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四十四章、没药狱
    话说道这个份上,再说什么也嫌多了。

    “既然知道了那么你肯定做足了什么准备了?”我看了看四周,计雪馨却提醒我到:“没有感觉到任何别的东西存在。”

    “不用多想。”看我看着四周,袁舜站了起来笑道:“我知道你迟早会找到这里来,所以没有做任何埋伏,几次和你相遇。我也大概明白你的能力处在什么水平上,这次我就准备和你,好好的战一次。“

    “你不过就是个做了三个月特种兵训练的人,上次我们两个也算是比试过一次了,你难道还觉得输的不够惨么?”我笑道。

    “呵呵,上次你那招幽魂耀月用的很不错。我想看看地府七式你到底还会多少?”

    这家伙居然知道了我上次攻破他的招数来源。

    “看样子奉圣夫人已经大致了解情况了。”计雪馨在我心里说道。

    “你教我这三招真的叫做地府七式?”我惊讶的问道。

    “除了已经交给你的幽魂耀月、炼狱鬼杀、魂入九霄之外,后面还有四招,分别叫做如临冥狱、天鬼吞日、阎罗天罚和冥牢魂杀,这是地府中的招数,奉圣夫人也完全明白。”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你准备怎么办?”我拿出心血剑笑道。

    “其实,你我都知道,平行世界中还有另外的世界,而你用的地府七式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招数,而我……很讨厌这些东西。陈水一你知道么从,十几年前在卑路之斯坦的遇到了奉圣夫人,我这十几年过的虽然很爽,但是却很不安生……我的理论我现在可以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平行世界是存在的,却没办法告诉任何人,没有任何人相信,而受奉圣夫人的影响,我变得好色,变得下流,变得没女人就不知道如何过日子,从研究所给贬到一个高中当老师!到了最后连老师都当不了,变成了个色魔!恶鬼!白痴!杀人犯!你以为我想杀人?都是那个奉圣夫人给逼出来的!”

    “袁舜……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我记得你说过你爱她……”我有点无语。

    “对!我的性格变得自己都不敢想象啊!在我眼里这些年轻女孩都是玩物而已,而我自己的爱好居然变成了老娘们!我操!我操!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袁舜一边说一边骂,让我觉得很小笑。

    “奉圣夫人影响了你的心智吗?还好。没把你变成基佬就不错了!”

    “你还敢和我说笑!”袁舜骂道。

    “好了!陈水一,虽然我不知道你失手那边谁的影响,但是既然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就不用那个世界的东西来斗了:你别用你的什么地府七式,我也不用刘芸交给我的一些东西,我们就用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来分个胜负吧!要是我输了,我任你处置!如果我赢了……你也别再插手了!”

    “难道你觉的你赢了就会什么事也没有了?”我觉得有点好笑:“你们早就被盯上了好吗?”

    “只要能战胜你就好了……我现在也不想别的了。”

    我想了想,缓缓的点了点头。

    袁舜从上面走了下来。

    “你能不能让这个女孩别再叫了。”我指着笼子里还在嚎哭的女孩说道。

    “你叫我给她磕点药么?”袁舜用一种看起来十分残酷的笑容说道:“你不是反对这种事情的吗?”

    “……你经常这么干吧?”我咬牙道。

    “游紫萱就被锁在里面好几个钟头,当时你不知道那丫头叫起来是什么感觉。其实陈水一你相信吗,我并没有强迫一个女孩吃药,很多吃药的女孩是在跟了我之前就有这方面的历史,和我在一起之后发现拿到药很容易。变本加利了而已。”

    “这个我相信。”我点点头:“凌婧没有药瘾,刘思颖也没有染上药瘾,虽然刘思颖说过你逼迫她吃过药,但是最终她没有药物上瘾,如果你真想给她吃药她绝不可能避开。”

    袁舜点点头,正想说什么。我却打断了他继续说道:“但这不是什么理由:你和奉圣夫人要找1000个堕落的女孩,这个女孩无法堕落到那种程度罢了,并不是有多好的心!”

    袁舜不说话了。只是冷笑。

    “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要再说什么自己有多委屈,其实自己还心存善念了:你开着大罐车把23个人摔死。难道你还觉得你挺委屈?”我怒道。

    “好吧,不用说什么了。按照我们刚才商量好的方式,来吧!”袁舜抓起那把狼牙一样的匕首。冷笑着看着我说道。

    “可以。”我扬了扬心血剑冷笑道。

    “你真的不用地府七式?那样的话你也不不如他:他的修为没有你强大,但是他却是个真正杀过人,上过战场的人,天生就自带着一股杀气,时间长了也许你会吃亏。”计雪馨在我心里说道。

    “杀气是么?计雪馨,当了那么久的什么地府捕快,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给忘了?”我笑道:“这家伙杀气很足,邪气也很足,但是我要告诉你。论邪气他其实还不够看。我陈水一在好人面前是好人,在坏人面前,我比地狱的恶鬼还坏!”

    在这个屠场里。我和袁舜对峙了起来。

    那个笼子里的女孩还在嚎哭,就好像随时要断气了似的,袁舜呵呵笑道:“这个不会影响你的状态吧?要不要我给她喂点药?”

    “这也是你的战术之一吧?用不着了。”我冷笑道:“说不定会让我更加兽性大发呢!”

    “陈水一。现在我发现你也是个有意思的人,那么我给你看看更加有意思的行为如何?”

    还不等我说话,袁舜继续说道。

    “呵呵。有意思,那么,我就先这样!”

    袁舜走到笼子边上,按动了一个开关。

    束缚着女孩手脚的那些铁环自动打开了,但是笼子却没有打开。

    而更加恶心的情形出现了:那个女孩想要离开笼子,发现根本无法离开之后。她疯狂的把手伸出了笼子想要抓什么东西,而什么东西都没抓到。

    然后,她居然对着自己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

    那一口咬的非常的狠,不仅如此,还像是狼撕咬肉一样带着自己的胳膊狠狠的一扯。

    这无疑比狠狠的咬自己还要痛苦,可是她却疯狂的做这种事,根本不顾忌给自己造成的伤害有多严重!

    “别觉得在笼子里铐着她的手和脚是在折磨她,其实我是在帮她不要伤害自己,不要自残知道么?”

    “在非常痛苦得不到药的情况下。这些嗑药妹就会开始自残,你看看,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不自残就是拼命的自我慰,总之只有这些方法才能减低一些痛苦,不知道地府里面的酷刑有没有‘没药狱’这么个地方?我保证比什么十八层地狱还要可怕,这女孩会狠狠的咬自己,直到把自己活活的咬死!”

    看着女孩颤抖着撕扯自己的肉,我突然想起了金大宝曾经对屠场的描述。

    “游紫萱……游紫萱……咬……咬……咬死……活活咬死,痛死,痛到死……”

    看样子,以前游紫萱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吧?

    就在我还在发愣的时候,那个女孩突然好想被人电了一下似的,全身颤抖了一下然后两眼翻白,晕过去了。

    “我让伍彩冲击了一下她的精神,让她晕过去了,实在是太可怜了。”计雪馨叹息道。

    “好了袁舜,你给我去死!”我捏着剑说道。

    “行!”

    拿着匕首就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