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六十四章、勘察现场
    对方虽然人多但都是练功房级别:出手的方式都是乱七八糟,按照阿城的说法就是没有任何章法:例如李江海踢我的那个猛虎开门,虽然看起来力道十足,但是在做出这一招的时候整个人都悬空了。在半空中完全用惯性打人么?

    没三分钟,对方人就已经倒了一地。

    李江海对着我面前一个直拳,被我直接捏住手腕反向一扭把她整个人扭过来翻在地上,我摇头说道:“打又打不过又不肯听人说话。你们是找抽是吧?”

    这时候,这帮人才似乎发现我们真的不是善茬……

    “你为什么要害死我老婆!她都怀孕……啊啊啊!”

    我捏了捏她指头:“一般来说我不打女人,所以你还没挂彩,现在好好听说话!我昨天确实和你老婆……不是!和王爱莎说过一些话,那是给她肚子里的孩子摸骨,完事了我就走了,别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你这家伙不分青红皂白的上门来打架算是什么道理?昨天晚上在她身边的明明是司爽那个小妞你怎么不找她去?当真是莫名其妙!”

    我放开了对方的手指,指着另外那些躺在地上的家伙说道:“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就出来打打打!都给我滚!”

    这时候,另外两部车也来到了我家门口。

    当先下来的就是老王,后面还跟着一些男男女女的,有老有少也不知道是一些什么人。

    “李江海你在干什么?都给我滚开!”

    看到这情况老王就知道出什么事情了,对着李江海直接一顿臭骂之后走了上来。

    但是还没等老王说话,后面那群男男女女就指着我骂了起来。

    “就是这小子害死我家爱莎!”

    “对!杀人凶手!关起来!”

    “枪毙!枪毙!”

    “赶紧叫警察啊!”

    “个XX生了儿子没屁眼的害死我家爱莎!”

    “下十八层地狱阴曹地府的……”

    “那个心肝给黑成这样的狗男女生的这样不要脸的混蛋啊……”

    一大堆人用各种恶心的语言攻击我,让我一下子懵了。

    “都特么给我住口!”老王猛的一下子怒了:“再废话就都给我滚回家去!”

    “老王,听说王爱莎……到底怎么回事?这帮人又是谁?”我脸色很难看的说道。

    “说来话长……现在我也是没办法。听说李江海带人来这里了我就赶紧过来,这帮人一直跟着我所以我也没办法:这都是主人家的一些在国内的亲戚什么的。”老王解释道。

    原来就是一帮急着在王家面前挣表现的白痴混球!

    “好了老王。到底怎么回事?爱莎有没有留下遗书什么的?”我立刻问道。

    “什么都没有,我给徐承明打了电话了,徐承明说在事情安静下来之后还是继续让你负责这件事,现在你看呢?”

    “好了,带我去酒店,我到现场看看是怎么回事。”我点头说道。

    莫名其妙的摊上这件事。我只觉得很奇怪。

    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想把阿城和孙萌留在家里,至于沈鹏我就随便他了。回到了昨天我去过的豪华套房,当面一个穿着警服的家伙瞪着眼看着我。

    “你这家伙简直就是名侦探柯南啊:你走到哪里人就要死到哪里!”

    回来这段时间一直就没看到赵志刚,我只是知道他顺利的把吴舜杰给抓住之后就回来了。至于那个吴舜杰我也没兴趣去看了,估计和赵乐怡一样。两个人一起在牢里蹲个20年再想出来的事情。

    现在又看到赵志刚,我倒是觉得格外的亲切。笑笑说道:“没办法,事情要找我。我就只能顶着。

    “好了你,现在你还是第一被怀疑的事件责任人,我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些什么。现在尸体还在里面,现场也保持着原样,你可以进去看看了。”赵志刚说道。

    “那个叫做司爽的女孩呢?”我点头问道。

    “看到尸体之后被吓傻了:还是隔壁房间的人听到了这边房间有人在惨叫似的才报了服务台,服务台派人上来查看才发现的。当时进去的服务生和酒店保安说看到司爽跌坐在阳台边上对着阳台上疯狂的嚎叫,就这么一直嚎叫了至少十几分钟……后来酒店的保健医生好容易才制止住了她嚎叫。已经把喉咙都叫破了,现在在医院里躺着呢。”

    我点点头。直接走了进去。

    这个豪华套房一共有4个房间:包括一个客厅,一个类似书房的地方和两个卧室。其中一个卧室带有一个很大的阳台,王爱莎自杀的地方就是阳台上。

    “另外一间卧室的被褥很整齐,看样子两个女孩是在一个卧室里睡觉的,另外卧室里还找到了一写女人的自我安慰用品。你懂的。”

    我笑着点了点头:“赵志刚,我还第一次发现你说这些东西的时候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另外你这次不怀疑是我作案的了?”

    “你还敢说!你才见了死者两个小时死者就自杀了,这件事你要是说不清楚那你就是过失杀人!而且还是一尸两命!要是家属追究起来,告你个过失杀人也够你喝一壶!现在赶紧找到证据说明那个女人是如何自杀的把自自己给撇清楚!对了,危丽正在来的路上,如果需要对尸体进行检查的话她行。”

    我笑了笑:赵志刚这家伙总算不再怀疑是我杀人了。

    “需要尸检?你已经勘察完了现场了吧。有没有什么初步的结论?”我来到阳台上问道。

    “你自己看看吧,我的判断是她其实根本不是自杀的而是死于别的原因,你自己去看看明白了。

    这时候,王爱莎的尸体已经被放在了地上的一个担架上蒙着白布,边上有一个吊在天花板上的玻璃丝袜。

    进入了这个现场,我就发现了一些异样。

    太干净了。

    上次发现血羽鹏的时候,危丽曾经检查过那个叫做张咪的女孩尸体的时候曾经说过:上吊自杀的现场都不会很干净,一般都有失禁产生的尿液什么的,这里的地板却完全没有任何的痕迹。

    我把尸体上的白布拉开看了看。

    问题更大了。

    上吊自杀的人有的面目平静,有的面目狰狞,但是她的面目却好像睡着了似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痛苦的样子,脖子下面全是暗红色的勒痕应该是上吊导致的,但是看起来那些暗红色的血迹出血点都是一块一块的,就好像一块块的斑点似的。

    “你看看这些痕迹:根本不像是上吊而是在别的什么地方杀死之后再挂在上面造成了自杀的假象,这些出血的地方都是在人死后血液已经不流动的情况下造成的,你认为呢?

    我点了点头:这明显就是他杀!

    “看样子是凶杀案,这下子没我什么事了吧?”我笑道。

    “要是没你的事情找你干什么?人家一样可以说是你杀了她啊。”赵志刚冷笑道。

    “我勒个去……好了好了,你是刑侦你自己现在是什么结论?”我无语的说道。

    赵志刚点了点头:“好吧,我就说说我现在能看到的一些东西。”

    事情应该发生在晚上12点左右,也就是你离开这里大概2个小时之后,因为另外一个当事人司爽也处在根本不能回答问题的状态,所以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就只能猜测。

    估计在我走了之后,司爽和王爱莎之间又发生了一些缠绵的事情,至于怀孕了五个月估计也丝毫阻挡不了这位小姐的爱好。

    而且在女同只间,一样存在这攻受的关系:在关系中占据主动,支配地位的叫做攻,处于承受地位的叫做受,这两位只见谁是攻谁是受是显而易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