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三十章、改变办法
    这个女孩身高很高,腿很长,但是因为舞蹈功底的原因,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也非常发达,绝对不属于那种弱不禁风类型的,并且摆的架势还挺有气势的。

    “如果我赢了!你们就放我们走!”那个女孩看着危丽说道。

    看样子她对自己的身手颇为自信啊,而且还把我们当成了道上混的了。

    “要是你输了呢?”危丽笑道。

    “我任你们玩三天!只要不把我玩死就成!”

    “怎么说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啊?”危丽笑道:“好啊!来!”

    我看了看阿城,悄悄问道:“你家媳妇会打架么?”

    “本来不会现在会了。”阿城笑道:“带回家之后我父母见了她,然后又去见了我爷爷,我爷爷也特别的喜欢,说危丽的体型很适合练武,危丽自己也特别的感兴趣,这两周就在我家练武呢。现在打个把人已经没啥问题了。再说本来她的身体素质就很好。”

    我哭笑不得的说道:“长辈都见了?阿城我怎么感觉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呢?那个罗振宇怎么办?”

    “其实罗振宇已经和危丽分手了:那个家伙还是没办法接受危丽天天和尸体打交道,至于我么……其实在你身边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看惯了我也就无所了。其实危丽是和很好的女人,真的。”

    看着阿城这个一直对女人不来电的家伙居然成了这个样子,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我也是醉了。

    不过,这样两个人其实也挺般配的,要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好了……

    正在想着,那边已经开打了。

    危丽正经学武艺也就两周时间,虽然她体型是个身材很正常的女孩,但是无论内部还是外部其实都是标准的女汉子:平时一个人把尸体翻过去翻过来也是小菜一碟,力量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现在在阿城的长辈哪里再学了各种招式,估计她的实力已经超过一般人了。

    而另外那个女生就有意思了。

    一出手我们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女孩其实丝毫也不会武功,只是凭借着自己的年轻和手脚上的肌肉来搏斗,招式方面基本是没法看的,估计就是个运动员水平。

    不过要说没有可取之处也不对:她打起架来像个疯子一样:鬼叫着冲上前去,别的不说那声势倒是蛮吓人的……

    两个人立刻扭打在了一起。

    危丽摆了个架势,看着女孩冲上来之后脚下一个弓箭步,双手一前一后,看到女孩的拳头一道,前面的手捏住女孩手腕,另外一只手猛的隔开对方胸部,然后直接整个人往边上一甩。

    那个女孩在半空中滚了一圈之后,重重的摔在了边上的地上。

    这动作类似一个太极拳中的顺水推舟。

    如果是我来做的话,估计还会在脚上加上一个使绊子让她摔的更惨一些……

    女孩立刻爬起来,然后还是鬼叫一样的冲上上来,这回危丽直接一把抓住了人家的头发,一个膝撞向着对方胸口踢去,然后再加一个鞭腿把女孩踢倒在地……

    类似的事情重复了五次:每次都是女孩鬼叫着冲上去,然后被危丽从容不迫的用各种手段给打倒在地……

    五次之后女孩撞的头破血流也站不起来了,不断喘息着看着我们:“……我……老娘输了……随你们吧!”

    另外两个男孩早就吓蒙了,蹲在边上抱着脑袋不敢出声。

    “认输还挺快么?”危丽笑道“我都还没玩够呢。”

    “想带我去哪里怎么玩随便你们……别太过分……”那个女孩坐在地上,灰头土脸的说道。

    “好了,危丽你带的有急救的药物吧?”我摇了摇头,看着危丽问道。

    边上的阿城已经把东西拿出来了。

    危丽熟练的打开一个急救箱,把里面的面纱和云南白药什么的给拿出来,走到女孩身边蹲下。检查了一下她的情况之后,给她的几处破皮的地方进行了处理和包扎,女孩一直低着头,直到危丽弄完了之后,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怎么称呼?”我蹲下来问道。

    “况薇。”女孩看着我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好了,我不想对你怎么样,只是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完了你们就可以走了,好么?”我笑道。

    “你问吧。”况薇吁了口气点了点头。

    被人玩弄三天对谁也不是好事,听到我这么说她总算是松了口气,也大概知道我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了。

    “你说你们叫做什么‘甩’帮?你们的老大是谁啊?”我笑道。

    “我们老大就是夏立花。你看到我们跳舞了吗?中间领舞的那个就是她!”况薇很傲然的说道。

    “你们叫我女朋友去,到底是准备干什么?说实话。”我点点头问道。

    “其实就是看到有一个不认识的面孔进来了,想要试试情况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是你们自己想多了。”况薇叹了口气说道。

    “是么,我觉得你没说实话。那么你们这个所谓的‘甩’到底是干什么的?就是一个跳舞的组合么?”

    “我们就是酒吧的老大,也是这附近大学城的老大,你们都不知道吧?”说到这里况薇傲然说道:“至少三个学院都归我们管!”

    我敲了敲脑袋。沈鹏把脸转过去笑,阿城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危丽则是笑的乐不可支:“这位妹妹,你今年多大读哪里啊?”

    “我17了!边上的中专的!”

    我说怎么脑子那么简单:结果还是个17岁的中专生!

    “好了好了,我看你是电影真的看多了……你们私下都做过一些什么事情?”我继续问道。

    “你想问问我们的情况?”况薇一下子又来了精神:“我们甩在附近都是横着走的存在!没人敢惹我们也没人敢不给我们面子!你看到的酒吧一条街都是我们和老大罩的地方!厉害吧?”

    我们都很无语:这位小姐八成是《古惑仔》之类的电影看多了吧?

    “恩恩……厉害厉害……你们抓到了不服你们的人会怎么做啊?”我继续笑着问道。

    “看我们看他是识不识抬举,要是知道好歹我们打几下也就算了,要是不识好歹那就惨了!男的就割了他的鸟!女的就丢地下室里玩到半死!呵呵!”

    我点了点头:“你和你们老大夏立花在一起多久了?”

    “大概半年不到吧。”况薇想了想说道。

    “你们‘甩’到底有多少人?”我笑着继续问道。

    “那可多了!”说道这里她又眉飞色舞起来:“我们能找到帮我们打架的人至少上百!”

    对于这种不但脑残还缺乏对这个世界的直观认识的小姑娘,我也没办法再问出更多的东西来了。

    “好了,我大概明白了你们走吧,以后少惹别人了。”

    况薇一咕噜就爬了起来,这时候那两个男孩还在那里抱着脑袋蹲着呢。

    孙萌把车移开之后,况薇和两个男孩又上了车然后发动了,这时候况薇从车里探出了头来:“你!你们敢留个名字么?下次我绝对不会再输给你们了!”

    “走吧,你知道了对你没好处。”我笑道。

    况薇狠狠的对着我比了个中指,然后直接开车走了。

    “你到底怎么想的?这算不算是打草惊蛇了?”沈鹏看着我问道。

    “不算,最多也就是让蛇注意到我们罢了。吕雉可能是七妖之中心理最变态的一个: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被别的女人压过一头,所以对付她需要采取一些比较特殊一点的办法。”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