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零五章、奇怪的尸体
    “这个大妈非常的厉害,每次我们去都几乎是被她打出去……这位先生,在这里说这些会不会有什么忌讳?”

    说话的是边上的一个小个子男人。

    进警察局的时候赵志刚给我介绍过他的身份。

    罗振宇,今年22岁,刚刚考上公务员,在规划办上班。结果运气不好刚上班就碰上了拆迁的麻烦事情,而这小子负责的正好就是郑英琼这片。

    见到这小子我看了看他的相:虎目、剑眉,一脸的英气,虽然个子比较小:大概还不到一米七的身高,身坯也不强壮,但是这面向还是不错的。有一种让人慑服的锐气和英气,应该说走上公务员这条道路还是很合适的。

    并且事实上这小子也确实挺精明强干:碰上的好几个不好说服的居民都是他做工作解决的,本来一路顺利,结果碰上了郑英琼那个个超级大钉子,几番较量都奈何不了这位超级大妈。

    “没关系,只要别对死者不敬就可以,说事实就好,不要有一丝一毫的夸张。”我笑了笑看着他说道。

    “哎,陈水一先生您不知道,这位大妈的战斗力可太彪悍了:我第一次去听我说完她就直接比划了一个指头:我家每一平方补偿款起码一万!连同门前的院子,院子外面的鸡舍都要算上!要不然老娘我死也不会离开!你们就等我死了再搞什么拆迁吧!”

    “这种补偿我们怎么可能受得了,我还没说多少话,她当时正在拌鸡饲料,居然捏着一把鸡饲料就砸我!”

    “第二次第三次再去,为了安全和威慑力,我带了不少人去,结果她那边更厉害:和她的儿子女儿准备好了一包包的鸡屎直接拿来砸我们!去的十几个人没一个没挂彩。”

    “后来实在不行了我们开着挖掘机去强行拆迁,她直接躺挖掘机下面,说要拆她房子就从她身上碾过去……对她我们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可谁知道这次再去居然遇到了这种情况?”

    我点了点头:“以你的看法,他们没有自杀的理由和可能性是吗?”

    “完全没有,这大妈我看和我们再战十年都没问题,怎么可能会去自杀?”

    我点了点头,先看了看大妈的尸体。

    太重的人上吊其实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尸体的脖子伸得很长。整个下颚骨几乎碎裂了,在下巴上露出了一道深深的勒痕。

    “机械性窒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还没等我问。危丽走了进来。

    好久没见到危丽法医,她看起来还是十足十的美女法医,只是想到这位美女的职业,谁都会退避三舍。

    “志刚,你都好久没来见我了……还有你陈水一,你不是说你要和我约会么?我都等了两个月了!”危丽嘴巴里不停的动着一边走了过来笑道。

    什么约会这些事大家都知道是说笑,所以危丽也没啥特别的表示,不过她走到我面前我就问道了一阵口香糖的味道:在尸体面前,不管你在嚼什么东西都互给人一种有些恶心的感觉。

    调侃完了我和赵志刚。危丽又看到了边上的罗振宇。

    “你是谁啊?长得矮了点不过还不错么?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喜欢姐姐类型的女人么?”危丽随口笑道。

    罗振宇眼睛都直了:“你好……我叫罗振宇,在市规划局工作……”

    “嗯,不错么……要不要和姐姐我约会一下啊,虽然我比你大,不过你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挺好的。”

    罗振宇这小子脸居然都红了。

    我和赵志刚相互看了一样:难道有门?

    “恩恩好!加个微信!”危丽笑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把注意力集中到工作上来好不好?”赵志刚皱着眉头说道。

    “好啊,要是老娘我嫁不出去志刚你收了我啊?”

    “好好好……你们继续……”

    鬼扯了一会儿之后,危丽心满意足的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一边的罗振宇一脸红。

    “危丽法医,三具尸体你检查过了吧?你有什么想法呢?”赵志刚看着危丽问道。

    “在我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三个都是物理性窒息,上吊的时间都差不多。彼此的时间间隔肯定不会超过5分钟,这位大妈应该是最先死的,两个年轻的多坚持了十几秒的样子。其中那个男孩内裤上有精ye……”

    “怎么会这样?”罗振宇不解的问道。

    “在上吊自杀中男性很多都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下半身的肌肉放松,所以流出了尿液粪便还有这些东西都很正常,所以以后你们要是想上吊的话,最好记得把屎尿拉干净,最好再打个手枪什么的,能死的干净一点知道么?也省的我们这些法医费工夫还要去擦……”

    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和赵志刚还好:对于危丽的这种风格早就适应了,罗振宇就不行了:一脸的惊讶和惶恐,还有一些些害羞。

    “其中唯一有点问题的是那个女孩。”危丽指着女孩。也就是张咪的尸体说道。

    张咪今年19岁,身高大概1米62,体重50公斤。算是比较正常的身材,那张脸已经不太好评价:因为上吊已经完全变形了,别的情况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有什么问题呢?”我看着危丽问道。

    “首先是这个女孩穿着有些奇怪。”危丽指着一个垃圾桶一样的东西说道:“尸体送到这里来的时候我们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她穿着红色内衣,外面是红色裙子,头上有一个红色的发卡。而且还涂着红色的手指甲和脚趾甲……总的来说,她身上全是红的。”

    红色!

    一听这个我就皱眉头。

    死亡的时候穿着红色是最忌讳的:因为红色容易吸引生气进入尸体内部聚集,从而形成鬼魂,所以红衣容易变鬼是真事,不是传说。

    而这种由里到外全是鬼那算什么?

    “然后是的问题是:这个女孩脖子上的勒痕很奇怪:按照她的体重和皮肤的情况,肌肉的情况:勒痕应该不会那么深入那么严重才对。可是这个女孩脖子上的勒痕却非常的深,几乎和她90公斤的母亲差不多,这种勒痕完全不对头。”危丽摇头说道。

    “但是这种事情在法医学上没有什么特殊的鉴定办法,并且这一点也确实是因人而异的,所以我虽然怀疑,但是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看着赵志刚问道:“现场有什么遗留下来的特殊物品么?”

    赵志刚想了想说道:“现场遗留下来的东西很乱,一会儿你去现场看看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还有什么不对吗?”

    “还有就是那个男孩了,不过他的尸体我倒是没有发现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危丽摇摇头指着最后一具:也就是张柏的尸体说道。

    “这具尸体一切都比较正常。除了那东西有点出奇的大……别那么看着我我看这种东西看多了,另外就是这小子长得蛮帅的,有点韩国花样美男的感觉,身材也很不错肌肉很有型,同时……”

    “好了好了危丽,您就收了神通吧,再漂亮再甩也是一具尸体了好不好?”我苦笑道。

    “陈水一你真是的都不给我一点发挥的空间……你到底什么时候我和去约会啊?”危丽不满的说道。

    “小罗……交给你了……志刚我们去现场吧?”我看着赵志刚说道,赵志刚立刻猛点头。

    “和两个搞基的似的,真恶心……”危丽撇撇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