,最后居然又缩小成为了最开始看到的那么一点点,好像一截小雕像一样的大小了。

    “这东西真是厉害……我怎么以前就没见过这种东西?要不是你们两个灵魂体可以直接攻击对方灵魂体,我看今天这东西还真不好对付。”我看着缩小的尸干说道。

    “这种东西都是懂得一些特殊技术的人做出来的,就算是做出来成功率也不会很高,一般来说这种东西都是用于在陵墓里面防盗墓的,所以现实中很少见。”计雪馨解释道。

    “那么这东西还有什么用处么?能装到魅影图里面么?”我看着那个小雕像一样的东西说道。

    “你当七妖魅影图是垃圾桶么?”计雪馨不满的说道:“只有灵魂体才能装进去,实体的物质现在还不行,这东西的灵魂已经被我粉碎了,只剩下了身体,你要是喜欢,可以当做牛肉干吃吃看!”

    我惊讶的吐了吐舌头:没想到计雪馨也能幽上一默……

    “算了。谢谢……我会有段时间不想吃牛肉干的。”

    我转过头来看了看一直没有出声的孙萌。

    这时候孙萌正怕兮兮的看着被自己掰断个胳膊大腿腰部和脖子,活像个摔在地上的木偶一样的酱油的尸体。

    “孙萌你怎么了?”我想了想:这好像还是这丫头第一次杀人吧?

    估计会有一些心里阴影。哪怕杀的是个僵尸。

    “孙萌你……”

    “水一……这个真是我干的?”孙萌有些怯生生的问道。

    “额……好像真是你干的。”我也不知道该说啥好。

    “他的胳膊和腿都是我掰断的?”孙萌依然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连脑袋都是你掰断的。”我也只好说实话。

    看着地上的尸体,孙萌蹲在一边默然不语。

    “孙萌,你只是杀了一个僵尸……”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家伙怎么那么脆啊?随随便便就被我掰断了?”孙萌看着我,还是那种怯生生的声音说话。

    听到这里我觉得有点不对了……

    “你的意思是?”

    “我刚才是有些迷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用力太猛了……还好只是僵尸。下次遇到人我一定会小心的:僵尸怎么都不会叫啊?我看电视上的见识都会哇哇叫的不是么?他要是叫两声我不就不会下手那么重了么?我都没注意到……”

    好吧,我现在才发现这丫头居然还是个天然呆属性的:都打完了这脑子都还没反应过来呢!

    “好了好了孙萌,你在墙角继续发傻……计雪馨,现在这几具尸体我们怎么处理?章大胡子的剧组少了几个人肯定要出乱子的。”我看着计雪馨问道。

    “处理尸体自古都只有一个办法:埋掉或者是烧掉。这个只有你自己来了。”计雪馨撇撇嘴说道。

    最终,花了一个晚上。在孙萌的帮助下让警察把三具尸体来用车拉走,至于如何处理就看孙萌的报告如何写了。

    而同时。我把那个尸干带走了。

    最后,孙萌的报告里对三个人的死亡原因写的是酒后打架斗殴死亡:三个人的血液中都含有大量的酒精(应该是来之前喝了酒)。

    至于大胡子的反应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听说他们剧组里似乎觉得这件事很正常:这三个人都在暗恋刘思颖,最后做出这种事很正常似的。

    总之,对这个狗屁影视城我实在是不想再多待了,第二天中午和孙萌一起回到了我的旅馆。

    刚刚到,阿城就向我报告:有一个叫做黄龙霄的小子带着人上来闹了一回事,只是因为阿城和于姐在这帮人才没动手。只是个我送了一个口信:叫我小心点什么的。

    “那货不是警官学校的人么?你们学校还有这样的?”我看着孙萌问道。

    “他是警官学校里富二代啊,带来的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人而是他在外面找的人……你放心我立刻给校长打电话!”

    “别去为难你们校长了。这事情也没他啥事,叫那个老家伙出面帮个忙吧。”我笑道:“反正他最近估计也没事干。”

    “你说徐警督?”孙萌立刻明白了我要找谁。

    我点点头没给徐承明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好几声才接电话。然后听到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谁啊?”

    那声音带着一些不耐烦。

    “你个老家伙好福气啊?现在还在午睡呢?我被你们警官学校的人抄了老家你知道不?”我没好气的说道。

    “哦,砸你东西了还是打你人了?”这老家伙居然气定神闲的问道。

    “非要我人给打住院了。家也给砸成废墟了你才能紧张点是不?”我声音更大了。

    “呵呵,陈水一,你这家伙身手好也从不吹亏,而且说你是好人估计你也不相信。我看你那心肠有时候真比煤炭还黑,还是个绝对不肯吃亏的主。我们的人上门砸你东西打你人你还能气定神闲的打电话数落我?你肯定没啥损失对吧?”

    这头老狐狸,只要几句话几乎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你们警官学校有个叫做黄龙霄的带人来砸我,你这个警督也不赶紧管管!看看你们都出了些什么人?这样是很伤害我的自尊和造成了我的心理创伤!我给你们警察卖命居然还被你们这样埋汰!”

    “好了!臭小子!一会儿我上门赔罪好不?还把吴全真的那堆家伙事给你带来,这些东西现在都归你了,这样够抚慰你心里的那一点点小小的创伤了吧?”徐承明哈哈笑道。

    “算你识相!快点啊!”我满意的挂掉了电话。

    吴全真的家伙事都是真正的宝贝。能让我的风水学用具提高好大一个档次。

    看着我打电话的一副痞子模样,一边的孙萌一脸不解和无奈的看着我:“水一,你干啥要和徐警督那么说话啊?大家好好的说话不好么?他还要来给你赔罪呢!”

    “你们那个徐警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一不小心我就要找了他的道,和他打交道要千万小心!”我笑道:“好了,休息一下,他可能马上就到了。他来可不是专门来给我送东西,而是为了打听我这几天的收获的,不然你以为他那么好心来给我赔罪?那我可真要呵呵了。”

    下午三点,一辆大车到了门口,几个人送下来了不少用木头箱子装好的东西,徐承明下车来指挥着大家把东西放进我的办公室之后,除了徐承明以外的人都走了。

    “好了,这些东西现在都归你了,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实用这些东西!现在给我讲讲最近你这一次得到了一些什么样的收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