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三十四章、遗留问题
    沈鹏没说话,只是仔细的看着计雪馨去了。

    “好了,我要说的也差不多了,我们会继续追踪他们的行踪,你好好休息,到了我们找到他们之后。你们就立刻出动好了。”

    我和沈鹏一起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直接出院了:身上都是一些烧伤,没有内伤就不存在太大问题,而损失最大的,是我的旅馆。

    看到自己旅馆的样子,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以后要是在地府世界看见了爷爷可怎么说好?

    这个旅馆是当年爷爷买下来的,到底花了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爷爷在这里过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二十年,也是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生活的地方,可以说是装满了我和爷爷的点点滴滴。

    可现在这个地方被火烧和爆炸弄成了这个样子!

    一楼的一半都没有了:爆炸的威力把墙直接给炸穿了,好几个地方只剩下了一些柱子还矗立在哪里,很多地方都被火烧的发黑,二楼也有好几间房子被烧穿了,别的房间也被烤的所有塑料的东西全部融化了,剩下一些床的铁架子什么的东西。

    可以说,这间旅馆已经被毁掉了。

    阿城在我身边,看着我不说话,叹了口气在我身边说道:“保险公司来进行了评估,损失大概在60万左右,会按照这个价格赔付给你的,老大你也别太担心了。”

    “我不担心这个……于姐死了……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也毁掉了,阿城,现在我的宾馆都没了,你打算怎么办?”

    阿城看着我有些发愣。

    “不用那么看着我,我不是想很你说你被解雇了或者说你失业了什么的……你不是我的员工,你是我兄弟。但是你也看得出来:我们的敌人越来越强大了,你在继续在我身边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你愿意继续冒险吗?”我看着阿城问道。

    “老大,别的就不说了。于姐的死我们都有责任,为于姐报仇也是一样。我们继续搭档吧?以后你还准备继续开这个宾馆么?”阿城笑道。

    “当然,但是暂时顾不上了。”我苦笑道。

    这时候,门口开来了一辆车。看起来是一辆挺普通的马自达,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男人,我并不认识:他四处看了看。然后向着我和阿城走来。

    不过在他还没走几步的时候,车上又下来了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看起来都是30多快40岁的那种类型,虽然年纪不算太大可两个人打扮的就像是两个中年大妈,让人看着觉得有些怪异:特别是两个人都把头发染成了一种屎黄屎黄的颜色,看着很奇怪。

    那两个女人下来的晚,但是走的可比男的快多了:几下子就窜到了我和阿城的眼前。

    “你们两个!谁是陈水一啊?”

    我有些奇怪:这两个女人我不认识啊?

    见我们两个不回答,两个女人似乎很生气似的,又用高八度的声音问道:“你们两个谁是陈水一?陈水一在哪里?我问你们两个呢听不见啊?”

    那声音就像菜市场上卖菜的大妈,声振屋瓦。不但如此,一股混合着葱子大蒜的难闻口气直接扑面而来,让阿城赶紧退了一步。

    “我就是陈水一,你们有事吗?”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陈水一?”其中一个中年大妈上上下下的看着我,好像仇人似的:“太好了!我找你好几天了!总算特么的抓到你了!”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我更加不解了。

    “你特么躲我好几天了吧?总算被我抓到了你还装蒜了是吧?陈水一我告诉你!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你这种骗人钱的家伙就该出门被车撞死在家喝水被呛死在街上被人打死……”

    “你到底是谁啊?”我还没说什么,阿城在一边火了:“我们老板娘刚死了我劝你们还是别给我在这里乱说话……”

    “老板娘?你说于娟对不对?”

    谁知道一听这话。这女人一下子好像被激活了似的,跳着脚骂道:“老板娘?老板娘?你们配叫什么老板娘?你们特么算是什么东西还老板娘!老娘我敲死你们!”

    这时候,另外一个中年妇女和那个男人也赶了上来。他们直接把前面那个跳脚的女人给拽住。

    “你就是陈水一先生吧,我是个律师,我姓章。我简单说明一下这两位的身份。”

    听起来这个男人看起来还算是正常,我点了点头,但是还是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位是我的委托人。于楠和于婵,她们两位的身份,是已故的于娟的姐姐。”

    这下我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于姐的家人找上门来了。

    于姐以前给我说过一些她的家庭情况,但是从来没说过自己的感情经历,所以于姐有两个姐姐这一点我倒是知道,并且我还知道她自从从家乡里出来之后,和这两个姐姐的交往相当的频繁:主要就是知道了于娟有钱,这两个姐姐大概是在于娟读研究生的时候也支援过一点(当然,大部分都是那个现在我都不知道名字的男孩支持的。)。所以以此为理由,经常找于姐要钱,这些年也不知道给了对方多少钱了。

    想到这一点。我就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章律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脸色有些发硬的说道。

    “陈水一先是,我知道于娟在生前和你进行了合股。把你们两人的产业合二为一了,但是你们之间并没有领取结婚证对么?”章律师问道。

    我点了点头。

    “请问既然你们合股,我可以理解为你们是想结婚的。但是却没有领取结婚证是为了什么?”

    我心下凌然。

    这是给我圈套让我钻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反问道。

    章律师眨了眨眼睛:对我居然没上当他有些惊讶。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们认为:你和于娟的这次合股我们认为存在问题!应当认定为无效。”

    “什么问题?”我冷笑道。

    这时候,于娟的两个姐姐终于找到机会差上了话:“你这混蛋就是想骗我们妹妹的财产!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骗子!你就是想要我妹妹的财产而已!把我们妹妹的钱还回来你这个死骗子!”

    “原来是这样。”我冷笑。

    “于娟和我合股是完全的自愿的,并且所有的文件和股份划定都是于娟自己做的,我甚至就签了几个字罢了!章律师。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能说明你所认为的问题?”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我认为你欺骗了于娟。”

    站着张律师那张言之凿凿的脸,我笑了。

    “那么请您说说,我到底怎么欺骗了于娟了?”我都快气乐了!

    “陈水一先生,我和你没有矛盾,我也不针对你个人,只是针对一个事实罢了,我只是站在我的委托人立场上说话。”看我面色不善,这个律师先解释了一下,

    “首先。您和于娟先生合股的时候,您的手下只有一个类似皮包公司的咨询顾问公司和眼前的这栋旅馆,您的这栋旅馆在合股的时候估价大概也就在300万左右……个人认为这个价格都已经偏高了。而于娟小姐的七家店铺以及动产不动产加起来估计至少在2000万以上。可是在合股的时候,你们相互给予了双方股份,比例却成了您占据51%,于娟小姐占据49%。按照常理来估计:一家市值2000万的企业和一家市值300万的企业合股,那么股权应该按照双方的投资比例来分配,可是为什么你们两人的合股分配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