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魔由心生
    一直以来这个地府第一普快给我一直简洁明快的感觉:做事情单刀直入从不拖泥带水,可以说如果她是个真人,那么肯定是个非常爽快的美人,说话也是直来直去,非常痛快的那种人。

    可是刚才那种情况,我从来没见她如此愤怒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更没有见过她这样连挖苦带讽刺的骂人。

    那一瞬间给我的感觉是:她应该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她骂的应该是别的人才对。

    “我……这个……”凝立在空中的计雪馨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听起来你似乎不是第一次对男人说这种话,而且相当的痛恨这种事?”我好奇的问道。

    “这个……对不起我不想说。”计雪馨把头撇过去说道。

    “那好吧,我换个方式问:你这样的地府鬼差……你应该就是鬼差吧。到底是如何诞生的?你是不是曾经……是个人?”

    听到我那么问,计雪馨皱起眉头看着我,想了想说道:“我不能透露地府的一些秘密。不过这件事也许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吧……地府的人很多其实都是阳间的活人到地府当差的,所以我以前,也是一个真人。”

    这一点我虽然想到了,但是还是吃了一惊,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她一身盔甲。

    “那你会是谁?中国历史上能打的女人可不多:你是穆桂英?梁红玉?花木兰?秦良玉?”

    “我没有你说的这些人那么有名,你实在是高看我了。”计雪馨苦笑道:“那些女孩都是我仰慕的对象罢了。”

    “那你到底是谁?”我更加好奇了。

    “现在我不想告诉你,因为……因为不想让人知道我生前的一些事情,陈水一请你不要勉强我好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既然现在你知道了这个有个什么让人恐惧的风水阵,你现在能不能想办法把风水阵给拆了?”我捂着胸口问道。

    “拆了没问题,但是这个风水阵肯定是奉圣夫人给布下的,要是一有破坏她肯定会发觉,你要破坏就要准备好和她决战!”

    “……那还是算了。”我苦笑道:“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消……”

    “陈水一,魔由心生,这个风水阵对一般人来说算是很厉害,对你应该还不算是影响太大,我建议你可以想办法用自己的心灵去克服,这样你的精神力又会有极大的提高。”

    “对了,一直没和你说:你在做甜点的时候我感觉了一下你的精神力,其实你真的让我很惊讶:在你做甜点的时候,你的精神力确实在成长!”计雪馨笑道。

    “确实在成长?你的意思是我在做菜的时候,真的在锻炼你所说的精神力量?”

    “其实精神力量就是集中力量:你可以在不受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就是你的精神力很强的标志,而这种能力是可以训练的。但是极难见到成效,可锻炼的方法也不多。可是你在做饭的时候,这种历练居然真的有成长。这个就很让人觉得厉害了。”计雪馨笑道。

    “那别的人是如何锻炼这个能力的?”

    “比如和尚入定一下子就好几个时辰,还有在一些不嘈杂的地方训练定力等等,总之精神力就是一种让你能集中精神不被干扰的能力就对了。”

    “你的意思是,我要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克服这种恐惧?”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

    “没错,其实就是提高你自己的精神力量。陈水一,你这方面其实很异于常人,你毕竟是鬼方的人,你强大的心算和风水能力不是白来的,你有这方面的天赋。现在集中所有的精神力和注意力,不要被外界影响,控制住自己的心理,打开这个盒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我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恐惧是魔,魔在心中。

    心中无魔。世间无魔。

    默念着这些话,我想办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默念这些话是给自己催眠,和那些和尚六神无主的时候就喜欢念经让自己保持镇定一个道理。不要想这些。把自己放空,静静的去感觉那种状态,收拢自己的心神!”

    我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开始感知身边的一切。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只有几秒钟,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直接打开了面前的盒子。

    这个盒子里面装着大概十几把刀具,最大的也就小匕首那么大,最小的看起来像是手术刀,每一把都非常的锋利,并且带着一种几乎能感觉到的,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直接抓出一把,在手上玩了一下。

    “你已经克服了你的心理恐惧了?”计雪馨有些震惊的问道。

    “其实就一个心病而已,刚才确实是我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罢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闭上眼睛我就在想:一个死物如何能伤害我?就这么想着想着。我就一点都不害怕了……你说这是什么道理?”我笑道,一边拿着一把刀在手上把玩起来。”

    “果然是鬼方的人,看样子没什么问题了。”计雪馨听起来很高兴。

    “这些刀都是干什么的?”我没再理会这个问题。直接向着计雪馨询问到。

    “这东西是古物,有很大的泥土气息,我估计是在什么古墓里挖出来的。这套东西其实就是实行‘凌迟大刑’的工具。”

    原来是搞‘千刀万剐’的?

    “每一种刀具都是用来割不同的地方的,到底怎么使用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都是刽子手代代相传的。但是这套东西因为都要见血,所以粘上的阴气和怨气极重。”计雪馨继续介绍到。

    看着这么一套看起来十分精致,简直像是艺术品一样的东西,结果却是做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的。

    “我也能感觉到那种强烈的阴气,可以为我所用么?”我笑道。

    “当然,可以用魅影图吸收。并且短时间内不会被奉圣夫人察觉。直接把魅影图放上去就好了,我估计这个箱子也是奉圣夫人布下的这个阵型的一个阵眼,或者说是一个主要的措施。”

    “这一楼都被那个刘芸搞成了这个样子了么?她也是真能。”

    几分钟之后,计雪馨叫我把七妖魅影图给拿了下来,在接触到七妖魅影图的时候,我听到了伍彩的一声很舒服的叹息?

    “伍彩本来就是喜欢折磨人的人,这上面的都是饱受酷刑折磨的人的阴气,伍彩倒是得益了不少。”计雪馨解释说。

    “伍彩……她到底有多大本事?”我把七妖魅影图放在自己背后的背包里问道。

    “只要进入了七妖魅影图,无论多大本事的女妖也休想冲破牢笼。上次七妖破除七妖魅影图也是乘着在魅影图和我的能力都在最低点。还靠着外界帮助的情况下破除的。总之你就放心吧,这次我一定要把七妖全部困死在七妖魅影图里!”

    虽然对这一切还是很好奇,但是我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看看这一个房间也没什么可看的了,我又准备去下一个房间。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在很多假货里面藏着一些真货:照理说这些道具都应该堆积在片场才对,可为什么全放在这里?

    第三个门却和前两个不一样:居然上着锁。

    看了看是把老实的弹子锁,我稍微用了点办法就直接打开了。

    悄悄的打开了门,我伸着脑袋往里看去。

    这里装的似乎是丧葬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