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零三章、疯人院
    “你们把我抓监狱去然后打靶好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也活不成了,你们给我的痛快也算是做好事了不是?最好快点好不好?”

    警察用最快速度把他隔离开来,然后把向丽弄去做了鉴定,发现她和金瑞生活在一起却没有得艾滋病。

    “那个傻逼出去乱搞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不弄点脏病回来才怪了!我早就见怪不怪了!”向丽的评价就是如此。

    “那么邹诗杰会不会也有艾滋病?”警方立刻问道。

    “不知道,每次我们玩他都很自觉的戴套,应该还没有吧?至于他们两个就不知道了。”

    “你意思是邹诗杰还是个双性恋?”警察的脸都绿了!

    “那是当然了,他们两个当着我的面表演过,不过我真不知道拉屎的地方弄起来有啥好爽的?”

    警方很凌乱……

    当时负责询问的警官非常无语的问道:“你们三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说能是什么关系?”向丽笑道:“平时在一起跳舞,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白天一桌吃晚上一床睡,男男女女,该干啥干啥,饮食男女知道不?上床就和吃饭是一回事,大家都习惯了。”

    询问的警察拿回询问笔录的时候给别的警察说道:“我现在知道搞艺术的人为啥都不正常了:他们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廉耻和做人的基本态度:他们已经成为了一群为欲望而活着的人。”

    这句话应该来说,相当的中肯。

    在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走访之后,警察什么也没得到,这件事最后就成了悬案,邹诗杰也就成了失踪人口一直到现在。

    听完了整个案情介绍,我想了想对孙萌说道:“知道了,谢谢你。”

    “你们在那边发现了一些什么了吗?”孙萌似乎是不想挂电话,又继续问道。

    “目前还没什么线索,但是这个鬼地方的一切实在是让我很不适应。”我苦笑道,然后想了想,直接说了实话:“到这里还不到8个小时的时间里,已经有两个女孩愿意和我滚床单了,你说呢?”

    “……那你,滚了么?”孙萌的口气又变的冷冰冰的了。

    “你说呢?”我笑道:“总之现在这里的各种情况都很不好,我想要找到赵飞燕还真需要一点时间。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我需要当年详细的办案资料,从中间寻找线索,不过现在我也不想办这件事,你就交给老狐狸去处理一下,我想我还是需要在这里勘察一下各种情况之后才能有进一步的线索。

    “好吧,我知道了,你小心点……另外需要我来帮你么?”孙萌用一种小心翼翼的口气问道。

    “你来帮我?你能帮助我做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你和沈鹏都是男人,在有一些事情上你们不是很好办:有些话女孩子是不会给你们说的,只有女孩对着女孩之间人家才会开口!你们这次本来也是要去找个女人不是么?”

    很牵强的理由,但是孙萌的口气里我听出了一种极度的渴求。

    “好吧,你来帮我们吧。但是孙萌,我想告诉你,我只想办案,至于别的事情,我现在真的没有精力去处理,也没有别的情绪去处理,好吗?”

    “好,没问题!”

    孙萌忽地啊的很爽快,爽快的让我怀疑她刚才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

    挂了电话之后,孙萌就算是坐飞机也要晚上才到,我和沈鹏商量了一下,还是和本地的公安部门联系了一下,让我们进入已经封存的邹诗杰家看看情况。

    靠着老狐狸和沈鹏的身份,下午就有两个警察前来配合我们,不过我拿到钥匙之后就让那两个警察离开了,就我和沈鹏去就好。

    下午大概三点的时候,我和沈鹏又来到了学院。

    这时候,到处都是女孩走来走去,偶尔有几个长相帅气俊秀的男孩经过,不少人用一些很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女孩们会上上下下的对我们两个人进行一番打量,而男孩则是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们。

    走过了主教学楼和一号宿舍,我们走到了一片树林子边上:这就是当年邹诗杰消失的地方。

    这片林子不大,但是挺密,树木都是那种低矮的大叶植物,遮蔽能力很强,这也怪不得有很多人选择到这里玩野战,不过这个季节太冷,估计不会有什么人在这种天气下玩这个。

    一边走一边观察,在树林里无论是我和计雪馨都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穿过这片林子,后面就是学校的别墅区了。

    这个区域内部都是联排别墅,因为是艺术系的人设计的所以看起来给人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没有一栋房子是一样的,大的大小的小,外墙像是小孩子抹了满手的颜料在墙上乱涂乱画搞出来的,有的地方的墙也不是垂直的是斜着的,还有弯着的,整个我都搞不清楚这种设计和装修到底有何意义?

    “你看着像啥?”我指着那一堆光怪陆离,仿佛是外星人基地的地方问沈鹏。

    沈鹏的回答简单干脆:“一堆大粪!”

    我笑了笑,和沈鹏一起向前走去。

    这个小区很安静,大概是元旦节很多人都出去玩了,我和沈鹏找了个保安,把我们带到邹诗杰以前的房子面前。

    邹诗杰的这一套房子在这里的联排别墅区里属于中等型号,面积大概230个平方左右,这房子的主要特色是有一个100多平方的阳光练功房,也是专门为这些舞蹈老师设计的。

    门前还贴着封条,这房子也没人再进去过,我问了一下保安这房子的情况。

    “老实说在这个小区当保安是个挺麻烦的事情。”

    这位保安大哥是个农民工,年纪也有50多岁了,在这个小区做保安做了5年,对于这个小区的情况了如指掌,我们问起这个小区住户们的情况时候,这位保安大哥一副好笑的表情。

    “我呀,一直觉得这这地方的人脑子都不太正常,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像是在疯人院里当保安!”

    “这对面的37号别墅住着一个老头,这老爷子最大的爱好是半夜2点钟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衣服,爬到小区里的一颗树上坐着,一边坐着还一边敲树干,敲两下之后就抱着树干侧脸把耳朵按在树干上,第一次我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就问他,救过这老爷子说他是在作曲,听树干里传回来的声音就是一首音乐,后来我才知道这老爷子是个作曲家!”

    “那边的54号别墅,住着一个老太婆,也是个作曲家,她老人家的办法是在下雨的时候,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出来在小区里到处走,一边举着伞一边拿着稿纸写写画画,据说是在听着雨的声音作曲,本来吧也没什么,可是她老人家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下雨就出来,哪怕半夜也是一样,你说半夜看着个人举着黑伞在雨里走糟心不糟心?”

    “至于你们找这边都是跳舞的老师住的地方,这帮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通常是大半夜还看到里面亮着灯放着音乐不断的震动,还有的老师家里都是女学生进进出出的不问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有时候那些个女生穿着内衣就出来了,转两圈躺在地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教的?还有的更过分:穿着内衣,手上拿着胸罩到处挥,好像中了五百万彩票似的一边跳一边傻笑,后来人家解释说是在编舞,我真不知道编的到底是什么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