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三十三章、老兵的经历
    知道了沈鹏知道自己的存在,计雪馨也不在隐藏自己而是在沈鹏面前显出了自己的形体。

    沈鹏上上下下的看了看计雪馨,似乎并不很惊讶。

    “你已经也见过所谓的鬼魂是不是?所以你对我的出现一点也不惊讶?”计雪馨似乎明白了什么,直接问道。

    “是的,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我见过你们这一类的人。也知道你们都是一些什么东西。”沈鹏点头说道:“而且……是很多次。”

    “沈鹏,你以前到底有一些什么经历?既然我们这边的情况你都熟悉了,那么你说说你的好了。”我笑道。

    沈鹏想了,左右看看那之后在医院的床头上拿起了一盆花放在自己的面前,然后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这个举动有些怪异,但是我明白:这是沈鹏思考的时候的一个习惯。

    上次我和他接触的时候我就发现过他喜欢在草丛里蹲着想事情。

    “79年的时候。我是一个新兵,才17岁,在老山前线,参加了整个南越战争。”沈鹏想了想先说到。

    “当时的大规模作战已经结束(越战大规模作战大概也就1个月的样子,然后就进入了几乎十年的双方对峙阶段),我在老山的边境趴在猫耳洞里执勤。”

    “那是大概在大规模作战结束一年以后,当时正在展开大规模的渗透作战:双方的特种兵都在想办法渗透对对方的防线以便搞清楚兵力布置,为以后的作战做准备,当时还要打大战的各种谣言喧嚣直上,所以大家都又是期待又是害怕:期待的是早点结束这种神经紧张的对持状况,害怕的是要是万一对方大部队打过来了,我们就几乎死定了。”

    说道这里,沈鹏似乎是想到觉得有些不对,又立刻补充道:“当时我还年轻……其实那时候我并不怕死,只是害怕我的战友们会丧命,我们那时候都是一些孩子……”

    我点了点头:“我能理解,请继续。”

    老狐狸找了一张凳子坐下,也在静静的听着,计雪馨立在原地,也在听着。

    “谢谢……有一天我在执勤,猫耳洞里还有6个战友都在休息,我在洞口观察外面的动静,那时候是午夜2点54分,月光很好能见度不错。就在我观察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的丛林里有似乎影影倬倬的身影:有人从南越那边的阵地在往我这边移动!”

    “按照当时的执勤要求:发现对异动必须立刻通报,而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忘了通报,忘了叫醒战友,就那么吃惊的看着。”

    “我们的对面是一片非常密集的林地,我看着树林里面突然钻出了那些带着南越斗笠的南越军人!”

    “他们的数量很多:光是我这里看过去就能看见至少60人以上:这个规模毫无疑问,是一场大规模的进攻!更奇怪的是他们穿越密集的林地居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无疑是精兵才有的素质!”

    “就在这时候我才如梦初醒:正要发警报的时候,我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穿着战斗服,拎着一把冲锋枪,一下子就站到了我身边,那时候我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大概只有零点几秒钟之后,我仔细看了看他,惊讶的发现:他是我们的指导员!”

    “可是我们的指导员在一年前就牺牲在了前线了啊!”

    “指导员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看着他完完全全的就像是个活人,而他对我笑了笑说道:“小鹏,新兵蛋子也成老兵了?”

    “当时我呆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身边不只是指导员,还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都穿着战斗服带着老式的钢盔和枪。全都在看着我。”

    “我看到了我们已经牺牲的连长……牺牲的战友……他们全都在,只是都笑着看着我。”

    “小鹏,什么也别问。这是我们的战斗,南越鬼过来了,我们要去了……记得。要好好活下去!”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指导员他们向前走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虽然看得见他们,但是他们没有形体:遇到任何障碍物就能完全的穿过去,而南越那边穿越林地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原因也是一样:他们根本没有形体,碰不到任何东西!”

    “然后,战斗开始了。”

    那是一场很难形容的战斗:双方交火惨烈:几乎是面对面的相互厮杀,不断有人倒下,但是他们的枪没有任何声音,然后似乎所有人的枪都没有多少子弹。打了没多久之后,就开始相互撕扯在一起:用拳头脚尖,甚至张开嘴咬对方:上百人的战斗。没有任何声音,像是无声的默片一样,沈鹏就这样看着双方用最原始的方式厮杀在一起。

    几分钟之后。这场诡异的战斗就结束了:似乎没有分出胜负,双方都还有一些人留存,但是就这样突然消失在了沈鹏的眼里。

    沈鹏看了看表:凌晨三点整。

    “后来第二天。我给我的战友们说了这件事,他们和我到阵地前面去看:什么也没有,而附近的几个猫耳洞的人都在监视这个地段,他们也什么都么看见……很多人嘲笑我是不是睡着了做了一个梦什么的,但只有我知道,那不是梦:指导员的面容很清晰的在我脑子里。他问我的那句话,和嘱咐我好好活下去的声音,我听的很清楚。”

    “那时候我不服,我向上级反映我真的看到了,就算是处分我我也不服!我真的看到了。”

    “而上级的回电却很奇怪:说是要安排一个人来看我。”

    “过了几天之后,一个没有军衔,但明显是军人的来到我面前,仔细聆听了我的话,并且做了很详细的记录。然后叫我带着他去当时看见的地段来回来了看。”

    “最后那个军人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做宋雨生,也是老兵,他告诉我这样的话。”

    “你看到的一切,是真的,也是假的,你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些人的战斗,你能看到是你的缘分,但是不用去多想。那些人,你的指导员,你的战友,你死去的那些兄弟们,他们依然在这里,他们从未离开,他们永远守卫着祖国的边界线,只要需要的时候,他们会在我们这些活人看不见的地方,和另外一些我们看不见的敌人做着殊死的战斗,你不用再和任何人提这件事: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说完之后,他站起来,用手在边界线上划了一下。”

    “那时候,我才明白了: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鬼魂,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这种事……而且……他们就在我们身边。”

    听完之后,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沈大哥,我还很不成熟,以后请你多指教。”

    “不用这么称呼我,叫我沈鹏就好了,我只喜欢别人这样叫我。”沈鹏点了点头。

    “和罪恶战斗,没有任何温情和条件可讲,对待敌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同情,我们当年在战场上有个原则:看到南越人倒地了,至少补枪五发子弹:因为一个没断气的敌人很可能用他生命中最后的一点力气给你两枪会把你干掉了:当年因为这事情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而现在我们要交手的对象,比当年的越南人还要野蛮和无耻!所以陈水一,你要记住这点。”

    “我已经目睹了我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死在了我面前。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