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三十五、他的名字
    说出了这番话,他笑了笑,就好像他已经击中了我的软肋似的。

    “章律师,我不知道你的律师资格证是怎么考来的,但是用这种方式来进行推断就得出结论是不是也太好笑了点?”

    这个讼棍当我是白痴呢!

    “这一切都是于姐自己亲自办理的,我甚至都没有和她一起去过!这种合股份额是自我意志的体现。而不是什么生意买卖!你的两个当事人在公司股份里没有任何份额,现在却来给我说这个?和这些有关系么?”我冷笑道

    “你一开始就问我什么为什么没有领取结婚证,然后你就盼着我说出:我们两个当时还没完全确定这份感情,或者是我们还没来得及领取。只要听见这两句话你就可以向法庭认定我和于娟之间的关切完全没有确定,进而否定股权分配协议对不对?”

    章律师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白了。

    “而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就进一步想要敲砖钉脚。呵呵……”

    见律师压不住场了,于姐的两个姐姐又逼了上来:“你就是骗我妹妹的财产!你就是个骗子我打死你。”

    两个人这就准备上来轮拳头了,我还没动阿城已经冲了上来拦在了我面前。

    “你们两个泼妇现在敢动一下试试!”

    我拍了拍阿城的肩膀,把阿城轻轻的推到了边上。

    “两位,你们的妹妹死了,确实是在我这里死的,我现在很伤心,我知道对你们造成了损害,我也愿意赔偿你们,所以你们也不用找这个讼棍来搞什么别的名堂了,现在我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等一切告一段落之后,我会给两位一个交代的,这样可以了吗?”

    两个女人相互看了一样,其中那个叫做于楠的似乎更加有头脑一些,双眼一转然后瞪着我说道:“那你立个字据!把我妹妹一切的东西都要还给我!”

    还不等我说话,另外那个于婵立刻叫了起来:“姐姐你想一个人独吞不成!一半要给我!”

    “于婵你有病啊!先把东西全部要过来我们再分不行吗?”于楠立刻骂了起来。

    “呵呵,姐姐你这可不对了,你这人我还不知道?东西进了你嘴里难道谁还能让你吐出来?我才不信!一人一半!”

    “狗屎你个一人一半!小娟可是我带大的!和你有多大关系?再说我是长姐!当然我占最大一份!”

    “姐你这可不对了:当年小娟谁没带过?我还抱她去上过学呢!你这个姐姐一天都干了些啥?”

    “你……”

    在我们三个男人目瞪口呆中,于姐的两个姐姐好像两个手上拿着2块钱准备去买彩票,却为中了500万大奖之后应该如何分配的问题吵了起来……

    我冷笑着看着章律师:“这就是你的委托人?”

    “我只管站在正义和真理的立场上……你现在还是别立什么字据了,立了也是无效的。”章律师看着我,抹了一把汗说道。

    “我要是真立了什么字据给她们了,她们就不用打官司了。你一分钱律师费也得不到了不是么?你们这些讼棍的算盘真是精确无比。”我笑道。

    章律师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

    “好了,现在带上你的两个当事人给我滚蛋!我现在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我明确告诉你拒绝你的一切调解,上法庭去解决。我等着你的律师函和传票!”

    章律师深吸了一口气,虎着脸看着我,点了点头:“好吧,陈水一先生,既然你不想调解,那么法庭上见!”

    章律师拉着两个女人脸色铁青的走了,我则叹了口气。

    于姐,你才刚死,你的家人没说去看看你的遗体。没说去处理你的后事,她们唯一感兴趣的是分你的家产……

    “阿城,法律上的事情只能请你去处理一下了,以后这地方估计也没办法住了,我们要另外找一个住处才行。”我看着我的破旅馆,对着阿城说道。

    “住于姐家里吧。”阿城点点头。看着我建议到。

    “住于娟家里?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于姐的家从她住到这里之后一直空着,钥匙和入门卡都在我这里,车钥匙也在。这些东西现在都是于姐的财产,如果于姐还能说话,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你的。而且于姐的家我去过一次,相当的大,作为你以后的家也不错。还能放很多东西呢。”阿城笑道。

    我记得于姐以前给我说过她的家有700多个平方,想想现在这个状况,我点了点头。

    剩下的事情就等着保险和警察去处理,我则叫上了凌婧和孙萌,开着于姐的车向着于姐剩下的别墅走去。

    处理财产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我现在也确实不想再去烦恼这些事情了。

    于姐的别墅在城北一个很老的别墅区里,看到那栋楼我有些不解:于娟买那么大一栋楼到底要干啥啊?

    700多平方的别墅是个什么样子?

    四楼,每一楼有7-8个房间,顶上有花园。外面还有200多个平方的入户花园。这栋房子住上10个人都没问题,也不知道于姐当年为什么要买这样大的房子?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刷开了房门,我看了看房子里的大概布置。

    和于姐本人一样:舒适。简单,温馨。

    我和阿城,还有凌婧和孙萌静静的注视着这个已经失去了主人的地方。

    “水一。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了啊?”凌婧小声的问道。

    “对……以后我们就住这里,喜欢么?”

    大家都不说话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大概的收拾了这间房子。因为房间实在是太多,我干脆封闭了三楼和四楼,只用下面两楼,我和阿城住在一楼,凌婧和孙萌住在二楼,这样的处置也就差不多了。

    于姐原来的东西。能用的都被我们用了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东西:在入门的地方都有一双女式拖鞋和一双男士拖鞋,在壁橱里放着一套套的男式睡衣,在一个房间里我还发现了很多男式的西服领带和裤子,还有一年四季的各种服装,全都是成套的。

    但是,那些东西上面都沾满了灰尘,衣服全部撞在西服袋里面,睡衣也从来没有启用过。

    这一切都是一个女人怀着一种美好的念想:想象着一个男人在这里陪伴着自己。

    在于姐的抽屉里。我找到了一张画:被撕碎之后重新粘贴起来,过塑封存的一张铅笔画,上面有一个年轻的女孩,穿着一件连衣裙,自信的笑着,下面有一个十几年前的日期,还有一个签名:赠与于娟。

    后面是那个男孩的署名:何太一。

    何太一?

    看着这个名字我有些恍然。

    陈水一,何太一。这名字居然和我那么相似?

    陈水一这个名字是我爷爷取的,因为我命里属水,而一则是希望我专一,认真的意思,这个名字也确实具有浓厚的风水学味道。

    而何太一这个名字也一样,而且我立刻想到了一个成语:太一生水。

    太一生水是道家典籍之一,意思是太一是宇宙万物生成的本源,太一先生成水,水反过来辅助太一而成天地神明,强调了水在万物中的作用。

    这个人为什么叫做何太一我不太明白,但是我想,于姐钟情与我,恐怕也和我这个名字:陈水一有关系。

    原来是这个样子。

    “对不起,何太一,我也没能照顾好于姐,按照计雪馨的说法,你应该也已经不在地府了……希望你下辈子还能找到于姐,还能让你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