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二十六章、恐怖的女孩
    看着孙萌的背影,计雪馨显示出了分身。

    “已经可以肯定孙萌身体内的就是褒姒,现在她估计也有所察觉了,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老是让孙萌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还是要直接和她摊牌最好。”我摇了摇头说道:“叫我现在和她建立起感情是痴人说梦,先要提醒她我们已经知道她的存在了,然后再想想办法:七妖之中,很多人都是在觉醒之后过的非常嚣张的类型,只有她:几乎是采取躲躲藏藏的办法来生存,并且在历史上,褒姒和别的几个七妖都不太一样,赵飞燕也有让别的宫妃堕胎等等经历,而只有褒姒却基本没有这样的记录,客观上来说,褒姒是七妖中最特殊的一个存在,我觉得应该能用另外的一些处理办法。”

    “当年我接触七妖的时候,褒姒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但愿你是对的吧。”计雪馨摇头有些不相信:“现在还是先处理这个夏立花的事情:你觉得她真的就是吕雉么?”

    “说不清楚,现在的年轻人搞什么事情都很疯,别的女孩做出这些事情其实我也不奇怪,只是她非要砍我和老狐狸这一点很奇怪而已。这两天先这样。我需要一点时间养伤,正月十五之后,我再去找那个泰谷好好问问情况到底如何。以后再做处置。”

    “好吧,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一下。”计雪馨点头说道。

    我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都比较平静:肋骨骨折虽然也不算很大的问题,但是也必须好好恢复才行:我在医院里住了两天之后就回到了自己家里,沈鹏和凌婧都已经在哪里了,而阿城要到正月十五之后才回来,本来我要是打电话告诉他我受伤了他肯定就会回来,但是考虑到他需要回去陪伴自己的父母,我就向他隐瞒了这件事。

    在正月十五吃过了元宵之后的第二天,我给泰谷打了电话,约他见面谈一谈。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声音似乎很疲惫,不过他也答应了我,和我约在了一个咖啡馆里。

    上次的事情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了断:据我所知砍老狐狸的好几个年轻人都给抓了,而后面在那个什么冰冻点打架的事情更加严重:居然有泰瑟枪这种装备流落到民间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又是一条链接的人全部被抓了。

    出事情的是泰谷的保镖,泰谷自己当然也脱不了干系,这段时间以内估计这家伙日子也过的够郁闷的。

    来到了咖啡馆之后,我发现泰谷已经在哪里等我了。

    到他面前坐下之后,我发现也就2个星期没见,这家伙怎么好像活活老了一圈似的?

    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那张脸上的皮都松了下来,整个人都是没精打采的:明明只是两个星期不见,这看起来我感觉好像有两年没见他了。

    “我一直不知道你居然有警方的背景,要是知道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那个贱人!我XXXX……”

    一大堆污言秽语,我也没有阻止他继续发挥,而是让他发泄了半天之后,他才渐渐的回到主题上。

    “你知道,夏立花和我的关系吧?”泰谷发泄了半天,似乎总算是让他整个人感觉爽了,他才回归主题到。

    “大概知道,你上次和那些小年轻一起说道的大姐就是他?现在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砍我和徐承明?”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女人向来就是个疯子,并且她有一种让我也说不清楚的执念:她可以因为在大马路上看到一个人,觉得看着这个人不顺眼就派人去打人,为了这种事我都不知道背了多少次黑锅了!”

    我笑了笑:“不想背的话你把这个女人丢了不就是了?我相信你的生活里不可能还缺少女人吧?”

    “现在不一样了。”泰谷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让后他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好几大口之后又把烟掐灭,然后看着我说道:“你要是现在你能把这个女人从我身边给带走,我可以给你100万!”

    这下轮到我想笑了。

    “听起来你的麻烦也不小啊。泰谷先生,我大概了解过你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边的一霸。其实你别看我这样,金大宝也是我的好朋友之一,所以你也不用防备我什么,你就说说你这个小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了。”

    “老金是你的朋友?”泰谷有些惊异:“交际还真广阔,好吧,那么我给你说说我和这个女人的事情,说之前我还是先强调一下:我确实没有任何想要对付你的企图,甚至我都不认识你。想要对付你的只是那个臭女人而已!”

    我点点头。

    “我和她是三年前认识的,当时她还只是个高二学生。其实我已经退出江湖很多年了,也不怎么管这里面的事情只是一直在做自己的生意。不过在女人方面我倒是没断过。”

    “第一次见到他是别人引荐的,当时我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就是个漂亮的小女孩罢了,上了就上了也没多想。”

    “本来最开始我也就当个情人之一,这方面我倒是觉得她很出色,别的方面也没什么,但是有一次带她出去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一个仇家找上了门。”

    “当时对方有五个人,我这边只有我和她。我让她快跑,她却不但不跑,反而操起啤酒瓶和我并肩作战……后来我们两个都受了伤,但是对方也被我们打的很惨……”

    想起泰谷到了这个年纪战斗力也很强,我点了点头:“她很能打架?”

    “不算是很能……应该说她的手很黑!并且是个疯子,敢下死手也敢拼命,对着要人命的部位都是死命的招呼,而且这女人有种疯劲,打起来像个疯子一样,你也知道,打架这东西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脑子缺根筋的,脑子缺根筋的怕不要命的,她就是不要命的的典型!”

    “那次之后,当时我也挺感动她居然和我肩并肩的一起战斗,给了她不少好处,并且我在和她相处的期间我也发现这女孩并不简单:脑子很聪明,更重要的是很懂得人性,所以我正式的接纳了她,试着给了她我手下一些产业的管理权,并且让她管理一些她们学校出来混的小年轻。”

    “开始的时候她做的很不错,很得人心,手下的产业也做得风声水起,我还以为我找到了一个所谓的‘贤内助’,结果到了后面我才明白……我找到的是一个女魔头!”

    “最早是她开始管我的事情:有个女孩我挺喜欢,多接触了几次,她就叫人把那个女孩拉到郊外去打了一天一夜,把那个女孩打的再也不敢和我有一点接触,然后就是对付自己犯错的手下手段非常狠毒:几个年轻人被他折腾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知道了之后狠狠的质问她到底要干什么,她却振振有词的说这才是真正的治国之道……”

    “后来她越高越过分,我开始觉得不能让她再参与这些事情了,可实际上我对这个事情已经开始失去了控制:她已经控制了不少本来属于我的势力和人脉。”

    “你的意思是,你争权夺利还比不过她?”听到这里我觉得有些惊异了:现在可以确定这女人一定是吕雉,否则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政治手腕和杀伐果断?

    “这里面有我的原因,也有她的原因,但是她的能力和野心,还有手腕和心机都是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