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五十章、踹门
    还是我带队,徐承明这个老混蛋优哉游哉的跟在我后面,我先远距离的观察了一下这个碉堡一样的建筑物。

    仔细看了看之后,我就发现这个建筑物居然是一个正宗的三角形。看起来还真像个三面都有射击孔的地堡。

    建筑物外面来看是三层,如果从上面往下看的话估计就是个非常正宗的三角形,建筑物外墙上全是爬山虎一类的藤蔓植物,一直延伸到了房顶上。让这别墅看起来更像是隐蔽的很好的地堡。

    从外面我还针看不出来里面有什么文章,但是这建筑看起来是完全的军事建筑模样:这种三角形地堡在战场是经常都能看见,能应付从各个方面袭击过来的敌人的攻击不会有射击死角。

    但是谁会住那么个地方啊?

    “计雪馨,能感觉到什么情况吗?”我直接问道。

    “现在感觉不到……但是你看看外面那些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什么阵法?”计雪馨在心里回答我说道。

    在远处我仔细的看了看那些树,果然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这个三角形的建筑物边上中了不少各种树木,但是还有一些看起来似乎很随意的灌木从,但是仔细看看就能看出一些和正常情况不太一样的地方。

    “这是一个幽闭困锁的阵型。”我看了一会儿,皱着眉头问道。

    “有什么讲究么?又是个邪恶的什么风水阵?”一边的阿城好奇的问道。

    “讲究很多,但是这个风水阵并不是什么邪恶的东西:这个阵型其实是陵墓用的,可以困锁各种阴气在陵墓内部,起到保护陵墓的作用。同时因为困锁住了阴气,也也可以保护普通人不会被陵墓的阴气袭扰,算是一种你非常正常也应用十分广泛的阵法。并不邪恶,但是用在这里……就说明奉圣夫人在自己家里聚集阴气呢。”

    “也就是说她家里和陵墓差不了多少了?”孙萌有些震惊的问道。

    “这老太婆也真是的,自己毕竟也算个活人。却住到这样一个鬼地方,有什么讲究么?”阿城不解的问道。

    “不奇怪。她应该是在重塑自己的阴身罢了:也就是重铸自己的身体。这个过程中就需要大量的阴气,并且十有八九那些写着字的手就和这个有关系,我们大家小心行事!”计雪馨说道。

    “好吧,还是对付伍彩的老办法:先破了这个阵法让阴气外泄,尽量减弱奉圣夫人的能力,然后再和她面对面。在没有削弱对方的情况下还是先不要硬来的好。”

    “如何削弱?”这话是徐承明问的。

    “这个困锁的阵型作用的还是别墅以外,我现在要给它稍微改改风水,你们就在这里,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保持联系!”

    说着,我向着别墅的外围走去。

    走到面前。看了看每一棵树的情况之后,我立刻找到了这个阵型的枢机所在。

    根据枢机所在的方位。我用罗盘定位之后找到了在外围林子里的一个小山包。

    准确的说,应该是个土馒头:一个比较古老的坟丘。

    坟丘上有一块墓碑。因为常年没有人来扫墓和维护,上面的字已经是模糊不清了,只是勉强看的清楚一个安德烈什么的,看样子是当年在这里的苏俄专家的陵墓。

    这个陵墓正好就在枢机上,给整个阵型提供了方向和运行的方式。

    要破坏这个风水阵,就只能从枢机下手。

    按照正确的方式。要改变枢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把这个坟墓给挖来,把里面的棺材取出来就可以废了这个风水阵。如果想要起到反效果就需要把棺材转个方向再埋进去就好了。

    不过挖人陵墓实在是太损阴德,并且也没这个闲工夫。我决定用最快的办法。

    这个办法很简单:烧!

    坟丘因为已经经年累月了,上面虽然没长树。但是却有很多的草和灌木,要烧起来很简单。

    直接用打火机点燃之后,我找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看情况。

    火燃烧的并不大,还不至于惊动到谁去打报警电话。我一边观察火势一边掂量着情况。

    烧了好几分钟之后。火势已经渐渐熄灭,三角形大楼里没有任何动静。

    “陈水一你是打算放火直接把刘芸给烧出来么?”徐承明在通讯器里问道。

    “不想给你解释!等几分钟!”我懒得回复了。

    等了几分钟之后,我感觉身边传来的一种阴凉的感觉。

    阴气外泄了。

    “走,我们直接去门口吧,现在也没啥好隐瞒的了。”感觉到阴气差不多流走了之后,我对通讯器里说道。

    大家一起走了出来。徐承明对几个在暗地里监视的警方人员下达了继续监视的命令之后,我们准备强攻正门了。

    到了门口,看了看只是一扇比较老式的木门,阿城就准备强行踹门了,正在准备开踹的时候,门边的一个通讯器响了起来。

    “你们终于来了。”

    果然是刘芸的声音。

    “既然知道我们来了,那么您欢迎我们进去吗?奉圣夫人客印月?”我笑着问道。

    “好久没有那么叫我了,不过我这辈子叫刘芸,不叫客印月。我们逃出那个牢笼也不容易,你们地府的人为什么非要苦苦相逼呢?”

    “你到这个世界到底做了一些什么好事情了?难道你还觉得你被追捕很委屈么?”我笑道。

    “我们被禁锢了那么多年,也算是受够了惩罚了吧?现在只不过想过几天自由的生活罢了!”刘芸开始明显的发怒了。

    “你害死那么多人还觉得自己特委屈是吧?那么那些被你们折磨到死的女孩,还有被杀死的剧组人员什么的人又该找谁说理去?”我骂道。

    “你们这些是非不分的人:我只不过要了几十个人的性命,而且这些人按照你们的标准都是标准的社会垃圾!他们的命你们有什么好心疼的?一个个自甘堕落!她们活着就是一些他人发泄欲望的工具,除了长了一张好看的面皮之外一无是处!愚蠢至极!这样的女孩为什么要活着?至于那些我公司的人,你们知道不知道他们平时除了打理公司的事情就是去潜规则来这里应聘的女演员?这些人活着也一样没有丝毫的价值!这样的垃圾就应该直接处死!”

    “我说……我到底叫你客印月还是叫你刘芸好?你难道是愤青啊?那些女孩走不对路那么你就该帮她们,而不是把她们送到火坑边上再狠狠的踢上一脚知道么?你找那么多借口为你自己干过的那些事辩护有意思么?好了,现在是你自己打开门让我们进来,还是让我们自己踢开门进来,你选好了。”我懒得找借口了。

    “你们可以进来,但是你们中间要是没什么像样的人,我劝你们还是别进来找死的好!”刘芸骂道。

    “你看着我毁掉了你的外围风水阵你也没敢放个屁,既然这样,我们还是自己进来找你好了!阿城!上!”

    阿城点点头,直接对着门上的门锁区域一个侧踢!

    一脚就把老木门上的锁头给踢断了,门也给踹开了。

    一打开,我们就能感觉到一股凉意直接吹倒我脸上。

    “刘芸,你这家里和陵墓似的,你住这里也不限难受啊!你现在还是个活人吧?”我笑道。

    “你们会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的!”

    “走,进去看看!”我冷笑道。

    打开了大门是一个衣帽间,仔细看了看这个地方我真会怀疑这里到底住人没住人:衣帽间里面有一些衣服,但是都已经接上了蜘蛛网了,还有一些鞋上面也全是厚厚的灰尘,显然是不知道多少年没人用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