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六十章、你不能做
    “您看的手相一点也没错……实际上我完全不相信什么手相:您是不是有读心术一类的能力?”司爽有些惊讶的问道。

    “司爽小姐,刚才我也看了你的手相,您的文凭很高,智商也高,对于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读心术这种东西您自己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又何必问我呢?我只是从手相中看出来这些东西而已。”我笑着说道。

    “好吧。”司爽也没辙。只好继续说道:“王爱莎的家族是做采矿业的,国籍贸易,非常的有钱,而我和她的关系……你可以理解成一种合作关系吧(你出身体和她出金钱?这大概也能算是一种合作关系吧……)。所以。我最近想要做一些对……对王丽莎的企业有些不利的事情,不知道你对金融有多少了解?”

    原来司爽是打算坑王丽莎一笔钱啊?

    “大概能了解,不过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我不解的问道。

    “这个……呵呵。您也是生意人,看到眼前的钱不赚也不对不是么?”司爽笑了笑说道。

    “那么,请告诉我具体是什么?”我点点头说道。

    “对不起,细节我是肯定不会告诉你的,我只想知道我成功的概率有多高。”

    看着司爽那个样子,我更加好奇了。

    “那么,你做这件事是不是会对王爱莎的家族有不利的影响,所以你非常的犹豫?”我点头继续猜到。

    “不,对他们家的影响完全是微乎其微,你要知道,王爱莎拔根毫毛都比我腰粗,那点钱她才不在乎,但是……我只想知道成功的几率有多少?”司爽很执着的问道。

    我笑了笑,上上下下看着司爽说道:“既然你不想说,那么我就来看看。”

    司爽是个很聪明的女孩,但是,她的聪明过于直率,自以为藏住了很多东西,但其实什么也么藏住。

    “你问我这件事的成功几率,也就是说其实你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并且如果失败了,还会造成想当惨重的损失对不对?”

    司爽的脸有些发冷:“你只要告诉我成功几率就是了,别的你不需要知道!”

    “呵呵,司爽小姐。既然你要我做预测,那么就必须要故事我到底是什么,谁也没办法隔靴挠痒。必须把靴子脱掉才能挠到痒处。”

    “不过就算你不知道,我大概也能猜出来。”我笑道。

    司爽瞪大了眼睛,一副完全不解的模样看着我。

    “你刚才问了我懂不懂金融对不对?”我笑道:“只需要这一句话,我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现在我不知道王爱莎小姐到底是谁的千金,但是她的家族肯定是一个很大的集团,最近这个集团估计遇到了一些困难,然后你积攒了一些钱,用这些钱买了一些这个集团股票或者是企业债券的看跌期权,估计还加了杠杆对吧?”

    (这些金融工具说起挺复杂。这本书也不准备去说这些东西。所谓的看跌期权大家理解为如果你认为一支股票未来会下跌,那么就买进这支股票的看跌期权,如果未来这支股票真的跌了,那么你就赚钱。而加上杠杆的话就是加大倍率:如果涨了一块钱,你就赢了三块钱,而相对的如果跌了一块钱。你就赔了三块钱,都是一些金融工具而已)

    司爽一下子全身抖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其实不难猜,你对金融工具还是比较了解的不是吗?这种事情其实不是投资而是赌博:一旦赢了。身家万贯,一旦输了,倾家荡产。所以你才要个几率对不对?”我笑道

    “你你你……你到底是风水先生还是……还是商业间谍?”司爽一下子就乱了方寸了。

    “我就是一个风水先生,如假包换,现在既然你准备赌一把。那么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反正现在那个王爱莎估计正在房间里梳妆打扮准备见我,你不如就乘着这时间来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有什么赚钱的事情,也许我也可以试试?”

    这时候,我的样子估计是一个十足十的市侩。

    “所有的风水先生都和你一样么?”司爽一脸无奈的说道。

    其实这个叫做司爽的女孩虽然聪明并且心机很多,但其实还是个很单纯的人:随随便便就出现一大堆的破绽,几下子就能让人看清楚她的心思到底是什么。

    “好吧……我告诉你我知道的,但愿你能给我一些有益的提示。”

    到了这一步司爽也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起来。

    “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和王爱莎之间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吧?”司爽首先说道。

    “呵呵,这种事情现在似乎也越来越多了我倒是也不奇怪。不顾我很奇怪的是王爱莎小姐已经怀孕了?她难道已经结婚了吗?”

    “这件事情说起来很复杂:或者这样说吧,她的孩子到底是谁的我都不知道,突然就那么有了。问她她就说是上帝赐予的什么的,所以我也不清楚……不说她了,我还是说我们都关注的事情吧。”司爽摇头说道。

    “王爱莎是金鼎矿业集团总裁的女儿。同时她还有一个哥哥,他们的父亲把自己一部分股份转给了他们兄妹……”

    说到这里的时候,司爽的口气里充满了一种酸酸的感觉。

    估计是觉得的别人随随便便就能得到一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所以让这女孩嫉妒的要死。

    为什么我遇到的女人,除了于姐以外,别的女人对财富的欲望和颜值呈完全的正比例:越看起来像是无害的小白兔的就越是内心腹黑到令人发指。

    “然后,他们公司内部有一些股东联合起来,想要夺取他们家族对公司股份的控制权,这其中的事情就变得越来越复杂:两边人现在都在公司董事会里明争暗斗。已经影响到了公司的经营,搞得公司最近的股价非常的不稳定,然后我在王爱莎哪里得到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消息:最近公司的几个矿藏出现了问题,还死了不少人,公司会赔偿一大笔资金,会造成股价的动荡。所以我想买进一些金鼎公司股票的看跌期权,三个月,15倍杠杆!”

    说到这里,她舔了舔嘴唇。

    这是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下意识的一种表现。

    看着司爽我不禁有些纳闷。

    “司爽小姐。您真的是个女同么?”

    “您问的可真直接。”司爽有些不满的说道:“这一点和我们讨论的事情有任何的联系么?”

    “好吧,我只是觉得很好奇你王爱莎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如果你真是王爱莎的爱人的话,你为啥要这样坑她?你如果买了大量的看跌期权,如果在市场上形成了跟风,那么就对他们集团的股价形成血崩一般的效果。”

    “……你多虑了吧?”司爽皱着眉头说道:“金鼎那里有那么容易垮掉?”

    “呵呵,看跌期权这种事情,需要跌的越多越好,如果你真想赚大钱你就要巴不得人家的股价直接腰斩不是么?那么我想问问,你准备了多少资金?”

    “……你问的越来越多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这事情能不能做?你问那么详细干什么?”

    司爽这时候才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好了司爽小姐,你的想法我了解了很多了,这件事到底是能不能做,我现在就给你个结论好了。”我笑道。

    司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的结论是:你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