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百七十三章、走着瞧
    这下子,所有的人都看着我。

    老狐狸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但是他知道肯定我是有一定把握才会说这种话的。

    而赵志刚看着我的表情,带着一些希望又带着一些不确定。

    孙萌确实一脸兴奋的看着我。而别的一些人都是或喜或忧,但都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我。

    从给他们的表情我就读出了一个信息:总算有人肯扛起时事情来了。

    老王看着我,脸色也不知道是喜是悲,只是很悲哀的看着我说道:“明天老爷就要到了。到时候事态就完全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了!”

    “怎么着?你们老爷子还准备现场杀人?”我冷笑道。

    “如果你的一双儿女在回国后双双损命,你的心情会是什么样子?”老王已经是欲哭无泪了。

    “好吧,明天我先给老爷子解释一下情况,明天你们老爷子什么时候到?”我想了想问道。

    “飞机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因该是中午到。”

    我看了看表:“很好,还有24小时,在明天中午前就算是不能破案,我也能给你们家老爷子一个初期的报告了!”

    “但愿如此吧。”

    看样子他已经挖暖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我一把拉起了赵志刚,直接走了出去。

    老狐狸和孙萌也追了出来。

    走到了警察局门口,这时候那些围观的人已经基本散去了,我看着赵志刚那副要死不活压力山大的样子,使劲砸了他胸口一拳。

    “有我在你还怕什么?以前我帮你破了那么多案子,现在这案子我还不信我破不了了!放心吧!”我笑嘻嘻的说道。

    “要你管!”赵志刚用一种很沉闷的声音说道。

    “我说你们这样很恶心好不好?”孙萌吐了吐舌头说道:“好了陈水一,你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吧。”

    “孙萌,你立刻去调阅酒店的监控录像,找找有没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袍子。看起来背有点驼的那么个人,试着寻找他的路线轨迹。另外王爱娜自杀时候那个索套的水手结也很重要:这个水手结一般人都不会,只有海员才会,而在哪里留下这样一个证据显然凶手是个海员,在没有多想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就用了自己最擅长的水手结,有什么情况立刻告诉我!”

    孙萌点头去了。

    老狐狸在一边看了看孙萌离开的背影,看着我说道:“有个大概想法了么?”

    “很简单:那些和老爷子他们争夺公司控制权的人下的手。”我很简单扼要的回答道:只有那些人做事情才会这样如此没有顾忌。无论是王爱娜的死还是查尔斯王的死都和他们有关系,并且正好这两个人回了大陆被杀,把事情又全部推到了这边来。“

    “好吧,现在警察局里面一堆事。我还需要盯着这边总览协调,剩下的事情就靠你了!”老狐狸点点头。然后拍了拍赵志刚的肩膀:“不要多想什么,有陈水一在。”

    说完就回警察局去了。

    “我们现在干什么?”赵志刚有些六神无主的看着我。

    我还第一次见这个一向自信的家伙变得那么不自信呢……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现在我们先去危丽那里,找找看王爱莎的死因究竟是什么。顺着这条线索我估计有东西可挖!”

    来到了法医处,这时候法医们正在收拾被砸的办公室,危丽一边狂骂一边收拾,看到我和赵志刚来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危丽,我们到这里是来道歉的好不好?现在你别收拾这些了,感觉去把王爱娜的尸体给彻底的检查一遍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才能给赵志刚洗脱罪名。”我陪笑道。

    “陈水一你这家伙,和你混总是没什么好事!”危丽气急败坏的捡起一束被踩碎的花:“你看看!你看看!宇宇送我的礼物都被他们弄成这样了!下次还有谁敢来法医处闹事老娘我直接用解剖刀杀人了!”

    骂了半天。危丽也知道事情紧急,和别的法医交代了一下之后带着我和赵志刚直接进了太平间。

    在太平间的冰柜里。我们取出了王爱莎的尸体。

    除了下腹微微隆起,王爱莎的身上的一些隐秘处还有一些斑点什么的。看起来有些吓人又有些奇怪。危丽看了之后摇了摇头:“这些是……嗯,这个女人曾经得过一些见不得人的脏病,真能玩。”

    “是性病?”赵志刚看到就觉得恶心:“不会是艾滋吧?”

    “那倒不至于,但是看这样子她当时肯定吃了不少苦。还有你们看看这里:皮下有针眼,看样子还有吃白面的爱好……真难以想象这女人生下孩子来干什么?”危丽撇了撇嘴说道。

    一边说,她一边准备好了锋利的解剖刀,带上了手套和口罩。

    “解刨尸体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只晒我第一次在边上看我老师干这个我三天么吃下饭,你们两个能行吗?”

    我和赵志刚都点了点头。

    “很好。”危丽捏着解刨刀就直接动手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危丽用非常快速的办法把王爱莎的腹腔给来了个清空,那个没有出生已经成型的孩子都弄了出来,然后对内脏全部进行了检验,但是结果依然是找不出死因!

    而我和赵志刚……恩恩,反正我们两个差点没爬着出太平间。

    近距离的看解剖自己的同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反正我的感觉就是好像在把自己的心肝脾肺肾给一样一样挖出来展览似的,看着自己的腹腔里面那些东西被一样一样的挖出来,我那感觉就好像在掏自己的器官一般。

    从那以后好长时间我都没吃过任何内脏了。

    “老娘我还不信了!找不出来死因我操X大爷的!”危丽有些抓狂。

    “危丽你继续找吧,我们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捂着嘴说道。

    “两个没用的男人!赶紧滚蛋!老娘今天非把死因找到不可!”危丽挥了挥手,看都懒得看我们了。

    从停尸房里出来,我和赵志刚在法医处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这时候,孙萌的电话响了起来。

    “陈水一,我在酒店的监控里找过了,确实有一穿着黑色大衣,背有点驼的人曾经在案发前进了酒店,他在酒店登记住进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正好就在王爱娜的房子下面!后来第二天这人退房走了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个人在酒店的登记信息叫做艾尔伯特íí纳什,米国人,职业方面写的是远洋货运轮船的船长,他手相有一艘十万吨级的货轮叫做‘铁穹’号,现在正在沿海的一个港口,因为遭遇了风暴正在进行维修。”

    “这个纳什和金鼎矿业集团有没有什么联系?”我立刻问道。

    “给金鼎运货,并且有长期的合同,具体的资料我还没有查到,但是估计和金鼎合作已经好几年了。”

    “很好孙萌,继续检查!另外给老狐狸打电话,立刻在全市范围内寻找这个纳什!”

    挂了电话,我看着赵志刚说道:“走吧,我们再回犯罪现场一趟,哪里肯定还有你这家伙没找到的证据!”

    “那个地方我都翻遍了你怎么知道还有没找到的东西?”赵志刚不解的问道。

    “呵呵,既然知道了对方大概是个什么人,并且知道确实是人之后,我就能用风水的方式来进行破案了!你忘了我到底是干什么的了吗?”我笑道。

    “你用风水的方式……难道这样就能找到证据?”赵志刚还是不相信。

    “我们走着瞧!”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