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六十章、烧大便
    把七妖魅影图放下之后,我让老狐狸看着这边,直接又窜到了阿城和孙萌那边。

    阿城已经点着了火在大缸子边缘开始烧了起来,而孙萌则在一边准备燃料:先是到书房里把所有的书本和纸拿了过来。接着到厨房里菜板什么的也举了过来,后来直接诶把奉圣夫人的衣柜给打开,里面一件件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

    “注意火势!别烧太大把房子给点了!”我看着阿城说道。

    阿城一边添加燃料一边问道:“这坛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你能不能说说清楚?”

    “恩恩,没什么……我怕我说了你就不敢烧了……孙萌你拿着那衣服看啥呢?”我顾左右而言他道。

    “这衣服是阿玛尼的呢……”孙萌捧着一件还没拆开的衣服眼睛都直了。

    女人看到衣服都这样是不是啊?

    正在我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孙萌直接把阿玛尼丢进了火了。

    “你这是……”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加大号的,反正我也穿不下!”

    这边不停的给枢机加热,我不断的在感受阴气流动的变化。

    当那个鬼壶开始明显发红的时候,我能感觉到阴气的流向已经改变了!

    “保持温度!不要增加也不要减少!”我对孙萌和阿城说道,然后立刻回到了客印月计雪馨战斗的地方、

    这时候已经早就过了200吸的时间了,但是显然我的布置已经起到了作用:客印月开始发急了。

    “混蛋!居然反转我的阵法!我要毁了这个阵法!”显然是发现自己下面的七妖魅影图已经开始大量的吸收阴气了,客印月已经开始惊慌了。

    “你做得到就试试!你今天必输!”计雪馨一边打一边吼。

    两个女人依然在虚空中不断的战斗,而我却感觉到了周边的阴气在不断的颤抖。

    “果然在毁掉这个风水阵!必须稳定住!”我看着计雪馨说道。

    计雪馨还没回答,一边一直看热闹的徐承明笑道:“用定魂杖插在枢机上就好了,绝对能稳定住的!”

    这下我才恍然大悟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立刻跑回鬼壶哪里,阿城这家伙成了火头军:不断的添加各种各样的燃料稳定温度,但是显然可以燃烧的东西不多了。

    “还有什么燃料吗?”阿城回头问孙萌。

    “要的话只能拆床和大立柜了!”孙萌苦笑道。

    我直接上去把定魂杖狠狠的插进了鬼壶的口子里,然后看着阿城和孙萌。用有些无奈的口气说道:“真什么都没有了?”

    “卫生纸都烧完了!”阿城无奈的说道。

    必须要保持住枢机的温度,这样才能保证整个风水阵的反转。

    正在我只好让孙萌拆大立柜的时候,孙萌突然兴冲冲的抱着一个挺大的东西冲了过来:“这个应该可以烧。

    仔细一看:居然是个巨大的榴莲!

    “为什么客印月家里有这个东西?”我不解的问道。

    “别管了!这东西外表皮肯定能烧!还有多少都拿来!”阿城立刻说道。

    孙萌二话不说立刻又去哪了好几个,然后从厨房里哪里一把砍骨刀。直接对着榴莲就是一刀。

    榴莲那无以伦比的味道立刻飘了出来,那感觉……我去!

    “你确定这东西烧起来不会把我们臭死?”孙萌捂着鼻子问道。

    我直接摸出两个口罩:“你们都戴上!现在没办法正是关键时刻!继续保持温度。”

    说完我直接跑了!

    等那两个家伙烧榴莲。我再次回到了战场。

    阴气的流动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能感觉到阴气不断的钻过身体向着七妖魅影图冲去,现在的七妖魅影图就像是一个漩涡一般的不断疯狂吸收阴气,每时每刻都能媲美吸收伍彩的时候所吸收的阴气总量!

    “计雪馨,现在怎么样了?”

    “继续保持!我们能拿下她了!”计雪馨很振奋的说道。

    可是,还没几分钟。我们就闻到了一股怪味……

    “我去……你们在那边烧大便么?”徐承明捂着鼻子叫到。

    “你以为我想?”

    “好吧好吧,这里看来不需要我了,我先撤退了,搞定了再进来!”

    这老狐狸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路了!

    “什么人啊!”

    空气里的味道越来越浓,那味道真的和烧大便没任何区别!

    我诅咒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变态的水果!

    计雪馨的战斗越来越顺利。而我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阴气已经越来越弱了。

    阵法中的阴气已经快要被吸完了,而吸完这个之后。就轮到客印月自己了。

    阿城那边我已经不敢去了,还好在刘芸的梳张台上我找到了一瓶香水。直接对着自己的鼻子不断的喷,一边喷一边冲到了阿城那边。

    看到阿城的样子,本来这里到处都是臭屎味道我快晕了,可是看到阿城和孙萌的样子我差点没笑趴下:孙萌在另外一间房间靠着窗子边上。把窗子大开着,看到阿城的燃料快没有了就憋着一口气捧着一些榴莲直接丢在阿城脚边,拿着大砍刀一阵乱砍把榴莲切开之后又跑到窗户边上。全过程都在憋气中完成,这丫头的肺活量应该不大但是气息居然还够长!

    而阿城就更厉害了:直接把上半身的衣服全脱了。用一瓶不知道那里找来的花露水,直接把瓶口砸了洒在自己的衣服上。然后把衣服套在头上!

    花露水那刺激的味道让双眼都在流泪,但是好歹花露水的味道是可以忍受的。而榴莲那股烧臭屎的味道实在是生也不可忍熟也不可忍!

    “你们顶住!马上快好了!”我拍了拍阿城说道。

    “特么再不好你就可以来帮我收尸了!别忘了回头在我墓碑上写着老子是被臭死的!阎王爷会不会笑破肚皮?”阿城嘴里含混不清的骂道。

    我拍了拍阿城,站起来往那个鬼壶里看了一眼。

    因为这个泡菜坛子太大,里面的东西只是给烧热了还没烧滚,那株白色的树依然在女尸嘴里。但是看起来是因为温度的原因有些萎靡不振了。

    我想了想,干脆伸手进去狠狠的一拔!

    白色的树立刻被我拔了出来。

    按照植物学的解释:一棵植物的根系和这颗植物在地面上的枝叶大小是完全呈1比1的,但这根白色的魂惑树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拔出来的根至少超过上面部分的好几倍!刚才我拔不下来是因为这东西种在女尸的嘴里,一拔女尸就闭嘴,而现在却没有这样的情况了:女尸好像被煮的融化了似的皮肉的变软了,一拔就拔了起来。

    这棵树是枢机中最重要的东西。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是这一拔起到了釜底抽薪一般的作用:猛的一下子阴气用笔刚才强猛好几倍的速度运转了起来:看样子是最后被这棵树困锁住的阴气被全部释放出来了。

    “再烧三分钟就撤退!”我一边喷香水,一边对着阿城说道。

    “能改为三秒钟吗?”

    “再坚持一分钟,然后在边上多堆点燃料就带着孙萌走好了!”

    我再冲回到了两个女人战斗的地方,这时候我发现计雪馨已经基本解决问题了。

    客印月在虚空中立着,俩只爪子都已经被计雪馨的祭悔剑斩断了,在虚空中带着怨恨看着计雪馨。

    “当年到底是谁放你们七妖逃走的?你现在不说也没关系,等你回到七妖魅影图中之后,我有的是时间和方法让你开口!要是你不想让我动用那些地府逼供的办法,最好就痛快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