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二十八章、生日(2)
    而凌婧就完全不一样了:酒到杯干一直不停的喝她居然一点醉意都没有:这丫头小小身材也不知道酒量到底有多大,不过还好就因为她的酒量够大所以还能保持清醒,同时保持这酒桌上大家的状态。

    而于姐的风格和孙萌差不多:说酒量二两,我估计灌下去了八两都不止,而且也是越喝越兴奋越喝越有感觉的那种类型:一百年喝一边哈哈大笑,各种荤段子狂飙。而喝到后面居然直接脱掉上衣穿着内衣继续喝……这让我很难想象现在的于姐脑子已经混乱到了什么程度了?

    “行了于姐……身材够好了……别给两个小妹妹展示了……她们会自行惭愧的……”我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那又如何?这里就你和阿城两个男人……你们两个都是我要的……我把我自己给了你们任何一个……我都认了!我不是说酒话!我是说真的……你们两个随便谁把我抬房间去……随便……我就是谁的了……以后我这辈子就认把我抬走的男人了……我不选了……真特么的累……”

    “谁说我们自行惭愧了!陈水一你个混蛋!今天老娘我也不管了!”孙萌瞪着我好像刚才遭受了什么侮辱似的,猛的一下子也扯开了自己的上衣。

    “你学谁不好学我……孙萌你给我遮着!都还没嫁人还没和男人一被窝你学我干什么?快点给我……给我遮住……”

    于姐一时找不到东西,居然直接一把抓起了一边的奶油蛋糕直接糊在了孙萌的胸部……

    然后就开始了一场惨烈的砸蛋糕大战,一直到大家都已经看不出谁是谁了为止。

    我的办公室算是彻底毁了。

    凌婧负责孙萌,我负责于姐,至于阿城自己负责自己。我们算是一起撤下了战场。

    酒这个东西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很飘忽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踩在云上,每一个动作做起来都给人感觉很奇怪:明明自己只是想抬一下手,却发现手直接撞在了墙上,随随便便的想做一个动作幅度都特别的大。

    把于姐拖回了房间,于姐一把抱住了我。

    “都今天了,该说什么我全要说……不准走。”

    我点了点头。

    “我不走。

    衣服上和身上全是蛋糕和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我直接扒下来丢在了厕所的角落里,然后把于姐塞进了浴缸,放上温度合适的水,给她清洗了起来。

    头发里面是最难弄的,不断的用洗发水搓,还是让人感觉粘粘的,手上全是洗发水的味道。

    “陈水一,你有没有听说过越喝越清醒这种事……我现在怎么感觉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明明觉得刚才我都要晕过去了?”

    坐在浴缸里享受着我给她洗头和搓头皮,于姐有些不解的问道。

    “在浴缸里热水的包裹下,你的血管膨胀了一些,血液流速加快你就会有这种感觉,只是暂时的罢了,一会儿你又会感觉喝醉了。”我笑道。

    “是这样……那么我现在要乘着我清醒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至于待会儿你睡哪里你自己看着办。”

    “我哪里都不去。”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透过自己揉搓于姐头皮的手,我能感觉到在我说这话的时候,于姐的身体有一丝丝的颤抖。

    “我哪里都不去,于姐,我知道你已经等的太久了。我也不想让你再等下去了。”我笑道:“我们在一起好么?”

    “你这是向我求婚么?”

    于姐的声音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对,向你求婚。于娟,嫁给我吧。”我笑道。

    “戒指呢?”

    “拿着。”

    我把衣服口袋里的一枚戒指给拿了出来。

    这枚戒指是凌婧和孙萌去挑选的。并不是宝石,而是一块翡翠,一块完全碧绿的翡翠放在一个黄金的戒指圈上,看起来给人一种有些怪异的感觉。

    到那时仔细看那块翡翠,却能在里面看出一个似模似样的‘于’字来。

    这种翡翠叫做字形翡翠,内部犹豫裂口或者是杂质一类的问题,让里面看起来就好像有一个字悬浮着一样,这种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而那么小字却那么清晰。尤为珍贵。

    “这上面是个于字,天生就是你的,给我们做结婚戒指,你看好么?”我笑道。

    于姐死死的捏着这枚戒指,然后看着我。

    “见鬼陈水一……你不是那根神经搭错了吧?你是不是还在喝醉的状态?你是不是因为喝醉了才答应我的?”

    “我前所未有的那么认真。”我笑道,然后直接把戒指戴在她手指上。

    “其实于姐。我们都没啥好挣扎的了,你是我的,你现在就是我的了。我们股份都在一起了,人……也在一起吧。”

    看着手指上的戒指,于姐再次哭了。

    不理会于姐在干什么。我把她洗的干干净净,然后捞起来把她的头发吹干,她像个木头人一样任我为所欲为。只是看着那枚戒指眼睛一刻钟也不肯离开。

    把于姐头发吹干,穿上睡衣放在了床上,我把自己也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然后躺在了她身边。

    于姐闭着眼,摸索到了我身边轻轻的偎依在我的胸口上。

    “陈水一,什么让你下定了决心?”于姐用一种非常缓慢的语气,小声的问道。

    “早就下了,其实你不知道而已。”我笑道。

    “你的手相是真的,过了今天之后。这一年你都要好好的待在这里那里也不要去,我陪着你就好,记得我说我会给你一样的东西么?那个东西就是……我自己。”

    “凑合不成夫妻……陈水一。我先告诉你:你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现在你不害怕听我的故事了吧?于姐笑道。

    “请讲吧。”我也笑着说道。

    “好吧……等我讲完了这个故事。你再决定是不是和我这种女人……在一起。”

    说道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于姐的声音非常的低沉。

    “22岁的时候,我和我的男朋友一起大学毕业。他人很好,很热情,只是学业不太好,当时我考上了研究生,希望继续读书,而他则开始工作。那天他也搂着我告诉我:他来供我读研,他来养我。”

    听了这个开头我就知道:这个故事肯定非常的沉重。

    “他叫什么名字?”我想了想问道。

    “我没资格提他的名字,这辈子都没资格。”

    于姐这话说的斩钉截铁。

    “后来呢?”我默默的问道。

    “陈水一,你这辈子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对方为你付出了一切,而你却不屑一顾觉得那都是应该的,或者是毫无感觉觉得仿佛和自己毫无关系?你有没有这种感觉过?”

    于姐说这话的时候,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瘦弱,无法发出声音,凝立在空中和无数妖魔战斗的身影。

    苏雨彤。那个所谓的我的女人,所谓的鬼方第一强者,所谓的把一切都交给了我,受了无数磨难只为了到我身边的那个女孩。

    直到现在我也依然毫无感觉:我不知道自己和这个女孩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交集,她的一切都是我从计雪馨的嘴里听到了:据说她为了做了很多事,据说她是那么的爱我那么的喜欢我。

    但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却发现她在金大宝怀里,我第一次和她相处一晚上是在羁押室里,她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有人告诉她她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是我却完全感觉不到……至今我没为她流过一滴眼泪。

    “我想也许有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