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一十章、遭遇死亡
    “死亡的样子是什么样子?”我不解的问道。

    “这一点我很难给你说清楚。”毕淑敏想了想说道:“这是我们这些跳舞的女孩的一种肢体语言:比如天鹅湖踮起脚尖昂着头的样子非常的端庄,钢管舞的扭胯和摸大腿等等姿势非常的性感等等,死亡的舞者跳舞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在为死亡舞蹈: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像是死了的人的动作。”

    我想了想,还是没办法理解。

    “你能比划一下吗?”我敲了敲脑袋问道。

    “不能,谁也不能,除了她自己。”毕淑敏摇头说道。

    “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练功服,就连上半身,包括脸都是黑色的,就好像是被火烧成了焦炭一样,但是她的舞姿很可怕,却很美,你很难想象那种把美和可怕融合在一起的那种感觉:虽然我当时非常的害怕,但是我却没有逃走,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跳舞。”

    “看着她跳舞,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她似乎也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只是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忘情的不断的跳,不断的跳,跳着一种战栗而又让人看的目不转睛的舞蹈:她的舞蹈功力非常的强,有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要摆脱地心引力飞起来了的那种感觉。”

    “看了一会儿之后,我一直发愣,但是仔细看了半天,我终于还是发现:我看到的不是一个鬼:她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只不过她的身材非常的纤细,说不好听点简直是纤细到了极点,然后还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所以看起来就更加纤细了,而她身上似乎罩着一身类似丝袜一样的东西,所以全身都是黑色,但是为什么要这样装扮我完全不明白。”

    “我清醒的非常快,大概几分钟我就从注意到舞蹈的情绪上转换了过来。而死亡的舞者,却丝毫也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依然在忘情的跳舞。所以我想了一下,就在边上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然后把手机拿出来想要拍摄一段视屏来证明自己的这段经历。”

    “而在刚刚藏好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出现了。你猜得到是谁吧?”

    “邹诗杰。”我脱口而出!

    “没错,就是他。”毕淑敏笑道。

    “邹诗杰出现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死亡舞者旁边看了一下,接着一把抓住了死亡舞者的手臂,似乎是让她不再跳了。”

    “死亡舞者也没有坚持再跳,任由邹诗杰捏住自己的手臂,然后邹诗杰似乎是对她说了什么,但是因为我的距离比较远,他的声音又太小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那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邹诗杰就捏着死亡舞者的手,离开了原地。”

    “这段经历我谁都没有说过,甚至身边最亲密的人都没有说过,死亡舞者的身份我想你也应该清楚了吧?”毕淑敏看着我笑道。

    “是那个叫做依依的,邹诗杰十几年前的舞伴么?”我喃喃的说道。

    “对。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依依这个名字的,她的全名叫做傅依依,比邹诗杰小两岁,也曾经是这个学校的老师,但是在几年前,学校莫名其妙的异常大火之间被严重烧伤,后来听说去世了。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去世……”

    我吃惊的看着面前的毕淑敏,毕淑敏冷笑着看着我。

    “很神奇是不是?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很多事,但是我却什么也不说,只是继续听着校园里的死亡舞者继续跳舞,看着还有女生继续自杀。”

    “确实很奇怪,毕淑敏,你到底怎么想的?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警察或者学校的领导。”我皱着眉头问道。

    “好问题,我的回答是:‘这些事情管我什么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干什么要告诉别人?”

    毕淑敏用一种理直气壮口气回答了我的问题,让我都不知道如何反驳好。

    “这事情我确实知道,我也知道了所谓的死亡舞者到底是谁:也许她就是一个当年被烧但是侥幸没死的那个傅依依,这些年应该一直就在邹诗杰的家里隐居,只是在一些时候她会穿着一身黑色的舞蹈服出来,在黑夜中做她做喜欢做的事情:忘情的跳舞,一直不停的跳,跳到邹诗杰来找她为止,因为她真的很喜欢跳舞,不是么?而且她跳舞的时候真的特别好看:作为一个女人的我都能被吸引,就更不用说别的人了。”

    现在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毕淑敏好了。

    真女孩长相漂亮还是其次。关键是她的脑子实在是太好用了:几乎什么事情她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看到一个人察言观色就知道大概是什么状况,情商智商双高,还拥有绝色容颜。

    聪明的见过,漂亮的见过,又聪明又漂亮的还真只有这一号。

    “是不是越来越佩服我了?”毕淑敏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你确实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之一,也是最漂亮的女孩之一,但是对于你本人,我依然不会改变看法。”我摇头说道。

    “虽然你聪明和漂亮,但是你的自私自利,极端的利己主义也是我看到的,你那时候因为从小父母的灌输所以就报复性质的出卖你自己也是我看到的,所以我对你的评价大概就是:又聪明,又愚蠢,又自私,又狭隘,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高看你一样。”我笑道。

    “陈真先生,别把你自己看的太重要,你高看不高看我一眼我一点都不在乎也一点都没兴趣。现在你明白了所谓的邹诗杰的小秘密到底是什么了吧?终于他去了那里我真不知道,但是我估计肯定和傅依依有关对么?”

    “非常感谢你提供的这些消息,真的,但是别的我就不想再多说了,明天我们会展开大规模的搜索,到时候也许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的。”

    “很好,那么我最后问你一句: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和我在一起哪怕一晚上么?”

    毕淑敏看着我问道。

    看着毕淑敏的那一身娃娃装,我笑了笑说道:“毕淑敏,其实还有一点你很成问题:那就是你对男人的触感和态度,你这样子引不起我一点兴趣,甚至我连多看你两眼都不想,这一点你失败的很彻底你知道么?”

    “我还以为你真是萝莉控呢……这样子你一点也不喜欢么?”毕淑敏有些失望的说道。

    “我喜欢聪明并且成熟的女人,你两样其实都不缺,但是我喜欢的女人是聪明,却不是心机深重的那种人。我喜欢成熟,却不是成熟的觉得自己完全懂得男人的要求,故意把自己包装成男人喜欢的样子的那种女人,大概就是那么回事吧?”我想了想说道。

    “明白了,那么我可以给你总结一下:你这个人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一个女人对你好可以得到你更多的关心和照顾,但是说要得到你的心依然是完全不可能的:你根本不会刻意的考虑和谁在一起,也不会去多想这件事情,如果我再多缠着你几年,多让你感受到我的存在,说不定哪一天你就熬不住同意和我在一起了,对不对。”

    我默然不语。

    “看样子就是这样了,但是我没兴趣和你熬下去。好吧陈真,你是第一个我征服失败的男人:因为要征服你代价太大了,所以今天晚上算是我最后一次努力,我会记住你的,也希望你能记住我。”

    说完之后,她直接走出去,消失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