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五十五章、奇怪的访客
    胎运是风水中比较邪门的一个类型,很少会有风水师研究这方面的东西。

    而胎运的大概意思就是选择一个已经‘出怀’的孕妇(也就是肚子已经鼓起来能看得见的)为观测物,根据胎儿的胎动和在母体内的动作来观测这个小孩在出生之后的情况。

    这种所谓的胎运按照风水学来说也不是没有道理:胎动的次数和胎儿的形态对胎儿出生之后确实是有莫大的影响,但是一般来说极少有人去看这个:因为如果看出来并不好的孩子如何处理?

    很多人的方法自然是流掉!

    一般来说。出怀的孕妇怀孕周期都在25周以上了(5个月以上)孩子已经完全成形,这时候要流掉在古代几乎就是把一个女人给废掉了,极损阴德,所以一般风水师都没人看这个。

    当然。除了一些本来就心术不正的家伙。

    听到来人这个要求我冷笑了一下:“不会,请出去吧!”

    “请不要生气,且听我把话说完如何?”中年男人并不生气,而是笑嘻嘻的递上了一张名片。

    武建伟,金鼎矿业集团顾问。

    “金鼎矿业集团?为什么我没听说过?”我冷笑着,很不了礼貌的单手接过来看了一眼问道。

    “呵呵,我们其实是外企,只不过在国内有不少生意罢了,您没听说过我们的名字很正常,不过我们听说过您的大名,这是慕名而来的。”

    “你们在哪里打听到了我的名字?”这让我更加疑惑了。

    “是在徐承明先生哪里打听到您这里的,现在您大概明白了吧?”武建伟笑道。

    徐承明?老狐狸介绍来的?

    “好吧……但是给人看什么胎运这个我实在是没看过,而且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可以详细说说么?”我疑惑的问道。

    “呵呵,这就好了,不过这件事情的背景我要给你好好说一下你才能完全明白。”武建伟笑道。

    其实这个金鼎矿业集团是个相当大的企业。还有个英文名字,那个英文名字的名气要大得多。但是既然人家不想说我就不提了、

    这家矿业集团专门向着国内供应一些比较稀有的矿石,虽然数量绝不可能是像是铁矿石那么巨量,却也有不少生意,而且这家矿业集团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个国际兼并者:专门在国际上兼并一些和矿产有关的大企业。

    在兼并之后,又想办法把这些资产国有化:简单来说,这其实就是个披着外企的毛皮。专门干国企事情的家伙:合理合法的挂羊头卖狗肉。

    听说了这个介绍我才明白为什么老狐狸会把他们介绍到我这里:这特么简直就是隐形国家经济战队啊!

    看到我的表情,武建伟知道我肯定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您明白了吧?我需要您帮忙的事情,就是我们金鼎矿业集团的家里事。”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你接着说。”

    金鼎矿业集团不断的在国际上进行各种各样的拆分整合,把一些国际大企业的股份给吸收了进来。这样难免让董事会里越来越是鱼龙混杂,而这时候。却爆发出了那么一件事情。

    公司董事会主席,也就是董事长名叫布鲁斯王(这名字其实就是一个姓王的中国人而已)。他膝下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在布鲁斯王年事已高。准备退居二线,而要退居二线,就必须把股份分给自己的一子一女。

    布鲁斯王先生的儿子叫做查尔斯王,女儿的名字也是,不伦不类名字叫做王爱莎,事情就出在这个王爱莎的手上。

    布鲁斯王年事已高。两个孩子自然也不小了:查尔斯王今年已经年过40,而王爱莎也30出头了。

    王爱莎长得非常漂亮。但是却对任何小伙子都不感兴趣,反而和几个女孩打的火热。这种事情其实在国外也不算罕见:用流行的话来说,王爱莎就是一个拉丝(LES)。也就是女同性恋者。

    是个女同也还罢了,可偏偏在布鲁斯王准备把自己的股份分给一儿一女的时候,爱莎居然怀孕了。

    谁都知道,女同和女同是不可能有孩子的而爱莎却偏偏就是怀孕了。这一下子造成的地震震动了整个董事会。

    因为爱莎是个女同,所以大家都不担心她有后代会继续把王家的股份给摊薄:股份过于薄弱会让王家在董事会的支配地位产生动摇,并且在董事会以内确实也还有其它几大家族都在窥视董事会的权柄。

    并且现在还有个问题就是:爱莎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谁是这个孩子的父亲,那么也会拥有股份的拥有权力,更会造成股票份额的动荡。

    而爱莎对此三缄其口,不但什么也不说。还直接离开了公司的驻地澳大利亚,来到了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来避风头,现在爱莎正在城里最好的威斯丁酒店豪华套房里住着呢。

    “陈先生,这件事情相当复杂,所以我们处理起来也很麻烦,但是有一点我相信你已经明白了:爱莎肚子里的孩子关系着这件事的走向和发展,之所以找到您,是因为您是风水大家,对这一套东西非常的熟悉,而我们的希望是:爱莎可以不要这个孩子!”

    我皱了皱眉头,表示了解到底怎么回事了。

    “这个孩子的出生会给我们公司带来一系列的动荡:等生下来之后如果股东会强行通过决议继续为家族成员分配股份,或者是孩子的生父出现,都有可能给公司带来一系列的动荡,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就是个定时炸弹!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干净拆掉这个炸弹!把这个炸弹完全的取掉!”

    “现在爱莎的孩子估计已经5个月左右,她似乎非常珍惜这个孩子,绝不肯任何人给她提出不要这个孩子。”

    “那你还让我去?”我无语。

    “不过爱莎还有一个特点:虽然她是受到西式教育的女孩,却一样很喜欢所谓的东方神秘学,对于风水学,测字算命什么的有一种偏爱,相当的相信和讲究这些,所以徐承明先生才让您出马的。”武建伟解释道。

    “可是她也只是有一种偏爱,并不是相信这些吧?你叫我让她自己把孩子流掉这难度是不是也太大了点?所以你们想用看胎运的方式告诉她这个孩子并不好最好不要降生?是这意思么?”

    “只是我自己想到的这个办法而已:只要能阻止这个孩子的降生,别的用什么办法都成!”武建伟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

    又是个烫手的活儿啊……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只能点了点头:“既然初衷并不是坏事……那么我可以想想办法,但是奏效不奏效就完全不是在我的控制范围以内了。”

    “陈先生,这件事关系重大:如果王家在董事会内部失去了控制权,会让这个企业的整个内部发生反转,许多既定的事情就没办法执行下去了。所以,您必须成功!为了祖国。”

    为了祖国。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去做的,给我那个爱莎的资料我研究研究。”

    武建伟立刻递上了一叠资料。

    “虽然没有资料,但是从视觉上来看爱莎的孩子至少也5个月了,事不宜迟,请您要立刻展开行动,另外爱莎估计在本市也待不了多少时间。”武建伟继续提醒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皱着眉头挥了挥手。

    武建伟点点头,站起来离开了我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