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零一章、可怜的家伙
    听到我那么说,这几个家伙总算是松了口气,看到这情况沈鹏在背后笑道:“就你们几个家伙,恐怕今天就算是真让你们砍他,到了面前你们也未必敢动手!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差劲了!”

    “对不起……警官,其实我就是看到你和淑敏上去,我就一时冲动了,我是附近酒吧乐队的主唱,这几个都是我乐队的人,我也是一下子就邪火上来了,叫兄弟们都来,然后就……”叶子翰小声的解释道。

    “你是附近乐队的人?以前是什么地方的?”我很感兴趣的问道。

    “以前我是边上的天海学院毕业的,我的几个兄弟都是,毕业之前我们就在边上的酒吧挣钱了,后来也没有离开这里。就在附近讨生活一直到现在。”叶子翰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这么一张脸,还会乐器?干啥不出道当明星什么的,在酒吧讨生活?”我笑道。

    “出道当明星谁不想?这里几个学校上学的都是这个想法,但是真的想出道谈何容易!”

    不说还好,一说这家伙就撒不住车了。

    “演艺界的人早就饱和了,我们这年轻人根本不可能有位置再上去!就算是接受潜规则都不一定能多多少机会!那些所谓的前辈们怎么可能突然就退位让贤?以前我还以为凭借着自己的才华一定能混出一片天地来,可是进来了我才发现:这个圈子里很多人根本就是狗屁不是……”

    “好了好了。”我看他在借题发挥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完,赶紧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你和毕淑敏什么关系?对这里附近很熟悉么?”我好奇的问道。

    “我和淑敏……其实也就是,那种关系……”这家伙脸色发红的说道。

    “嗯,一夜情关系对吧?”我笑着点了点头:“这样你还觉得毕淑敏是你女朋友我也真服了你的YY能力了,好了好了你要是真的想对她好点你就学着给她做点饭,叫她平时注意饮食,和她多聊聊天开解一下她的情绪,这才叫做对她好!带着刀砍人算什么喜欢她?我真是服了!”

    “是……我……我明白。”叶子翰低着头说道。

    “好了,既然你来了我们也坐下聊聊天:你22岁,在这附近混了4年?”我想了想问道。

    见事情解决了,也没出什么事情,叶子翰和他那四个兄弟们估计是心里松了一大口气,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坐在了床头上。

    “差不多,我大一来的,现在也正好就四个年头了。”叶子翰点点头。

    “你知道这个学院有个叫做邹诗杰的人么?”我看着他问道。

    那一瞬间,叶子翰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那双眼睛里带着一种恐惧的感觉。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还是比我捕捉到了。

    “你……你问他干什么?”

    叶子翰的语气中带着一种仇恨,又带着一种恐惧。

    “看样子你们两个交情不浅?到底什么情况说说好了。我们是警方,专门来调查他的失踪案,另外也调查一些别的案件,如果你们能提供线索的话会有相应的奖励,现在说说罢。”我看着他说道。

    他似乎有些神情不定,然后又看着自己乐队的几个人。

    “你们几个先回去吧,我单独和这位警官说说……”叶子翰深吸一口气,对着自己几个兄弟说道。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下,然后点头出去了,沈鹏在门口拉开了门看着四个人说道:“对门口说你们是我们的访客,不然人家出都不让你们出去!刀我们就没收了。另外我劝你们几个以后机灵点,就算是有什么矛盾也别拿刀砍人。”

    几个人诚惶诚恐的点点头。

    “我不是说砍人有错:我只是担心你们几个砍人不成,把自己伤到了的可能性很大:就你们这些细胳膊细腿的,还砍人……”沈鹏吐着烟圈不屑的说道。

    几个电线杆缩着脑袋出去了。

    看着几个人消失,沈鹏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去送送那几个家伙。”

    说完也离开了房间:他知道也仔细肯定要给我说一些他自己估计很难启齿的东西。

    看到所有人都消失了,叶子翰坐在那里似乎在下什么决心似的,我拿起边上房间里的酒给他倒了一杯,他一仰头灌了下去,似乎是乘着那股酒劲,盯着我说道:“我说我被他玩过,你会惊讶么?”

    这下我还真差点没把酒拿稳……

    “什么情况?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玩男人你觉得很奇怪么?”叶子翰一副自嘲似的笑容,看着我说道。

    “好吧好吧。细节不用告诉我了,你就告诉我实情……另外你为什么要干这个?你不是喜欢毕淑敏么?”

    “我当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喜欢的是女人,但是邹诗杰是舞美系的主任,和圈内的很多人都很熟悉,手上还有推荐名额,如果能得到他的推荐的话几乎就是你进入这个圈子的一张门票,而不是像我这样一直就在这个圈子的边缘混饭吃,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当我求他带我认识这个圈子里的人,并且给我一张能够让我有个机会一展才华的时候,他提出这种要求也很正常,这就是行业的潜规则。”

    邹诗杰这家伙比我想的还要恶心!

    “好吧,这么说这家伙还是个双性?那么后来你失败了?”

    “你说呢?他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去一家演艺公司接受试训,但是没多久就被淘汰下来了:这个圈子比我有天赋,比我努力的人太多太多了,我根本就没多少机会!”

    我很想笑,大事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我还真笑不出来。

    用卖菊花搞来的机会最后就搞成了这个样子,要是现在我出言讥讽他估计他要找我拼命。

    “你们这个圈子实在是太乱了!乱的我越调查越想吐!”我摇头说道:“听说他最近失踪了,你知道一些什么吗?”

    “他得罪的人太多,估计不知道被谁给黑了吧?”

    说起这话,叶子翰嘴角翘了起来,冷笑着说道:“不管是谁干的我都谢谢他,这样的人渣早就该死了!”

    “那么你知道不知道一些具体的东西?还有就是对于他这个人你还知道一些什么吗?”

    “有时候他会来我们酒吧玩,当然也会为了拐一些女伴,不过如果你真要查他的死因,我觉得你可以从他的两个伴舞入手。”

    “伴舞?”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在学校里有两个长期和他一起练习的伴舞,一男一女,一个叫做向丽,是个女的,大概20多岁,还有一个男的,叫做金瑞,也是20多岁,这两个人是常年和他在一起,陪他练习跳舞的人,警察大概也调查过他们,但是具体查出了什么来我不知道,总之这个案子一直就没破。”

    我点了点头:“还知道点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他的眼睛。

    在她眼睛中我能看得出一种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说又不敢说似的。

    “没有了。对他我知道的就这些。”叶子翰摇头说道。

    “肯定还有,只是你不敢说罢了。如果你把把事情都数清楚,我们的工作也很难做。无论这个家伙如何,你不想要放弃一个能搞清楚他最后下场的机会吧?如果我能调查清楚,我可以告诉你最后他的结果。”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声说道:“好吧……我还知道一点:他虽然女伴很多,但是有一个女伴一直很固定,至少十几年来一直在他身边:那个人是他最早的一个舞伴,今年也40多岁了,艺名叫做依依,真名我不知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