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五十八章、互探虚实
    吃好了之后我要了一杯咖啡,然后拿着罗盘对着外面黑暗中的城市不断的比划着什么,然后又不断的在一张纸上写东西,司爽和王爱莎每次更随着旋转餐厅吃饭都会看到我在干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直到两个人吃完准备走了,旋转餐厅再一次的把我们的桌子转在了一起,我举起电话。似乎在给什么人打电话。

    “红日白日成双,天际地魄分行,旺气之点在第三大街和第八大街的交汇处!另外你夫人的事情我看过了,天生就是绝户命!你最好搬家到这个城市第九大街和第一大街的交汇处,这里阳气极旺容易怀孕。同时在家里摆放一对蓝色的花瓶在西方,花瓶内部什么花都不要。只需要在花瓶内部装一半的水就好了。同时你记住:摆脱现在的夫人但是必须对人家好点!然后去找一个牛年5月份出生的女孩当老婆!太难找?这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以后这种事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需要什么报酬!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我不客气的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把黄金大罗盘塞进了包里,直接叫服务员结账了。

    我刚才干的事情两个人看的清清楚楚。

    王爱莎一脸的不解加震惊,而司爽还是带着那种面具一样的笑容,有些厌恶的看着我,然后抓住王爱莎的手说:“只是一个看风水的,别想那么多了!”

    “不行……叫服务员来。”

    我结账直接离开了餐厅,在我刚刚离开餐厅准备进电梯的时候,一个服务员一下子冲到了我面前。

    “对不起先生。有两个位女士拜托我给您递个条子。

    高级餐厅里,大概都有这样的情况:一些单身的男人拜托服务员递个条子给女孩,也有女孩递条子给男孩的情况,相互认识。

    能来这里的,都不是什么一般人,所以也有专门的一些富家子弟到这里,或者猎艳,或者相亲。

    我看了看条子上有个电话号码,笑了笑对服务生说道:“给那两位小姐说:今天我没时间理会她们了,请她们明天这时候来这里好了。”

    说完我直接离开了。

    第一次和女孩见面,绝对不是说的越多就越好:其实言多必失在很多时候都是非常正确的选择:我需要给她们一天的时间慢慢回忆今天晚上不太愉快的见面,然后制造出对明天晚上和我相见的巨大期待感。

    女人一般都很喜欢这种期待感:如果晚上要见的人非常的熟悉,那么她们不会放在眼里,而如果是去见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或者是向我这样对她们两个人的美貌视而不见。却在无意中看了她手一下却被震动的了男人。女人那旺盛的好奇型会被撩拨的欲罢不能。

    这样,她们才会热切期待着和我相见。

    其实吧。这一招是个烂大街的招数:不但是相亲,甚至于在许多场合都有人使用这种心理战术:最有名的一个人就是诸葛亮。人家刘备来见了他三次。前两次都不在,但是却用什么农民唱歌,自己的岳父等等人来旁敲侧击,给刘备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期待感,让刘备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这个卧龙。

    当然,这件事是小说杜撰,但是方法都是一回事。

    离开了酒店,我直接回了家。

    第二天晚上,我再次来到了威斯丁酒店旋转餐厅的时候。两个女孩已经坐在了餐厅里等我了。

    制造出了巨大的期待感,不但让王爱莎一脸的兴奋和期待,边上的那个叫做司爽的女孩也有些诧异。

    今天早上,老狐狸把司爽的资料传给了我,看完了这位小姐的资料之后,我首先得到的一个信息就是:这女孩真是个奇葩。或者是这女孩一家子都是奇葩!

    司爽的文凭很高,并且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长相也是甜美漂亮。但是她的家庭出身并不好:她的家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个工人,母亲是个那个时代供销社的售货员。家庭收入在那个世界也就算是一般,但是她母亲却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人:从小看到自己的女儿长得漂亮,所以从小就开始不惜一切的打造自己的女儿。

    司爽小时候就开始学习那个时代还非常时髦的舞蹈、形体一类的培训班。从小就开始练习英语,她的家庭省吃俭用的给她报各种各样的学习班,从几乎所有的方面培养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中之凤。

    而这一切的所做所谓和自己目前给她灌输的一些思想,让这个女孩在想法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的认知发生了偏差,认为自己做着一切都是要嫁个好男人,然后让自己父母对自己的投资有着巨大的回报。

    她这辈子真不知道在混什么。

    从23岁上研究生开始,这女孩的生活里除了读书基本上就剩下一件事:相亲!

    司爽今年也是27岁,在3年多里面,她赶场一样的进行了几十次相亲。有集体的也有单独的,能够和她相亲的人当然都是自己父母精挑细选的,每一个都是身家上千万的钻石单身汉。并且这些男人也都为司爽的外貌和学历所倾倒,上杆子狂追的大有人在。

    但是,没一个人能得到这位司爽小姐的青睐。

    原因很简单:她是女同!

    司爽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居然是这么一个奇葩。不过要是知道了的哈,我估计这对拜金父母要直接脑淤血……

    眼看司爽因为性取向问题直接从绩优股变成垃圾股,司爽自己也没办法。不过最终在1年多以前她总算是迎来了自己的救赎:找到了自己的同性恋情人王爱莎。

    双方对对方都非常满意,然后顺理成章的混到了一起,至于司爽的父母,王丽莎挥挥手就能满足他们所有的胃口,最后居然也默认了自己的女儿出柜……反正自己的女儿不喜欢男人,那喜欢一个有钱的女人不是也一样么?这就叫做曲线救国……

    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神奇。比小说还精彩的事情。

    总之,这位司爽小姐的情况让人啧啧称奇,而她待在王爱莎身旁到底是为了王爱莎还是为了王爱莎的钱,恐怕还真让人费思量。

    但是如果她是为了王爱莎的钱,那么这件事说不定还真有个突破口。

    “两位找我干什么?”我径直坐下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不起,我们不是本地人不太清楚你的情况,不过从昨天你做的那些事情来看……请不要介意我偷听了你打电话的内容,您应该是一个风水先生对不对?”王爱莎饶有兴致的说道。

    边上的司爽却是一脸的不爽,但是就算是一脸的不爽她居然也能一直保持着微笑。这种带着肉体的‘微笑面具’的本事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是的,本人是一个风水顾问公司的老板,当然,整个公司其实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我叫陈真,不知道两位小姐如何称呼?”我笑道。

    “王爱莎,我的身份……对不起暂时保密,这是我的朋友司爽,很高兴认识你!”王爱莎笑笑说道:“既然你是风水顾问公司,那么你能不能替我看一下风水呢?”

    “当然可以,不过……”我笑了笑。

    王爱莎没什么,边上的司爽已经变成了冷笑了,出现讥讽到:“看样子就是个生意人呢。不给钱就不给看对吧?”

    “做生意当然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过这位小姐似乎对我有些误会,可以把你的手给我看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