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一百六十五章、打情骂俏
    第二天一早,我一个人出了门。

    孙萌刚走,我把家里谁带走的都会觉得很孤独,阿城还在养伤。就都歇着吧……至于凌婧,这段时间倒是真的实现了她给我的承诺:上课时间她都会乖乖的去上课就是了。

    不过出门前,我想了想还是习惯性的带上了七妖魅影图:反正这东西带起来很方便,并且我也习惯了耳边有个计雪馨在和我说话。而计雪馨对这事情也挺感兴趣,愿意和我去看看。

    刚刚8点多钟刚刚走出大门,我就发现我门前有两个人乌眼鸡一样的相互瞪着,好像两个多年不见了老情人还因为当年的事情在赌气似的。

    不过问题是:两个人都是男人,并且都牛高马大虎背熊腰。

    就体型来说,赵志高和郝放都是一个类型的,赵志高要稍微小一点,不过肯定都是在一个重量级以内,两个人都是标准的粗线条男人,看着啥情况都是半斤八两。

    “我说你们两个别一早上就在我大门前深情对视好不好?给人看到了还以为我这旅馆是同性们玩的呢!”我不耐烦的看着两人问道。

    今天要给郝放家里看迁坟,但是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叫我去调节矛盾的:赵志刚家的人根本不同意直接全部牵坟,郝放家的自然也不同意,两边都是憋着希望对方把自己的老祖宗全部牵走才好。

    “陈水一,我开始隐瞒了一些事确实是我不对,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们郝家其实是好心好意。算个吉时吉地不管那一家的坟头都一起牵走算数,可是他们赵家就是不干!”

    “你们算的是你们家的。和我们赵家有什么关系?我们赵家要按照赵家的算法来算!”赵志刚不依不饶的针锋相对。

    “好了好了,你们谁开车?到了地方我看看再说吧!”我直接钻进了不知道是赵志刚还是郝放开来的车里。

    郝镇距离这个城市并不太远,但是因为路不好走,开车也需要整整三个多小时才到达。

    远远看去,郝镇在一个山区的盆地里,下面有一条河从镇中间流过。风景相当的不错,但是整个地方给人的感觉很贫穷,并且因为路实在有点难走,所以明明距离大城市并不远。还是显得很塞闭。

    不过一路走过来我看到很多地方都在挖路基和测量,估计是开始准备修路了。

    “我们郝镇总的来说还不错:通水通电。不过就是交通不方便,要进城买东西都需要今天进城明天再回去。不过等2年路修通了估计就好很多了。”

    看着我在注意郝镇的表情,郝放解释道。

    “呵呵。嘚瑟,你们郝镇天天喝我们赵家庄的洗脚水还觉得挺自在是吧?”赵志刚嘿嘿的冷笑道。

    “赵志刚你丫找死是不是?”正在开车的郝放猛的就转过了头来盯着后面的赵志刚。

    “从小打到大,怕你?”赵志刚笑的更欢畅了。

    这时候车正在盘山公路上来回盘旋,郝放一回头我就看着车在向着路基边缘开去!

    “我说你们两个别在这地方吵架好不好?回头还要把我命搭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从小就打架?”

    我怎个从来没听说过这两个人有这些事呢?

    “你从郝镇的那条小河往上就能找到我们赵家庄,我们在上游他们在下游,那不是我们的洗脚水他们郝镇都要喝是什么?”赵志刚笑道。

    以前我就感觉赵志刚这家伙从阿里都是没啥好脾气。见了谁都是一脸的凶相,不但对男人。对女人也是这个样子。

    现在我发现这家伙还挺刻薄,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家伙才能当个好警察:待人宽厚一脸笑容的只能是片警户籍警。刑警个个都是凶相毕露。

    “我和郝放从小就认识:当然,见面就打架。我们当地的两大家族为了很多事情都会发生矛盾,两家的而孩子也经常发生冲突,小时候我和这家伙谁知道打了多少架来着?”赵志刚看着正在开车的郝放笑道。

    “打了多少架我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我赢得多!”郝放呵呵笑道。

    “要脸不要?那次在大水沟子我把你打到水沟子里还向着你头上撒尿你忘了?”

    “你还敢说!歪脖子柳树那次你被我一脚踢下山滚了好多圈。老子还以为你挂了!”

    “去你X的上次在老瘤子的田边上我一脚把你踢茅坑里了你丫哭着回家给你妈跪着你忘了?”

    “你还敢提这事?老子上次一个打你们家三个大的!你们哭着回去还被你爸骂你不争气接着揍了你一顿你忘了?”

    两个大男人说起这些狗皮倒灶鸡毛蒜皮的事情真是乐此不疲,不过从他们两个的语气和说法方式看来却给我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两个家伙都是火药桶性格一点就炸的,现在却因为这些事情说的兴致高昂,而且越说下去两个人的笑脸倒还越多了?越说下去越觉得两个人怎么和打情骂俏似的了?

    “这两个男人是有什么毛病么?”计雪馨在我脑子里问道。

    “没什么,只是两个长不大的老小孩在回忆童年时光而已。”我笑着回答了计雪馨。

    一直开车下去,总算来到了郝镇。到了门口我发现居然有上百人等着迎接我们。

    郝镇的人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并且一看就能给人感觉都是一个族群了:无论老人孩子都是和郝放一个体型的,个个都是虎背熊腰,就算是小孩子都非常精神,而另外一些女人也长得个个又高又壮,就算是老太太一个个都是声若洪钟中气十足,在我看来有很多典型的北方特征。

    而另外一拨人则是来接赵志刚的。

    他们人术也有好几十,虽然比起主场作战的郝家显得人丁单薄了不少,但是全是威猛的汉子还起来也是声势惊人,他们看起来就和赵志刚的特点查不多。

    这么两家人在一个地方,不打起来才怪呢!

    我们分别下了车,郝镇的人立刻把郝放给围了起来,而赵志刚也下车和自己的族人们打了个招呼,两边的人相互看着,那样子似乎准备马上打一架似的。

    我单独下了车,两边的人都看着我。

    “好了,我来不是看你们打架的。谁先带我去坟地看看?”我看着两边的人说飞到。

    两边的人都没来得及说话,从郝家那边走出来了一个家伙,有些气愤的向我走来。

    这家伙虽然是郝家人队伍里的,但是明显就不是郝家的族人:这家伙身材瘦小穿着一身现在已经很少见的青布衣服,带着一顶方士帽,手里拿着一个星斗罗盘,看起来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猥琐……这家伙走到我面前上上下下的把我打量了一番,然后笑道:“郝放,这就是你请来的风水先生?”

    郝放点了点头:“他很厉害的。”

    “有意思,老生铁嘴全卦田十,请问阁下名号?”

    “舔屎先生么?幸会幸会,我没名号。”我笑嘻嘻的说道。

    田十和舔屎两个字只有声调的变化,一时间他自己也分辨不出来,听到我说灭有名号这家伙立刻乐了。

    “居然名号都没有就出来混饭吃?年轻人,郝镇不是好糊弄的,这里民风彪悍稍微不注意当地人把你揍死都有可能,速速回去吧!”

    还没等我说话,赵家那边也走出来了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已经须发皆白上了年纪,但是个头很高,手上也是拿着一个星斗罗盘和一个小小的金算盘,冷笑着看着我:“志刚,你就领了这么个嘴上没毛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