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七十章、变态兄妹
    “她先是叫我趴在床上……”

    听到这里我皱了皱眉头:“司爽,那些部分就不用了,我不想听。”

    “不想听?你不想听听她是如何折磨我的?这一年多有100多个晚上我都是那么度过的,你知道王爱莎有多变态多恶心么?我知道。你肯定也听说过我很变态我很恶心!但是要我说!我连王爱莎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让我说下去!我这是第一次当着另外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来说这件事!要是不让我说下去我会疯的!”

    我想了想,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司爽估计是在发泄情绪但是现在还只能让她继续发泄才行,否则她的心理可能还真的会出问题。

    既然是这个样子。我也只能听下去。

    “陈水一,自从和你寸步不离之后我发现你这家伙很有这样的天赋啊?很多女孩都会因为别的因素希望对你倾诉一些东西,现在我觉得你可以学另外一个在地府里用的很广泛的招数。

    计雪馨最近一段时间很少说话了,不料这时候声音响了起来。

    “你接触的很多人都有许多很严重的负面情绪,我感觉你可以学一下地府中的‘戾气吸收’。这样对你以后的事情会有很多好处。”

    “戾气吸收是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先去安抚一下前面的那个女孩,让她的不满情绪全部发泄出来,然后会告诉你怎么做。”计雪馨说道。

    司爽的全身都在发热,估计心跳也超过了100次/分钟,现在正在一种心情激荡的时候,我走到了她的病床前,把她的一只手捏在我的手掌心里。

    在风水上来说,人头的四肢、躯干和头部这六个部分分别可以构成六个小的风水阵,而手如果是一个风水阵的话,那么阵眼就在手心,枢机就在肩膀。

    握住一个人的手,特别是情绪沮丧或者气力不振的人。用你的手心贴着他的手心,可以用手心进行一种气力的传导。让一个人的情绪迅速的安定下来。

    这种事情非常的灵,以后读者们可以试一下,当然,也有医生说其实只是在握手的过程中让人脑子里分泌了更多的多巴胺而已,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姑且这样解释好了。

    司爽有些惊讶我直接握住了她的手。但是也没拒绝。

    “每个人都有自己苦逼的地方,但是你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从小你就没竖立好正确的三观,所以有些事情也确实不能怪你,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想法。你想说细节也可以,但是对着一个男人你觉得你说得出口么?”

    “说得出口么?你还怕我说不出口?”司爽冷笑道:“比这更加恶心的事情我都做过。不用怀疑!”

    “那么你说吧,我怕保证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今天的谈话内容。”我点头说道。

    “很好……”

    司爽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

    无论心里有多瞧不起这个女人,我还是必须说:司爽长得确实漂亮。而且因为文凭高有一种非常强的书卷气息,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柔柔弱弱让人怜惜的那种感觉,更重要的是,现在她那种挂着泪痕,受尽屈辱的样子,更加能让一个男人燃起一种保护她的冲动。

    用一句话来形容大概就是:我见犹怜。

    “陈水一。美女你也见过不少了,估计这个司爽是杀伤力最大的吧?”计雪馨说道。

    那股口气居然怀着一种冷笑的感觉。

    “计雪馨。我是男人,男人对这样的女人要是没感觉。那我估计就该去找男朋友了!”我苦笑着对计雪馨说道。

    “是啊……我也那么觉得。”计雪馨碎碎念似的说道:“好了,司爽在诉说的时候。你能感觉到她的负面能量不断的传递出来,感受到了之后你可以用身体进行吸收,方法和碎魂击一样:用心灵力量收集然后储存到七妖魅影图中转化成能量就行了。”

    “吸收戾气转化能量?这难道是……”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没错,这是苏妲己的能力。我们可以善加利用。

    “这段时间你都在七妖魅影图里蹲点,现在里面是不是已经弄好了?”我很感兴趣的问道。

    “差不多了,回头你有时间我可以让你进来看看。”计雪馨笑道。

    “……苏妲己的待遇应该比客印月还差吧?”我愣了一下说道。

    “也差不到哪里去了:继续折磨她们其实也没什么意义,苏妲己和客印月现在基本上和原来的伍彩差不多,伍彩我已经放出来让她在里面做别的事情去了。”

    那就好,不至于让我以后进了七妖魅影图就能看到一大堆血淋淋的东西……

    感受到了我的安慰之后。司爽点了点头:“晚上她让我趴在床上,然后用那些东西,那些棒子一样的东西折磨我,你懂的应该是怎么回事吧?

    我点了点头。

    “王爱莎是魔鬼,她的哥哥查尔斯王是禽兽。”司爽冷笑道。

    这么快就扯到了查尔斯王身上了?

    “你和他也有关系?”我装作不知道。

    “那人是个禽兽,你我以为他会放过我?只不过他的需求比王爱莎正常一些让我心理不会那么难受罢了但是要伺候他也非常的累,但是最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屈辱。”

    “被逼迫着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我理解的点点头。

    这时候,我已经能观测到一些东西从司爽的身体里缓缓的冒出来。

    那应该就是计雪馨说的戾气。

    原来我也懂得如何让人释放戾气,但是需要吸收这还是第一次。

    试着用碎魂击的办法,我一点一点的把那些东西也收集到了我身边,然后立刻被七妖魅影图给吸收了。

    “你能想象着他们兄妹两人用我的身体当撒气场合的感觉么?”司爽冷笑着说道。

    “查尔斯王说我不错,很紧……被她听到了之后,她就用最大号的那个……塞我,一边塞一边狂笑说要让我变的大大让查尔斯变成筷子放进口杯里……”

    “然后还让我当着她的面,详细的描述和自己的哥哥干那种事的时候到底有什么感觉,要非常详细的描述出来,要让她满意……还要用笔写下来,大声的朗读……”

    “而查尔斯喜欢拍照,让我用各种羞耻的姿势拍照,把我的脸给打上马赛克放在黄色网站上让人看,向着那些禽兽征集下一次应该怎么玩我,然后再拍照……弄到我死去活来他才罢休,他们兄妹两个就是这样折磨我的,所以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会买金鼎的看跌期权了么?”

    司爽瞪着我,那双眼睛里满是渴望安慰的眼神。

    而我却无法安慰她。

    “司爽,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没有囚禁你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人栏你,但是你还是在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即使是活的那么痛苦,那是为什么?”我摇头说道。

    “利益驱使,这次俺是你留在他们身边的原因不是么?你吃了很多苦,但是这一切难道不是你自己选的?”

    “可是!为什么我生下来就那么穷!他么两个却是衔着金钥匙长大?从小到大什么苦也没吃过,一辈子除了享受还是享受?只要他们伸伸手指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都会送到他们眼前!任何他们的欲望那怕再恶心再变态一有人愿意给他们做?这是为什么!我想不通!我就是想不通!”

    “为什么有的人过日子就那么难!有的人过日子就那么轻松?老天爷不公平!完全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