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
    “那个时候,我在继续读研究生,他则开始工作,我读研一切都很顺利,导师待我很好,每个月都会发给我不菲的研究生津贴,而他刚刚开始工作,因为经验不足和运气不好。一直都不顺利,甚至第一个第二个月收入都很低,还不如我。”

    “那个时候我心高气傲……或者说我根本就看不起他,不看好他。当时我又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帅气的读博士的学长,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想要把他甩了……”

    于姐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趴在我胸口上,我能感觉到她死死的拽着我的衣服。

    估计这话她已经不知道憋了多久,也不知道多久都不敢去回忆了。

    “但是毕竟是已经在一起两年了。直接说分手我实在是说不出口,我就用别的办法:对他乱发脾气,对任何一件小事大声的抱怨,看着他每天回到家累到不想说话依然让他伺候我,对他任何一点小事死咬着不放松……总之就是我做了一个女孩子能对男朋友所做的所有混账事,除了出轨之外。”

    “可是就是这样……他每天依然对着我笑着,依然给我做饭,倒水,捶背,给我打洗脚水,帮我做任何在生活中他力所能及的事情,他每天上班的时候挨老板的骂和客户的抱怨,下班之后在我这里也没任何好脸色,忍受着我的一切任性和坏脾气。”

    “可是就是这样……他还是不肯离开我。”

    说到这里,于姐开始小声的哭泣了起来。

    “后来呢……”我轻声的问道。

    “后来……后来我发现我甩不掉他,我开始越加恼怒,越来越变本加利,脾气越来越坏,每天把他当成了出气筒和沙包,每天像是使唤狗一样的使唤他,用各种尖酸刻薄的话来讽刺他,想让他主动提出分手。”

    “可是就是这样,他依然顶着所有的压力,和我在一起。”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大概一年多,终于到了有一天,我和那个我喜欢上的学长在校外开了房,他知道了……回来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好好的对我,而我那天半夜,看到他独自一个人出去。”

    “那天很冷,他一个人坐在了门外的台阶上,看着校园,我听到了他呜呜的哭声……”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甚至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我已经习惯了根本就不把他当人看……可是……可是……”

    “后来,我告诉了她我已经和别人在一起,叫他搬出去……或者说。叫他滚。”

    “他那天收拾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收拾在了一个行李箱里,在离开的时候,他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张纸:那是以前他给我画的一副肖像画,求我留下。”

    “你接过去了吗?”我默默的问道。

    于姐隔了整整10分钟都没说话,让我怀疑她是不是睡着了?

    “接过去了……然后随手撕成了碎片。”

    终于,用一种无比艰难的声音,于姐回答了我的问话。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

    我很难想象一个男孩为了一个女孩吃了那么多苦,付出了那么多之后,这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也被自己最心爱的女孩无情的撕碎。

    “然后,他默默的把所有的碎片收集了起来,离开了我的宿舍。”

    “现在你知道他在哪里么?”我继续问道。

    “……天上。”

    我的心猛的沉了一下。

    “两个月过后。他在坐车时候遇到了一起车祸,当时他生命垂危……我后来才知道的:他在临死的时候,给我打了三个电话,而我看到他的电话就直接按掉了……三个……他只有力气再打三个了……我却没接!没接!没接!我没接!”

    我猛的抱住了于姐,她的声音就像是在咆哮,就像是在惨叫,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剜她的心脏一样。

    “后来……好久之后我才听到这件事:一个认识我们两个,大概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的同学找到了我。告诉我最后他的手机切换到了短信发送,但是只写下了:‘于娟,我’三个字之后,他就因为失血过多断气了。”

    我默默的捏了捏于姐的手。

    “他搬走之后。我把那个学长接进来同居,而一切的角色似乎是转变了:我成了伺候大爷的小丫鬟,给那个男人做饭洗衣服,整理家。整天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晚上想吃什么菜……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回来打了我一巴掌,我才突然想起来……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曾经有一个男孩为了给我送吃的,在大雪中奔跑了6条大街。

    曾经有一个男孩为了让我高兴,盯着我的讽刺和挖苦。在厨房里忙着给我做饭。

    曾经有一个男孩因为天气突变让我不冻着,跑了3公里回到宿舍找到了大衣,再跑了4公里送到我的教室里,他的头发上都已经有了冰渣子……

    曾经有一个男孩每天帮我拖鞋,打洗脚水,给我烫脚帮我擦干再把我抱到床上……。

    而我却因为晚饭一个菜没炒好而摔筷子拒绝吃饭,让他哄了我整整两个小时,然后再做了一顿饭。

    而我却因为衣服送来的晚了一会儿,也不是我喜欢的那件而当着全教室人的面给他难堪,骂他是白痴,连上课的教授都听不下去叫我注意一点……

    而我却因为他忘记给我打开电热毯而甩他一巴掌,骂他是个白痴。让他在我身边赔礼道歉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给我构筑起了整个世界让我活着,而我却把他彻底的赶走了,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做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在我脑子里滚来滚去,一切的一切都仿佛醍醐灌顶一样的在我眼里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天。我摔门出去。疯狂的打电话,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我疯狂的给他打电话却成了空号,然后又疯狂的给我们认识的每一个人打电话。最后总算有一个女同学知道事情的经过,然后叫我到她那里去。

    当我到了之后,那个女同学冷冷的告诉我了他已经死了的事情,和最后他的手机的事情。

    “于娟。你知道吗?其实至少你把那个学长带回去的1个月前,他就知道他可能没办法再留在你身旁了,他写了厚厚的一个本子,托人带给你的那个臭男人,里面写的全是你的生活习惯,你爱吃的菜的做法,你冬天会手足发冷,睡前多久需要开电热毯。每天都需要吃一些什么药物,写了整整一个笔记本!”

    “而你的那个臭男人,那个所谓的学长,有没有看过一眼?我不知道。”

    “于娟,现在你知道了吧?那个临死之前还想着你的男人,还想和你说最后一句话的男人,他已经走了,我不管你怎么想,从今以后,我不想再认识你,不想再和你这个变态女人有一点交集!如果你特么还有点人性,你以后这辈子都活在后悔和痛苦中!你不配拥有爱情!于娟。你就是头猪!”

    然后那个女孩丢了一个东西出来,狠狠的关上了门。

    那个东西是那张被撕碎的画像:用透明胶仔细的粘贴了起来,然后再进行了过塑。

    “那个晚上,我剩下的记忆不多……我只记得,我捏着一张过塑的画像,正在风中发抖、哭泣。”

    说道这里,于姐抬起了头来看着我。

    “你知道我那时候的想法吗?”于娟用一种沙哑的声音看着我问道。

    不等我继续问,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这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被我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