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六十一章、看胎运
    “为什么?”司爽立刻问道。

    “作为王爱莎的朋友,你首先不该用王爱莎掌握的内部消息去坑害她父亲的公司。”我冷冷的说道。

    “然后,金鼎的盘子很大,我不知道你能调用多少资金,但是无论你的资金再大也不觉可能大到对整个金鼎集团的股价造成什么影响的。”

    “最后,你居然敢用15倍杠杆?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赌徒还是投资者!你有多少钱赔?”

    司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你不是风水师吗?你为什么不从风水的角度去说这些事情?而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笑了。

    “还有,就是你脑子虽然不笨,但是蠢到家了,不适合干这种高风险高收益的活!”

    说完了这句话,看着司爽捏着杯子想要砸过来的样子,我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爽感……

    这位价值观歪曲。欲望强大到按耐不住的女孩,我只能说:谁和你做朋友谁倒霉!”

    司爽这里估计也找不到什么更多的资料了,并且从和她说话的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件事:王爱莎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大小姐。

    大概两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王爱莎的房间里。

    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不知道王爱莎到底干了些什么,不过看起来她和两个小时前也没啥大的区别。

    而司爽也在,看到我的眼神充满一种不信任和恐惧感。

    王爱莎并不像是别的富二代那么高调:她没有住总头套房,房间里也没摆着依云水一类的装逼东西,而是摆着农夫山泉,除了豪华套房里固有的东西以外也没什么特别摆谱的,居然透着一股朴实的感觉。

    这倒是很有意思……

    “陈先生,真是怠慢了不好意思,不过你也知道,女人不好好收拾一下自己没办法见人,我虽然已经是个孕妇了,不过这习惯还是没改。”王爱莎笑呵呵的请我坐下说道。

    我笑了笑点点头:“可以了解,孩子有五个月了吧?”

    看到我直接问这个,王爱莎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嗯,是有五个月了,不过我请您过来并不是想要请教这个的。”

    这时候,计雪馨的声音响了起来:“胎儿的灵魂已经开始凝聚了,确实应该是5个月了,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我到这里,是想和陈先生请教一下关于我家里的一些事情。”说道这里,王爱莎看了一眼司爽。司爽很知趣的立刻离开了客厅进到里面的房间去了。

    “司爽长得如何?”

    看到司爽进去还关上了门,王爱莎笑着看着我问道。

    “绝色佳人。”我笑道。

    “是啊,可惜。她已经出柜了,现在是我的小情人,不过她也不拒绝男人,你想不想今天晚上和她试试?”

    我咳了咳有些尴尬的看着王爱莎:“王小姐您的玩笑不好笑。

    “我可不是开玩笑,真的。”王爱莎笑道:“司爽是我的小情人,同时也可以说是我的小奴隶,我要她干什么她就算死再不愿意也必须干,你想和他来上一晚上肯定没问题,只要我愿意。”

    我有些发呆。

    “你经常让她干这种事?”

    “只要是我看上的人。他本人也愿意的话就会,我是不是很变态?就像是自己个自己戴绿帽子似的,大概就是这么一种感觉吧。”王爱莎笑道。

    看样子,这位王大小姐的爱好和重口程度远超我估计。

    这事情怎么越发展越奇怪了?

    “好了,玩笑开到这里也就可以了。王小姐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给你哪方面的服务请你直说就是了。

    “好吧好吧,你看样子不喜欢这样的方式?那么我就说正事:你能给我看看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如何么?”

    “胎运?”我抬眼看着她问道。

    “对。就是给我看看这个孩子到底以后的情况如何,以后的成长会不会顺利,这个您能做吧?”她有些急切的说道。

    “当然可以。但是……看胎运这东西需要……”

    “我知道,这方面我不在乎,再说你说到底还算是个帅男。也是我喜欢的类型,看你身形肌肉应该也不错,你只管按照你需要的方式去做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那么,请你先告诉我你的生日和孩子父亲的生日,最好有更加详细的资料,我还做更加详细的判断。

    “我的生日是3月5日,孩子父亲是……5月8日。”

    说道孩子父亲的生日的时候,她抬头想了一下。

    这种行为说明了她对孩子的父亲很熟悉,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他们肯定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谢谢,还有更详细的么?比如孩子父亲的身高体重什么的?”我继续问道。

    “这个……我相信……可能……1米75左右,体重……73公斤左右吧应该是。”她又拍了拍脑袋说道。

    她这个动作似乎总是在进行不断的回忆。似乎回忆孩子的父亲是一件非常费脑子的事情。

    “很好,那么首先我需要给孩子算一下天龄。”我有些挠头的说道:“当然,这个不一定完全准确。有个大致范围就好了。”

    “什么是天龄?”王爱莎眨着眼睛问道。

    “你可以理解为……对不起,可能有点不礼貌:你和孩子的父亲是在那天发生那种事情之后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也就是说。孩子在你体内正式成为一个受精卵的那个时间,也就是孩子开始成为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开始存在的时间。就被称为‘天龄’。”

    “这个啊?是在7月6号的晚上11点43分!”王爱莎脱口而出,

    我有点诧异,而她在说出来的时候似乎也有些吃惊。

    “这么准确?”我不解的问道:“您这个时间也太精确了吧?”

    “我我我……啊,其实是这样,我对时间这些东西都特别有概念的,而且那一次……恩恩。感觉很好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后来几天我就测出来我怀孕了来着,所以我特别清楚,呵呵……

    看着王爱莎那脸红筋涨的样子,我估计这个时间是真正准确的。

    可是什么人能把这事件估计的那么准确?

    “好吧,那么我就根据这些东西来计算一下,你稍微等一下。”

    我直接拿出一个罗盘和一个小小的金算盘,开始演算了起来。

    按照当时的天干地支算出了一个算式之后,再推算了一下时间和父母双方的情况。我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个男孩,命运平稳。”

    王爱莎点了点头,她似乎不是很关心这个,而是很急切的问道:“那么孩子的身体如何?有没有什么残疾一类的?”

    “这样的话就必须摸骨了,而要摸骨的话……”

    我还没说完,王爱莎已经很明白了似的站了起来:“我知道了,这个我不介意的,你只管来吧。”

    说罢,她躺在了沙发上,撩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已经鼓起来的腹部。

    摸骨姿势让是要摸才行,而要摸自然是要直接用手摸了不是?

    没办法,我只能走上了前去,慢慢的摸索了起来。

    王爱莎的身高在女性里面肯定属于比较高的那种,在沙发上躺下之后,腹部微微的隆起:其实这个时候内部的胎儿还处在一种混沌的状态,骨头都还没有完全长好,要摸起来还比较困难,不过既然是要她流掉这个孩子,从任何角度上来说,自熬点也比晚点要好的多。

    我的手刚刚接触到了她的皮肤,我感觉她略微的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