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四十三章、屠场内部
    “好了你了,难道你觉的我会做出什么别的事情么?”我笑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了,那么我现在陪着你,但是这个样子并不方便不是么?先解开好了,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不要,就这样子很好。”凌婧依然甩着脑袋。

    我不知道这样把自己重重包裹。然后在把自己的生杀大权和处置权交给另外一个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其实就是这个女孩实在是太需要人关爱了,在没有勇气用刀扎自己的情况下,她选择了一种比较另类的方式来自虐。

    而捆绑这种东西,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密实的感觉。感觉着自己被重重包裹着,然后被人抱在怀里,同时在把自己的命运和生杀大权全部交给另外一个人,这也许算是一种希望自己得到重视的心里反应:希望那个决定自己命运的人会关怀和爱护自己,因为自己已经限制了自己所有自控的方式,把一切都拳暴露在了对方的面前。

    也许有些变态和扭曲,但也不是不可以想象的。

    “水一,你在想什么?”听见我半天不说话,凌婧又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了解你的世界罢了……在这个地方你很开心么?”我看着这个模拟黑狱的地方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有时候就喜欢这里的氛围,就好像自己真的被人囚禁在了黑牢里面一样,我喜欢那种害怕又期待的那种感觉,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我喜欢有惊喜,就算是没有惊喜,有惊吓也不错:我经常一个人看恐怖片,本来还觉得很恐怖,现在已经成了看什么恐怖片都没感觉了。”

    “你并不喜欢和男人做那种事对不对?”我想了想问道。

    “不能说想也不能说不想,也许是无所谓吧,但是我不喜欢同年龄的男人,甚至比我大几岁的都不好:最好是比我大10岁以上的,长相看起来老一点的,会给我很好的感觉。”

    这内心到底扭曲到了什么地步啊?

    “水一。我不问你喜不喜欢我:你身边有于姐那样的女人你也不屑一顾,你肯定也不会喜欢我,那么我想问你。我这样的女孩会不会引起你的兴趣?我是说那方面的兴趣。”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不会对女孩子不感兴趣,这一点我先说清楚。”我笑道:“你当然会让我感兴趣,这是肯定的。”

    “那么,为什么都这样了你也不乘机占我便宜什么的?因为你本身的道德一类的问题?”

    “也许是吧……”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那么我现在要是告诉你:无论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不用付任何责任,你会不会对我乱来?”

    “这完全是两回事好不好?”

    “好吧……你先把我解开。”

    花了不少力气把那些束缚用具从凌婧的身上弄下来之后,凌婧揉了揉身上因为被绳子捆绑而产生的痕迹,带着一种满足的笑容说道:“陈水一你真是厉害。我被3个男人绑起来过,你是绑的最紧的,你是不是天生就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谢谢……只是我力气比较大罢了。”我苦笑道。

    “好了,我知道你想要去抓袁舜,你现在去吧,但是完事之后。你要记得答应我的另外一个条件。”

    我想了一下:“你说,是什么?”

    凌婧面色有些古怪,似乎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

    “先去做你的事情好了。做完了再来找我。”

    我点点头站了起来。

    正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凌婧又叫我等一下。

    她在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找了一下,找到了她要的东西:一个用锁链穿在一起的连身镣铐:下面能锁住双脚。上面能锁住双手,然后系在腰间的那种,只要铐上了之后就只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活动手脚。

    她自己给自己戴上这个东西之后。全部用钥匙锁死,然后把钥匙交到了我手上。

    “我把自己铐住了,你完事之后必须回来解放我我才能重获自由,我等着你哦!”

    我苦笑着结果了钥匙,点了点头。

    “那个小丫头究竟在想些什么?”走出203,计雪馨在我心里问道。

    “一个缺爱的小女孩,用这种方式求得别人的关注和陪伴罢了……我估计以后是赖上我了。”

    “这小丫头很不错啊,不但脑子够用而且心底也不坏,对你那么依恋。你直接收做妾室不就好了?”

    “拜托,计捕快,现在这个时代女人早就解放了。根本就没有妾这种东西存在了好不好?”我苦笑道:“好了,做好准备,我们要和袁舜好好聊聊了!”

    走到了边上的207。上面写着:模拟屠场。

    真没想到,屠场居然就在这里!

    门没有关,但是我听到里面似乎有一个女孩在惨叫的声音。

    直接走了进去。

    这里模拟的是刑场。看上去更加的直观。

    进去之后首先是一个断头台,一个塑胶充气的假人被捆绑在上面脑袋刚刚砍下来,然后边上是几个戴着木枷准备砍头的塑料模型,这些东西做的相当的真实,看起来血淋淋的。

    而里面,我看到了更加吃惊的一幕。

    里面做成了一个类似地下刑场的地方。边上挂着一排排被开膛破肚的塑料假人模型,乍一看血腥无比,而另外一边,一个看起来像是拥有无限权利的皇帝坐的位置,现在袁舜正坐在上面。

    “你终于还是找到这个地方了?”

    对我的出现,袁舜似乎并没有奇怪。

    他身边的案头全是各种吃的东西,还有一个女孩坐在他身边,但是好像晕过去了似的一动不动。

    还有一个女孩在她的面前一个铁笼子里,惨叫声就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那个女孩好像正在经历什么酷刑似的不断的扭动着身体。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她的手脚都被锁在笼子里的几个用来固定的环里面,而她被锁在里面,不断的惨叫着,眼睛翻白口吐白沫,眼泪鼻涕都在不停出。

    “你看看这贱女人,有意思么?”袁舜指着笼子里的女孩哈哈大笑。

    我一看会知道这女孩是什么情况:毒瘾发作了。

    “有意思么?”袁舜笑道:“以前有那个妞不听话,就不给她药,然后把她锁在里面,听她嚎上几个小时,然后你让她干什么她都干了。”

    “袁舜,最早我接触到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个变态教师,到了后来和你谈了一次之后,你给我的感觉又像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理论物理学家,而现在,我看到你就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嗜血恶魔!”

    “我是恶魔?呵呵,也许吧。但是你不觉得,这些妞更贱么?”袁舜捏着边上坐着睡觉的那个女孩的脸。

    那个女孩显然是刚刚嗑药,整个人都处于意识糊涂的状态,随便怎么捏都无所谓。

    “那是你的引诱!好了袁舜,别的废话不说了,你是投降,还是准备顽抗一下?”

    “顽抗一下?陈水一,你是不是觉得你吃定我了?”袁舜呵呵笑道。

    “既然这样,就打开天窗说连亮话好了。”我也懒得客套了:“刘芸就是奉圣夫人,这点我很清楚了,地府七妖之一!”

    本来我以为听到了这话,他会大吃一惊,但是袁舜却一点也不吃惊,而是嘿嘿的笑了起来。

    “呵呵,原来你知道这件事,我还以为刘芸在给我说笑话呢!你到底是什么人,陈水一?地府的使者?还是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