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二十七章、疯子女人
    “能具体说说么?”我颇感兴趣的说道。

    这个泰谷我估计也是个很少去和人交流心得的人,对于我这样一个外人,他也很难得的放开了自己的心情,或者是他估计正为很多事情郁闷着,所以干脆放开心境说个痛快。

    “从最早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女孩特别的有心计,而且脑子非常聪明:很多事情她看一遍,或者给她讲一遍她就能完全明白。然后她自己还能不断的把事情搞得更加的简单和有效,也就是说她居然还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改良,这就好像是她与生俱来的天才一样。”

    “另外一点就是这女孩对人性的把握是我从来也没见过的强大:什么场合对谁应该如何说话,应该做那些事情她几乎是无师自通的,这一点上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简直就是让人惊讶:第一次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用了几分钟就摸透了我的脾气和爱好,一次之后就让我对她欲罢不能……这女人是天生的欲望的动物,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她才19岁!”

    我点了点头:“听起来是个很聪明也很有天赋的小姑娘罢了。”

    “远远不是那么简单。接触久了之后你会发现:这女人其实是个很可怕的女人,尤其是她的手段之狠毒有时候让人难以置信!”

    说到这里,泰谷咽了一口唾沫,想了想才继续说道:“她有一整套折磨人的办法,而且很奇怪都是针对女人的,对男人她就一个办法:你还想不想要你地下那东西?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她回答我说:一个男人最担心的不是挨打,比较硬气的男人就算是被人围着揍也不会低头,但是如果你要她失去了那东西,他就会失去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那比一刀一刀的割他肉还要难受百倍!”

    “而对于女人,她的手段花样多的要命,而且我观察过:她最喜欢折磨的就是和她差不多大,也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她的手段非常的阴毒:用针扎、垫着一层布让后用棍子打、用辣椒抹那些部位等等,能折磨的那些小女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些女孩越是惨叫挣扎她就越高兴。”

    “开始我还以为她只是比较狠毒,后来我发现这不是她狠毒的问题,而是她的脑子有问题:她有时候甚至无缘无故的把一些和她毫无关系的女孩抓到一个地下室里玩,她还有好几个小姐妹也喜欢做这种事情,往往把人折磨个1-2天再放出来,全程那些女孩都被蒙着眼睛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找找这两年的少女突然失踪案件基本都是她做的。我曾经看过几次:她并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单纯的喜欢让那些女孩受苦,听那些女孩哭泣和惨叫,她就能在边上乐不可支,就好像……那个了似的。”

    我点了点头,最后一句话我也听得懂。

    综合说起来,就是个心理变态和施虐狂。

    这更加符合吕雉的情况了。

    “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砍你和那个老头,我也不懂你们是怎么惹了她了,现在搞得我被动的要命。”泰谷叹了口气说道。

    “施虐狂而已,你也真够可以的,找了那么个小老婆。”

    “别以为那么简单:这女孩是疯子,也不只是表现在这种地方。有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他不但是个施虐狂,从别的方面来说:她的狠也不只是针对对人,也会针对自己。”

    这下我更加不解了:“什么情况?”

    “有一次她自己踢到了钢板上,把现在道上的一个老大给惹到了,对方知道是我的人事先给我打了个电话,但是我也在气头上就给人家说随便你们别给弄出人命来,结果这帮人就把她绑了弄到一个工地上整整折腾了4天多。”

    “碍于是我的小老婆,对方没有奸她,但是一样让她很惨:十几个人对着她拳打脚踢,用皮带抽她,假装把她活埋了,大腿上全是用烟头烫的疤……可就这样,四天多她也没有低过头,反而像个神经病一样对着折磨她的那些人笑,嘲笑对方手段太差,给人家出主意怎么虐她自己,还嘲笑人家力气不够大打的不够狠什么的,搞得那边的人都怕了她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历史上的吕雉也经历过很多危险和困难,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这个叫做夏立花的女孩已经是觉醒状态的吕雉了呢?

    “真是极品啊。”我苦笑道。

    “这个女人和温柔没有半点关系,就算是和我在一起,她也喜欢我越粗鲁越好……总之我觉得这就是个神经病!一个疯子!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疯子女人!可现在她偏偏已经是我根本甩不掉的人了。”

    说完了这一切,泰谷仿佛轻松了一些,点燃了下一根烟吸了一大口之后说道:“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也不知道你们到底什么地方惹到她了让她非要对你们下死手。”

    “现在这个夏立花在什么地方?我想我还是需要直接见到她才行。”我点点头说道。

    “平时她在城北她们学校附近的‘甩吧’酒吧里面,那是我买给她的产业,她主要的手下和活动地点都在哪里。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吧,和我没关系。”

    “要是我做出了对她不利的什么事情,您会有什么想法?”我看着她问道。

    “你喜欢做什么,想做什么都可以,让她从我面前消失也没关系,这些我都不管,不过你弄的时候动静不要太大就好了,至少以后让我面子过得去就行。现在我和她的联系也很少,基本上也有自己的一片江山了。”

    我点了点头。

    再彼此交谈了一会儿之后,我和泰谷告别。

    在回去的路上我给老狐狸打了个电话,把自己打听到的所有消息一股脑的告诉了他。

    “这么说可以确定她就是七妖中的吕雉了?”老狐狸有些意外的说道:“没想到还真的那么容易就找到了?”

    “还没能完全的确定,只能说是有些像而已,现在我看也只能直接上去面对面了,你看呢?”

    “别去她的地盘和她对持,还是要想办法单独面对不要着急。现在你可以先去实地看看那个什么酒吧的情况,摸清楚了情况之后,我们可以用检查的名义冲进去看看实际情况再做处置,别忘了现在她如果已经觉醒的话,他是会知道你的身份和你是来干什么的,那种情况下她什么手段都能试出来。”

    “我了解了。”我直接挂了电话。

    回到家里,进门我就发现一个家伙臭着脸看着我。

    阿城一个箭步冲上来仔细看了卡我的胸口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我之后,虎着脸对我说道:“老大,你还当不当我是自己人?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就不让我知道?”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三百多天都在我这里,过年的时候回去陪陪父母难道不重要啊?”

    “当然重要了,阿城的父母可高兴了!”

    回答我的是站在阿城身边的另外一个个子高挑,身型靓丽的美女:危丽笑嘻嘻的看着我回答道。

    “危丽也一起回来了”我笑道。

    “是啊,阿城这家伙的家乡其实也蛮不错的,家里人也都不错我挺喜欢的,过了七天长假之后我就一直撺掇着阿城和我去领证算了,结果这家伙真恶心:晚上睡我,白天吃我豆腐!总之就是不提领证的事情!你说怎么有那么无耻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