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六十九章、司爽的逻辑
    “这个司爽到底做了什么让你那么不爽的事情啊?你们不都是王爱娜的情人吗?”

    现在我到是很好奇了。

    “呵呵,首先司爽根不是什么女同!她根本就不是我们一边的人呢!”周呤香怒道:“她只是为了骗钱,所以让爱娜随便玩弄她罢了!她那样的贱货怎么配和爱娜在一起?”

    这种情况我倒是理解:哪怕对方很漂亮是个很理想的对象,但是这些女同们要的只是志同道合。如果不是那么就类似于欺骗……大概是这样的情况吧?

    “司爽只是为了骗钱,所以爱娜对她基本都是玩弄,和我还有江海在一起的时候,爱娜都特别的温柔。只有和司爽在一起的时候,爱娜就只有单纯的玩弄她的肉体罢了!她只配被这样玩弄!”

    “这就是你觉得她很脏的原因?”我有些不解:还不至于吧?

    “当然至于了!”周呤香火气极大:“她和爱娜保持关系的伺候,还和别的男人:例如爱娜的哥哥保持关系,她的身体经常都被男人搞,然后又和我们在一起!她身上都粘的有男人的气息!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和我们在一起!这完全就不对!不对!她身上太脏!太脏了!”

    原来是那么回事。

    其实这个周呤香才是个真正的女同:虽然她未来又会转变,但是至少现在她是个完完全全的女同,极度厌恶男人的身体,连和自己一起玩的女人被男人碰过她都无法接受……

    “我明白了……那么你能说说司爽平时都在做些什么,或者说你认为她有哪些值得被怀疑的地方?”我接着问道。

    “司爽恶心的地方多了!她只会没日没夜的找爱娜要钱!这次杀爱娜肯定是蓄谋的!杀了爱娜她能得到一大笔钱!”

    “有证据吗?”我叹了口气问道。

    “要是有我早去砍她去了!”

    问了半天,这个女孩除了对司爽一肚子怨气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能沟通的地方……

    这一来一去也快中午了,正在继续勘察现场和问周呤香李江海问题的时候,先是法医处打来了电话。

    “死者家属带了很多人围攻警察局,要求交还王爱娜尸体不进行尸检,目前的情况是那个查尔斯王带着自己的很多人想要强行进入太平间抢夺尸体,目前丽丽下令锁上太平间。正在和查尔斯王对喷……看着情况5分钟之内打起来的几率在60%以上!”

    罗振宇的报告还真有特色,不过老狐狸听完之后直接下令:“叫郝放带着人去。带上枪!三声令下还不滚出去的全部抓走!警察局居然给人围了你们还真特么给公安部的兄弟们长脸!”

    和这边说完之后又直接打了电话给老王:“立刻把你家那个小祖宗给我弄到飞机上去送出国去!不然老子叫人强制遣返!他手下那帮人我要全部拘留!”

    说完了也不等老王回话就直接挂了:看样子老狐狸确实是给气疯了!

    然后是医院那边打电话:司爽已经完全清醒可以讯问了。

    我和赵志刚还有老狐狸立刻向着医院杀去。

    这次的这件事,无论如何还是要让司爽才可能把事情完全说清楚!

    到了医院之后我们直接来到了医院的一个加护病房,外面有好几个警察守着。

    因为死的王爱娜身份不是一般人,所以当地警方相当的重视。

    我和老狐狸进去之后,看到司爽正躺在床上,床边有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另外还有两个警察在边上看着。

    司爽看到我进来了,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全身居然抖了一下:就好像看到了鬼魅一样。

    那个正在给司爽量血压还是干什么的医生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司爽。皱着眉头说道:“你是哪一位?病人虽然醒过来了还是需要安静,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请先出去吧。”

    那个医生是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对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又转过头去给司爽说:“没事的放心吧,这里是医院没人会伤害你的……”

    虽然就这样我也看懂了:这丫的是看司爽长得漂亮想当护花使者博取好感来着?

    美女就是美女。到哪里都能凭借外表搞定一切!

    “这女孩是昨天晚上一桩凶杀案的目击者,我们是警方前来查案的人员!现在你要是没事的话立刻给我离开这间房子!”老狐狸沉声说道。

    那个骚闷眼镜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无线眷恋的看了看司爽之后,念念不舍的向着病房门口走去。

    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我突然观察到他似乎是看着司爽,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司爽也回给了他一个眼神。

    两个人像是眉目传情似的,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看得出来两个人用眼神聊天的内容。

    “XXX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为了你我愿意赴汤蹈火!”

    我看了看身边的老狐狸:显然他也看了出来,对着我点点头:“我去看看那个医生。”

    几个人都出去了。司爽满脸恐惧的看着我,我笑了笑:“人生真是无常啊。没想到那么快就见面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先简单告诉你现在的处境:作为最后一个和王爱娜在一起的人和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你母亲是最大的嫌疑人之一,金鼎矿业的那些讼棍律师们会想尽办法给你定罪让你蹲监狱永世不得超生,所以如果你不想让这些事情发生的话。就赶紧告诉我昨天晚上我走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你应该能知道不少事情吧?”

    司爽瞪圆了眼睛看着我,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东西让我有些看不太懂。

    “你要是不打算说话,那么我就只好离开让律师来慢慢和你理论了。”我摊了摊手说道。

    司爽把头扭到了一边去,用一种沙哑的声音开口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醒了之后我就看到爱莎自尽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答案。”我摇头说道:“姑且我相信你确实不知道。那么你觉得谁会杀王爱娜?”

    “如果说谁会杀,那么我觉得答案很多很多……例如,我!”

    说到这里,司爽冷笑了起来。

    “怎么说?”我不解的问道。

    “王爱娜有钱,很有钱,但是你估计还不知道她的另外一面:因为她太有钱,所有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那些被她玩的对象要承受的,是你这样的人根本想象不到的。”

    说到这里,司爽的大眼睛里已经滚出了晶莹的泪珠。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陈水一,但是你知道我有多恨王爱娜么?就说昨天晚上,我知道她肯定和你说过这句话:想不想上司爽?想的话我就给你。”

    这话我还真反驳不了。

    我记得王爱莎的原话是:“司爽是我的小情人,同时也可以说是我的小奴隶,我要她干什么她就算死再不愿意也必须干,你想和他来上一晚上肯定没问题,只要我愿意。”

    看到我的表情,司爽冷笑道:“我说的没错对吧?老实说,当时你心动么?”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你还是继续说下去吧,如果你实在是不知道,请你回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越是详细越好。”我点头说道。

    “你很喜欢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吧,那么我来告诉你好了。”司爽冷笑道。

    她直起身子,抓住了病床边上的一个副手,闭着眼睛想了想,然后开始诉说。

    “昨天晚上你走了之后,王爱娜似乎很不满意,但是又没办法,那时候我正在里面房间,也就是那个卧室里面看电视,她走进来,先是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开始玩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