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五十四章、善后事宜
    回去以后,大概过了整整一个星期。

    每天晚上都做着同一个梦:我击毙萧竹楠的那最后一刻,最后一枪,然后看着她血流满地,死在了我面前,一股血直接飙到了我脸上。

    每次在那一刻惊醒过来。我都能闻到那股血腥味:虽然已经洗了很多次脸,但是似乎没啥用处……

    计雪馨想要帮我,我却没有让她帮忙:我需要自己来克服这种恐惧和感觉。

    “这也算是对你灵魂的一次修炼吧,如果你能克服这个感觉那么最好,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苏妲己回归之后的情况,魅影图也需要进行一些调整。不过苏妲己回归之后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个好消息:她的能力是‘灵魂剥离’也就是说,以后我们可以在不伤害肉体的情况下,直接夺取一个人的灵魂。”计雪馨笑道。

    “听起来很恐怖……这能力有什么用处?”我听的有些毛骨悚然。

    “简单来说,就是以后不用杀人取魂了:一旦遇到七妖之一,只需要直接把它的灵魂取出来,而不用伤害对方的肉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计雪馨详细解释到。

    “同时,我们也可以吸取纯粹的灵魂力量来强大我们自己了,总之,好处多多就是了。”计雪馨笑道。

    “好吧,那么下一个七妖有没有什么线索了?”我挠头道。

    “这也是心脏我正在想办法的地方,不过,会有头绪的,七妖总会和你相遇,这一点绝对没问题。”计雪馨笑道。

    “为什么七妖会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我一直也不明白?”我非常不解的问道。

    “还间谍苏妲己的话么:你在鬼方世界所发生的事情,很可能和七妖有什么关系,但是具体有什么关系只有七妖之王妹喜才知道全部情况,我猜想,七妖逃遁或者也和鬼方的世界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系,这一切的幕后肯定有个什么人在主导,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现在我们抓不住他。”

    我点了点头:“你觉得会不会是那个七妖之王妹喜?”

    “有可能,但是我觉得这很困难:七妖当年是有外力的援助,并且乘我在和七妖魅影图的力量都不足的时候一鼓作气脱困的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人在帮助他们直到现在都是一个谜。不过以后随着把七妖抓回来和找回雨彤之后,我们肯定能破解这个谜团!”

    我点了点头。

    现在我感觉我自己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而这个谜团到底是什么。却让人抓不到一丝痕迹……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平淡了许多。

    我们正式在于姐的家里住了下来,在一个星期内,那个章律师带着于姐的两个姐姐上门来闹了三次,说我占了她们家的房子什么的,用了无数恶毒的语言来攻击我的列祖列宗。

    不过,他们三次都铩羽而归。

    虽然于姐这两个姐姐都是战斗力彪悍的中年妇女,不过我们这里还有位战斗力爆表的小祖宗:凌婧!

    凌婧和于姐的关系和很好,晚上甚至两个人还一个被窝睡过好几次觉。总的来说来说就是凌婧很能懂人心思,并且很佩服于姐独立的个性,而于姐也很喜欢凌婧的冰雪聪明,两个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而于姐死了,两个只知道要钱,还在谩骂中把于姐也骂进去(说她胳膊肘往外拐。只知道把钱送给外人,是个吃里扒外的骚货等等)

    凌婧立刻就爆发了。

    在我们走的这几天凌婧就和对方发生了两次冲突,两次最后都上演了全武行:第一次凌婧吃了点亏被阿城拉开了。第二次凌婧纠集了一帮小年轻找回了场子。

    第三次就在我回来的第二天,那个章律师在我们外高声叫阵要赔偿损失什么的,这货和个牧师神棍似的不停的高声念咒(根据我国XX法第XX条XX款规定……你们这是非法占有。非法侵权,非法……),两个中年妇女又带了几个中年男男女女的不知道什么人。凌婧一听又要冲出去打架被我拉住了。

    “陈水一你别拉我!我今天非要她们挂彩不可!”凌婧狂叫。

    我默默的把我的擀面杖递到了她手上:“别照着要害打,打成什么样子我负责……特别是那个狗头军师找律师,阿城,孙萌,你们帮帮忙……”

    孙萌手里拿着一根钢管,阿城把拳击手套戴在了手上:没有安钉子那种……

    “你们这样出去打架准备集体进局子?”沈鹏在一边抱着胳膊笑道。

    “进去了反正不是还有你和老狐狸么?”我苦笑道:“再让他们这样闹下去,日子就别过了。”

    “这种事情,只能是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你没看出来她们靠的就是那个狗腿子出主意么?只要把那家伙收拾了。事情就解决了。”

    “那个章律师?你准备怎么办?”我好奇的问道。

    “简单。”沈鹏笑道,从凌婧手上把我的擀面杖夺了过来。

    “你以后买根新的擀面杖吧,这根打断他狗腿。估计自己也断了!”沈鹏一边说一边笑着往外走。

    “你打断他腿不怕告你个故意伤害啊?”我赶紧说道。

    沈鹏走到了门口,回头看着我们,指着自己脑袋说道:“老子可是精神科医生认证的重度焦虑再加精神分裂症。老子可是神经病!神经病打人不犯法!”

    “我是神经我怕谁啊?”

    举着棒子就出去了。

    我们几个相互看着,阿城有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老大,这位爷是开玩笑还是玩真的?”

    “等着瞧……”我看着阿城笑道。

    没一分钟。章律师那犹如牧师发布告似的高声朗诵就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走出去一看:一个狗腿子抱着狗腿哀嚎,身边的那几个人跑的比兔子还快……也真让人佩服这几位那么大年纪了还有那么快的速度……

    沈鹏是有鉴定报告的精神病,章律师除了申请国家赔偿之外没别的索赔途径,至于精神病医院要强制收容什么的,有老狐狸在就搞定一切了。

    至于那两位中年妇女以后还敢不敢来我就不清楚,也许再找下一个狗腿子继续来吧。

    身无可恋。

    旅馆的赔偿费很快到账了。我找到了金大宝的一家建筑公司和装修公司帮忙翻修我的老旅馆,建筑公司看了之后直接给我建议推平再造一个,但是被我否决了。

    我还是喜欢这个从小长大,给了我无数回忆的地方。

    七妖已经收了两个,那么第三个在哪里?

    计雪馨也不怎么出来一直就在魅影图里,而这段时间我也帮着警察办案和重操旧业:给人看相看风水什么的。

    天已经渐渐的冷下来的,眼看着就要到元旦了。

    而就在元旦节的前一天,一个奇怪的客人来到了我的临时办公地点。

    出于一种不知道为什么的奇怪心理,我续租了赵乐怡的那件很小很不起眼的办公室改成了我的公司。把阿城这个和孙萌两个闲人放在了里面暂时当我的雇员。

    也许是因为这个地方很小,我也不需要很大的地方,同时这里也确实很适合开个这种小公司。

    这天,阿城带着一个客人进到了我的办公司里。

    哪位客人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枚金戒子,脖子有金项链,穿这一套比较老实的西服,手指上的黄色痕迹来看应该是个老烟枪。

    他中年偏胖,坐在了我面前笑了笑:“听说陈先生很能看风水,不知道能不能看胎运啊?”

    胎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