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三十一章、打架吧
    其实这个女孩的行为模式不难理解:就喜欢以凌虐别人为乐,但是在她的档案中其实还能看出另外一点:她从小父母就和凌婧一样另外组成了家庭,但是和凌婧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凌婧的家庭是大富大贵之家,并且凌婧的父母其实是爱着凌婧的,只是需要照顾现在自己的家庭所以忽略了凌婧,而在物质上凌婧是没有任何缺少的。

    夏立花则完全不一样:父母都很普通,然后离婚之后各自成立了家庭,然后在自己的新家庭里一样是弱势的哪一个,给不了多少物质给夏立花,甚至最严重的时候夏立花几乎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晚上看谁能施舍她一个睡觉的地方,如果没有的话谁也不知道她晚上到底睡在什么地方。

    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夏立花性格和脾气自然会往偏执的方向发展。至于吕雉是什么时候进入夏立花体内玩潜伏的就没人知道了,但是吕雉选择夏立花当自己安身立命之所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并且从资料里面的一些情况:夏立花小时候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受伤,老师经常发现她身上有伤痕,甚至还有血迹的情况上来看,她小时候肯定也受过不少的凌虐和欺负,这样才会造就现在的夏立花。

    估计在很小的时候,吕雉在她的内心潜伏者给她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直到后来夏立花足够黑化了之后,吕雉才完全占有了夏立花的身体,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而泰谷那副郁闷的模样,倒也让我想起了对吕雉有些无可奈何的刘邦。

    “吕雉已经完全占据了夏立花的身体,并且了解了我们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最好先从别的地方入手,让夏立花更不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然后我们才好想办法搞定这个女孩。

    “直接去杀了她不就完了么?”沈鹏皱着眉头说道:“找到七妖比较困难,但是在七妖还没什么特殊本领的情况下,直接宰了她们现在的身体,然后取她们的魂魄不就完了?这个小女孩早就有取死之道了,难道你还准备和她说说心里话?”

    “我还真那么想。”我笑了笑说道:“其实夏立花是无辜的,我们要找的是吕雉,最好的办法是把吕雉从夏立花的身体里赶出来,而不是直接简单粗暴的把夏立花给杀死。这种事情直接涉及无辜可不是我想要的。”

    “要是不行的话怎么办?你最后还不是只能杀人。”沈鹏有些不屑一顾的说道。

    “尽量还是不要牵连无辜,况且现在的七妖也已经转世投胎了,那么上辈子的事情就应该放下一些了不是么?现在还住在七妖魅影图里的几个老妖怪不是也住的很好很开心么?高不要现在你叫她们出来她们还不愿意呢。”我笑道。

    阿城没有参与讨论只是有些莫名其妙,危丽打热了,回到远处的车里去找水喝,所以我才说了这些话。

    而这些话,其实还是说给孙萌听的,更确切的说是说给孙萌身体内的褒姒说的。

    或者是,其实我想用吕雉做一次尝试,试试看能不能说动褒姒。

    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在看着孙萌的反应:她一直没有插话,但是我能看出来她听的非常的认真。

    “好了,今天晚上就到这里,我们先回去吧。”我点头说道。

    “呵呵,我看没那么简单。”沈鹏看了一眼远处,指着远处的什么东西说道。

    这里是城市内部比较僻静的一个地方,大概相当于一个开发区,四面八方都是工地一类的地方,网上没有什么人,也没多少车经过,沈鹏指着的地方,能看到好几辆车闪着灯光在向着我们这边杀过来。

    “那个女孩身上带的有手机,一路上肯定都在给自己的支援指路,所以在这里才那么嚣张要和我们单挑拖延时间,现在她的人总算是到了。”沈鹏笑道。

    “原来还留了那么一手啊……沈大哥我们怎么办?”我看着沈鹏问道。

    “一群小孩子而已,正面交手吧,我看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的好好教教他们如何做人了!”沈鹏捏着手指笑道。

    “我还是先通知局里面支援吧?”孙萌看着我问道。

    “可以,在你们局的支援到来之前,也够我们做很多事情了。”我笑道。

    孙萌立刻用手机联系警察局,而我们几个则看着远处的好几部车直接冲到了我们面前。

    几部车都不是什么好车:从几万的到十几万的都有,一看就是学生款的东西,然后丛车上一共下来了20多个人,为首的正是夏立花,刚才那个况薇也回来了。

    二十多个年轻的男男女女,很多手上拿着刀和棍子一类的东西,看着我们冷笑,比较搞笑的时候从况薇车上下来的那两个男孩,刚才还一副小受的模样,现在就已经成了两个小老虎似的,捏着钢管一副侧牙咧嘴准备揍我们的模样。

    远处的危丽喝完水回来发现这么一副情况,她立刻站到了阿城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看样子危丽法医也不是平常人啊……

    看着我们这边人人赤手空拳,只有危丽拿着把刀,那边一阵哄笑,况薇脸色狰狞的看着危丽:“你那把刀是用来削水果的吧?你打算干什么?拿来砍人?”

    “呵呵,实话告诉你,这把刀没削水果,倒是用来割过不少人。如果我来做的话,三分钟之内就能把你的肚子割开让后把里面所有东西全部掏干净。”危丽冷笑着说道。

    看样子这个局面很麻烦了。

    夏立花还是穿着刚才跳舞的装束,看起来魅惑无比。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既然到了我的地方来居然敢不守我的规矩?”

    为首的夏立花上前一步吼道。

    直到现在她都还没认出我来。或者说她觉得我应该么那么蠢会直接来面对她?

    “我们只是到你的地方玩,不是来守你的什么规矩的,再说了也没啥酒吧有这个规矩吧?”我笑道。

    “我玩过的地方多了去了,也没听说过!”凌婧在一边吼道。

    “呵呵,小丫头你是没被毒打过是吧?”夏立花冷笑着看着凌婧:“你的身体让我很有一种凌辱的欲望!”

    “变态!”凌婧冷笑道:“你才该被凌辱呢!”

    “好啊,现在情况很明确:你们几个识相的话,把这个女孩和那个女人交给我们,我们也而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用你们娱乐一下也就行了,要是不干的话,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不会要你们的命,最多也就让你们在医院里躺上两个月罢了!说不定还会少些小零件什么的,那也很难说。”夏立花笑道。

    别的人都是刀啊,钢管啊什么的,只有她带着一根小皮鞭,时不时的打在地上啪啪作响。

    “呵呵,对不起,我还真看不出来你们能有什么能力威胁我们那么做。”我看着夏立花笑道:“好了,多说估计也没啥意思了,开打吧。”

    我们这边立刻摆好了架势。

    而我一说道开打,我还以为对方会立刻冲上来,结果傻眼的成了我:对方居然一动不动,而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好像大家都在发傻似的。

    夏立花站在最前面双眼圆睁,皮鞭在空气中抽打了一下,似乎是在给自己的手下们下命令……可是她背后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动弹,而是全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周围的人。

    看到这种情况,我们这边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