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一十章、收尾洗地
    血羽鹏的灵魂转移到了张咪的身体上,而张咪的身体已经被血羽鹏所占据。

    而血羽鹏的身体:也就是那只怪鸡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死掉了。

    看到自己赚钱的金鸡死了,郑大妈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怒吼,这种怒吼甚至让血羽鹏都觉得畏惧……然后郑大妈一不做二不休。赶紧去把鸡个杀了拔毛什么的……

    而张咪则走到了自己的房间翻找了一下,找到了所有红色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还涂上了红色手指甲和脚趾甲。

    在满足了自己天生就喜欢身上全部是红色的感觉之后,血羽鹏开始了报复。

    用自己的灵魂转移和心灵控制能力。郑英琼和张柏像是傻瓜一样的上吊自杀。

    然后她把自己的这具身体也吊死,为了怕死的不够干净,双手还拎着两个灌满了水的水壶……

    听完了这家伙的故事,我们都不知道说啥好。

    “他们……折磨……我,我要……他们离开这个世界……”

    计雪馨摇头说道:“虽然情有可原,但是你来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对的!”

    “都杀人了还叫情有可原?”我有些恼怒的说道。

    “陈水一,你们的概念不一样。”老狐狸在一边纠正说道:“对于这家伙来说,其实就等于是把那三个人送到地府去了,并不是杀人而已,你现在就算杀了这东西,也不过就是把它送回地府世界而已。”

    “那么现在怎么办?”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普通人没有地府这个概念,所以认为这是‘死了’,而我们这些有这方面概念的人才明白其实他们不是消失了,而是在这个世界消失,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而已。

    可这样的话,我们这个世界的‘犯罪’的概念都要被颠覆了。

    “那么计雪馨。既然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东西,你看怎么处置的好?”我想了想。还是看着计雪馨问道。

    “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我希望能放过它。”计雪馨看着我和老狐狸说道。

    我想了想,看着老狐狸,想听听他的说法。

    “好吧,没关系,我明白了。”老狐狸思考了一下点头说道:“只要它没有别的危险。这件事……就不再追究好了。”

    “三个人因此死亡,这件事就不追究了?”我有些觉得不好。

    “他们三个……杀了无数生命……难道他们不……该死?”

    “小陈啊,我们是人类,所以对杀死人类的事情非常的敏感。但是对于它来说。那些鸡也一样都是生命,为什么那些生命就不受到重视了?那个养鸡场里死过成千上万的鸡。那些鸡对它来说,和人类一样也是同等级的生命不是么?”

    “一切只是因为我们是人罢了。”

    我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哲学。搞得我有些想不过味道来了。

    一虫一草一树木,都是生命。和我们一样的生命,为什么不能平等对待?

    这问题已经有点佛学的意味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理解才好。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计雪馨你打算怎么办?”我看着计雪馨问道。

    “你是不可能用这幅样子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你的肉身也已经毁掉了,其实你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回到地府世界去,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可以进入我所在的世界:七妖魅影图。”

    “这家伙也可以进七妖魅影图里面?”我吃惊的问道。

    “它本身是失去了身体的灵兽,当然可以进入七妖魅影。而且因为不是女妖,它不受七妖魅影图的束缚可以来去自如。”计雪馨解释道。

    “你在七妖魅影图内部可以吸取灵气来补充你所需。但是同时你也要贡献出你自己的力量让七妖魅影图内部更加充实,同时你也可以在魅影图内部进行成长。最后也许能凝聚出一副自己的躯体,你觉得如何?”

    血羽鹏点了点头:“愿意。”

    “来吧。”计雪馨点头说道。

    一股能直接看到的,犹如鲜红色水滴一样的细流从张咪的身体里激射出来,直接进入了七妖魅影图中。然后张咪的尸体直接倒在了地上。

    “有个好看的大公鸡进来了!我要进去玩了!”

    一直在看热闹的娜塔莎高兴的消失了。

    伍彩脸色发白,看着计雪馨,突然跪了下来:“计巡捕,求你不要再把我锁起来了好不好?”

    计雪馨冷笑道:“你知错了么?”

    “我知道我上辈子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我愿意弥补……”伍彩分辨到。

    “弥补?直到我们发现你你都还在奴役别人的灵魂你给我说你会弥补?伍彩,我没让你天天钉在牢房里受苦就已经算是对你够好了。你也别再想那么多了!去吧!”

    计雪馨挥挥手,伍彩立刻消失了。

    “你一边用人家一边对人家这样,计雪馨你这样不好吧?”老狐狸笑嘻嘻的说道。

    “做地府的捕快,我见过太多比伍彩更加恶毒的人,有时候看过了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希望我们地府有十八层地狱让他们住着也好,这方面我绝对的心如铁石:伍彩现在我还可以把她当做战力来用所以我待她还算是宽厚了。”

    我点点头:无论是地府的警察还是现实世界的警察,其实都应该是计雪馨和赵志刚这个样子:对犯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赵志刚这家伙每天就是个怒目金刚,计雪馨也难得看到她有几次笑容:背负了太多的东西,直面太多的黑暗之后,很多人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了,你们倒是轻松了,这事情如何收尾还是个大问题。”老狐狸挠着头皮说道:“三个人自杀的事情现在还不知道如何解释,三具尸体现在又成了这个样子,危丽他们明天上班不把下巴都惊的掉下来?”

    “老狐狸,你自己出注意吧,我帮忙。”我笑嘻嘻的说道。

    “你个混球就知道指使我老人家!”

    当天晚上,我和老狐狸做了那么几件事。

    首先是把尸体全部还原回去,把血孔什么的全部缝上弄好,然后第二天一早通知了法医处这几具尸体需要转移,让赵志刚带人处理整郑英琼和张柏的,让危丽去处理看起来没啥问题的张咪的,然后把三句尸体直接送到了殡仪馆去,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危丽的怀疑,危丽也希望尸体快点转走。

    至于另外一边就比较麻烦一点。

    在外面贴灵符什么的起到的作用和我想的差不多:让社会舆论立刻转移到了灵异事件上,为了这件事添油加醋的各种传闻喧嚣之上,立刻把大众的注意力给转移到了别处,同时也让附近还没搬走的住户全部连夜签订了协议逃之夭夭。

    随后,一个记者爆出了郑大妈的银行存折上有一笔巨款,正是这次的拆迁补偿:其实他们早就拿到了拆迁补偿却就是不走,让舆论又一次转向。

    最后,随着推土机和挖掘机的轰鸣,原来的鸡舍和土地都成了一片废墟之后,这件事再也没有人记得了,只在一些网络上的灵异论坛上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

    看着这么熟练的‘洗地’套路,我虎着脸看着老狐狸:“你们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当差就要想办法做事,以后你就明白了。”老狐狸笑道。

    我也懒得理他了。

    而早在哪里被拆掉之前,我和计雪馨最后一次来到了那个鸡舍,在那黑黑的好像是粪坑一样的泥土里挖出了血羽鹏藏在哪里的东西。

    追魂铠的左腿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