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四十三章、实话难说
    随着沈鹏的带路,我们不断的继续向前,在经过了不少废墟之后,沈鹏似乎再次确认的什么:先是蹲在地上闻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附近的地形,接着在边上的一棵树上用自己的战术刀抠了一下,直接抠出了一颗子弹。

    那颗子弹钻进了树干,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沈鹏仔细看了看之后说道:“56式冲锋枪,7.62毫米弹,不是我们的边防就是南越人,这东西被发射的时间并不长:最多也就是我们在到达这里之前几个小时发生的,从战场来看,有人似乎遭到了南越人的伏击,我们的人应该不会来这里。”

    “如果是赵乐怡她们,那么他们应该不可能是南越人的对手吧?”我看着沈鹏问道。

    “苏妲己在现在来说就是个平常人,论体力和战斗力她和另外两个女人都绝对不是南越人的对手的……看样子她们很可能遭到了俘虏。”

    “被俘了?”我有点发愣:“被南越人抓到了之后会怎么样?被杀死么?”

    沈鹏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孙萌。

    这一下子孙萌又犹如被触及到了逆鳞,一下子跳了起来:“沈鹏大哥,你不用担心!直接说这是!我能接受!无论什么信息我都能接受!请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或者是心智不坚强的那种女孩!”

    “好吧……边境线上的人口买卖相当的频繁,我认为她们如果能活下来的话,最有可能就是被越南人抓住成为奴隶,被折磨摧残一段时间之后当做女奴贩卖到越南内地。因为边境上的人口买卖一般都是我们这边去越南那边买女人,所以越南人在这方面也相当愤恨很想伺机报复。一旦抓到我国的女人,特别是她们都是年轻并且有姿色的女人。那么命运可想而知。”

    我点了点头,和我想的也差不多。孙萌脸色有些发白,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这么说一路走下去他们也许是被越南人俘虏了?”我摇头说道:“这……我们还是继续去看看好了。”

    沈鹏点了点头。

    总算发现了点眉目,虽然和我们料想的情况差距有些大。

    “如果是这样的话,被那些所谓的南越人俘虏了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件好事。”计雪馨在我边上说道:“起码有人帮助我们看管起了他们,我们也只需要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是那些南越人把三人折磨致死,我们就可以直接取回苏妲己的魂魄了。

    计雪馨说话基本上是没什么顾忌的,而这一番话其实也是代我说的。

    内心上来讲,我很讨厌南越人。但是更加的愤恨赵乐怡她们。

    而杀人取魂这一点从本质上我是完全不赞同的,但是如果有人帮忙出手。那么我至少不会那么抵触……

    孙萌当然也知道我的心思,仔细的看了看我之后。立刻了解了我的想法。

    “陈水一,你是准备见死不救是不是?”

    “救回来又怎么样?难道我在杀死一次?”我冷笑道:“如果南越人肯出手帮忙那最好了。”

    孙萌的脸一下子又变得煞白了。

    “我听说那些南越人折磨人的手段。尤其是折磨女人的手段多到数不清!她们三个就算最后死了也会受无数的痛苦!无论如何她们三个也是我们国家的人啊!陈水一你不觉得这样做太残忍了吗?”孙萌立刻吼道。

    沈鹏看了看孙萌,又看了看我,不在说话。

    “这是她们的事情,是她们自己找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冷笑道。

    “陈水一……抛开别的不说,难道你对一个年轻女孩受那帮禽兽的折磨就那么不闻不问?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孙萌一下子又炸了起来。

    “你能不能把恩怨先给抛开!就算是要他们死也要他们少受一点折磨才死不行么?你这个人……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人性?”

    看着义愤填膺的孙萌,我冷笑了一下。

    “把恩怨抛开?于姐的仇我绝对不会放下。现在我只想做这件事情!孙萌,这次是希望你能知道我们到底面着什么才让你来这里!你还不明白?对那些恶棍。绝不可能有任何的宽容和同情!我没亲手折磨她们算是他们走运!这次南越人愿意帮忙那是再好不过!大不了,等南越人折磨死她们之后。我可以杀了南越人给她们报仇!”

    孙萌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仿佛已经完全不认识我了。

    说实在的。我确实是个有些邪性的人,这一点我完全承认:我从来也不是个什么好人,对好人我才会好好应对,对那些恶心和十恶不赦的人。我从来都是直接砸碎:对于袁舜、吴全真这些人渣,我从来都是直接砸碎。

    至于说我能做什么残忍的事倒也不尽然,但是对于残忍的事情在我眼前发生,我却从来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孙萌已经傻了,而沈鹏对于这种事也从来不管不顾。

    “孙萌,你不要错看了陈水一。”计雪馨叹了口气在旁边劝道:“陈水一不是好好先生。他是鬼方的王子,鬼方的人性格都是这样,他更是,只是现在他不记得他自己以前的一些事情罢了,但是性格真是一点都没变。”

    “还有句话,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就直接给你说了。”计雪馨想了想,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看着孙萌说道。

    “虽然我是个古人,不过在你们身边看了半天了,我也大概看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老是把陈水一想象成一个你眼里的那种人,或者说是想象成一个你喜欢的那种人:你喜欢的人应该是包容、大方、胸怀天下并且无所不能。能用温柔的方式来处理眼前的任何事情。但是你眼前的陈水一完全不是这种人,你知道吗?陈水一是鬼方的人,鬼方的人想来拒绝任何弱小或者是同情一类的事情的,陈水一也一样继承了鬼方人的那种性格,你明白吗?陈水一根本不是你要的那种人!完全不是!”

    计雪馨本来只是个古人,后来又成了个铁面无情的捕快,任何事情都是喜欢直来直去从不绕弯子说话,一番话从她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清晰无比。

    可是孙萌一下子跳了起来:“谁说我要他成为我喜欢那个人?谁说我把他想象成我喜欢的那种人?我对这家伙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完全没有!没有!”

    “你再吼大声点南越人都要听到了。”沈鹏脸色非常难看的说道:“所以这辈子我不打算结婚,女人都是那么麻烦的动物:想说什么就是不肯说,你说出来了又大吼着不承认还跳脚骂娘的,看着都烦。”

    “好了孙萌,我对你的评价看样子一点都没变:想干警察你接着干好了,但是什么事情都接受不了的话,乘早别干了!”

    孙萌一下子蹲了下来,捂住脸努力的忍住泪水不喷出来。

    “哭哭啼啼的,以前我觉得危丽那女孩有些可怕,但是现在看来也只有危丽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适合当警察,你这样的,还是乘早离开警察和军队这些暴力部门算了!”

    沈鹏不再废话,而是继续向前探路了。

    计雪馨叹了口气,看着孙萌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孙萌一下子站了起来,擦了一下眼泪,用一种饱含着无奈,甚至于有些绝望的眼神看着我。

    “跟过来,你要是不想再行动就回到4420界碑哪里用卫星定位系统发送短信给总部叫人来接你。”我也不废话了。

    孙萌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端起了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