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七十一章、失去和得到
    司爽好像发泄一般的向我骂道,她嗓子本来就没有完全恢复,咆哮起来更加沙哑,听起来给人一种声嘶力歇的感觉。

    “我想不通!我就是想不通!不错!我要钱!我下贱!但是我至少是用我自己换钱!有什么不对?而他们呢?他们呢?他们不用付出任何东西就可以享受到我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一切!我努力一生,身上全是病全是痛,却换不来他们的九牛一毛!为什么我就要受苦?为什么他们就可以享福?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干!我不干!”

    声嘶力歇的那个劲头。让人感觉恐惧:就算是我这样见过无数次鬼的人也没见过一个女孩能声嘶力歇到这种程度的。

    “好了司爽,你的想法我知道,但是人生下来就没有一个人一样。”我摇头说道:“王爱娜现在已经死了,而你还活着,那么你是不是比她好的多?她的人生止步在了32岁,你的人生也许可以持续到82岁也说不定。你能比她多活整整50年!我相信她如果现在有灵魂她愿意用自己全部的财富来和你换取依然活着,你觉得呢?”

    “50年又如何?只不过说继续吃苦的50年罢了!”司爽咬着牙说道:“生活的没有质量,那么50年又有什么意义?”

    “那可不是那么说。”我笑道:“活着和死了,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只要你活着,你就有无限的可能,搞不好明天就有一大堆财富直接砸在你脑袋上,而如果你死了,那么就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完全消失了,那时候就算一大堆财富砸在你脑袋上又有何用?所以,不要想那么多,不要自寻烦恼。一顿鲍鱼和一碗小面取得的成果是一样的:你能填饱你的肚子,而论什么营养价值一类的东西,说不定鲍鱼还不如小面呢!”

    “那只是你的态度罢了!吃鲍鱼能和吃小面相提并论?”司爽笑道:“你这家伙看样子也就是个loesr,根本不懂什么是上流生活什么是有质量的生活人应该追求什么……”

    “然后为了追求那些东西把自己搞的一身伤病心里扭曲变态?”我冷笑道:“司爽,你真的让人没办法好好同情……”

    听到这话,司爽低下了头。

    “好了,也许我和你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我能了解你的心态和想法,你却完全不了解我的心态和想法,现在我们继续聊聊昨天晚上的事情好了,至少先把这个事情搞定了之后,我们才能继续说别的。”我笑道。

    司爽看着我。似乎爷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我们完了以后我已经没力气了,挣扎着起来洗了个澡。还在浴室里哭了一会儿……完了之后出来,爱莎已经睡着了,我就躺在了她身边,当时候我睡的模模糊糊的,虽然很困很累,但是昨天晚上她特别的狠,身上哪里痛的难以入眠,我涂了点消炎药,然后就睡了。“

    “后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在做梦。我感觉有人在我们两个人的床前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了爱莎的那边。”

    “你感觉到?”我觉得有些奇怪:“如何感觉到的?直觉么?”

    “我也不知道,就像是做梦:我觉得有个人站在我们的床前,看着我们,给我的感觉好像在选择一样,当时我在半睡半醒之间。人又特别痛,当时甚至在想要是个变态把我们两个都奸了那就有意思了……后来我感觉他向着爱莎那边走去了,当他一离开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力气都用完了似的,一下子就睡着了,然后在醒过来就发现爱莎不见了。然后就……”

    我点了点头。

    现在的司爽戾气已经完全耗尽了,整个人的精神头也快耗尽了。

    “明白了,先休息一下吧。还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吗?”我看着她问道。

    “还有……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司爽躺在了病上,但是还是没有松开我的手继续握着。

    “有段时间了?什么意思?”我更加不解了。

    “大概有1个月了吧?我睡觉的时候都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床边上看我,但是睁开眼睛又什么都没有。对了,这种感觉只有在和爱莎子一起的时候才有,我自己单独睡觉是完全没有的,不过最近一段时间里都和爱莎在一起,所以经常能够感觉的到。“

    我想了想有些诧异:“那么你看到过吗?真正看到过这个人?”

    司爽摇了摇头。

    我想了想,看着司爽说道:“好吧司爽,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点也许对破案很关键。现在我希望你配合我做一个测试,我要知道你的直觉究竟有多灵敏,这一切是不是你的错觉。请你配合我一下可以吗?”

    司爽点了点头:“可以。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点了点头。

    测试一个人的直觉有很多方法,但是都不太科学,在我这个搞风水的人看来。直觉其实并不是所谓的直觉,只是人的一种心理上的默算之后产生的东西:凭借人的皮肤触感,嗅觉。听觉在感受到一些异样之后,直接把信息传递给大脑,然后由大脑计算过后产生的某个陌生的东西在自己附近的计算结果:所谓的直觉一定要和所谓的‘预感’完全分开,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司爽现在的精神条件很差,其实不太适合做这种测试,但是现在这事情实在是太棘手。所以我也没版费等她精神好了在做。

    测试的方式很简单,先从最简单的做起。

    用一张白纸,分为两边。在一边点上一个点,然后在另外一边的画上一个圆形的标靶盘。

    测试的时候让受测者蒙住眼睛,把它的手食指点在一边的点上,然后受测者抬起手指,自己移动到另外一边的标靶盘上,看能不能点钟标靶盘的圆心:越是距离中心近就说明直觉越强大。

    当然,这个测试很多人都能得到很高的分数:毕竟太简单了。

    但是如果不告诉你纸有多大。也不告诉你标靶盘画在什么地方,你还不会不会觉得很容易?

    背对着司爽,我把这东西画好之后让她闭上眼睛,告诉了她情况之后,让她来进行一下选择。

    司爽非常配合的做了这个实验,而实验结果也让我惊讶:她居然点中了正圆心!

    “你是怎么感觉到圆心在哪里的?”我点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的指尖在哪里划过的时候,我会感到有一丝异样,所以就点在哪里了,从小做这种事我就很擅长。”司爽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说道。

    这下子可可以肯定:司爽这样的直觉所感受到的事物,多半都是真实的!

    昨天晚上确实有一个人进入了豪华套房,也极有可能是他造成了王爱莎的死!

    “多谢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王爱莎死了,接下来的路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我就不打搅了。”我站起来说道。

    “你难道不会怀疑是我找人杀了王爱莎,我就是那个在房间里配合凶手或者就是自己杀人然后给你这些错误信息么?”司爽冷笑道。

    “王爱莎无论怎么对待你,说穿了还是你的衣食父母,你还想用什么看跌期权来挣钱,你为什么要杀她?虽然你这女孩在大事上很蠢,但是在小事上还是很精明的。”我笑道。

    “谢谢夸奖……我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你了!”司爽把头撇了过去,而我笑笑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