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逢一笑泯恩仇
    晚上,我在烧伤科病房,看着自己裹满了纱布的手。

    医生的诊断是浅二度烧伤,不算太严重:毕竟没有衣服布料延烧的效果,所以还算是好办,我坚决的拒绝了植皮,医生也接受了我的建议,只是告诉我肯定会留下一个疤痕。

    留下就留下吧,其实我不是很在乎:只要这疤痕留的值。

    夏立花坐在我的面前:现在的她看起来完全是个正常的19岁女孩了,正襟危坐,和那个跳钢管舞的夏立花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现在我想你应该可以信任我了吧?”我看着夏立花苦笑着说道。

    “你要是真觉得那么简单那就大错特错了。”夏立花摇了摇摇头说道:“别叫我夏立花了,这只是这个女孩的名字,现在和你说话的,是吕雉。不是夏立花!”

    “好吧,吕雉。我听说过你在历史上的很多事情,不过我也很佩服你:你是个懂得隐忍,并且雄才大略的女人,汉朝江山有你打下的一部分基业。“

    听了我的话,吕雉面带讥嘲的说道:“我看过关于我的历史:除了毒妇,恶妻,蠢人之外,我好像没有看到过别的什么结论。”

    “这里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你自己的原因:你玩‘人彘’确实是过分了不是么?”我看着吕雉说道。

    “你觉得这是真的么?就算是现代,你能想象一个人手脚断掉,双眼、鼻子、耳朵和舌头都被挖去的人还能活着?我们那个时代,一道浅浅的伤口,就可能因为破伤风而傲你的命!这些东西,都是无耻的栽赃嫁祸!我承认我杀了那个女人!但是我没办法使用这种恶毒的方法!”

    “好吧,但是你还是杀了她,还杀了她的孩子。我理解你作为一个政治家,这样做的原因,但是我不认为你做的是对的。”

    “原来你和那些人对我的评价也差不多!”吕雉冷笑道。

    “倒也不是。”我摇头说道:“其实我知道,你的情况被抹黑了很多:毕竟作为一个女人压在众多男人之上,肯定是要被那些学子和史官抹黑到死的,这一点我完全理解。”

    停了我说这话,夏立花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点。

    “那么你今天玩的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么?”我接着问道。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确实恨透了七妖魅影图和计雪馨,直到现在也是一样,但是我现在能明白你大概是一个什么人了,我想……我可以有条件的回到七妖魅影图里。”

    这时候,计雪馨出现在了边上:“你到底有什么条件?”

    “计雪馨,我们之间的事情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解决的,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但是……我明白我终究是要回到七妖魅影图里的,这是我逃不掉的命运。”

    “你居然会那么想?”计雪馨有些惊讶:“当年七妖越狱的时候,我记得你是最坚决的一个不是么?”

    “当然,但是经过了太多的事情,我已经看过了很多很多。我活的太累了,我已经不想在这样躲躲藏藏的生活了,我受的苦也够多了,足够清洗我的罪孽了吧?”吕雉看着计雪馨说道。

    计雪馨苦笑着点了点头:“我们都为七妖魅影图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了。”

    “好吧,那么你现在是不是愿意回归七妖魅影图了呢?”计雪馨接着问道。

    “我有这个想法,但是我想先进去看看……另外我不准备现在就进去,我占据着这个女孩的身体太久,我还需要为这个女孩作一些安排,然后才能离开。可以么?”

    “可以。”计雪馨点头说道:“你有这份心思很好。”

    “好了,不用给我脸上贴金了,我只是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夏立花叹了口气说道。

    没想到吕雉的事情:绝毒之妖姬的事情就那么简单的解决了,这速度和过程都出乎了我的意料。

    “害你受伤了很对不起,不过我希望你别去责怪凌婧。”夏立花接着对我说道。

    “这个损招到底是你出的还是凌婧出的?你们两个到底当时是怎么想的?”

    “凌婧直接来找我:我们两个人其实有些联系:我也喜欢玩游戏,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我们就认识了,还共同并肩作战过,知道了彼此身份之后我们都很惊讶。”

    “后来凌婧在网上和我沟通之后,我们大致交换了一下看法,她对你做了一个详详细细的介绍,然后告诉了我关于你的很多事情……其实我愿意和你们和解,很大原因在于她的劝慰。”

    “她告诉你了关于我的什么事情?”我很有兴趣的问道。

    “开始是骂你,说你是个混蛋,不解风情的一块大木头,怀疑你是不是有哪方面问题到嘴的肉都不吃什么的,然后就开始说你好,说你很能心疼人,说你做饭的水平很高,说你是个很不错的风水先生什么的,总的来说,凌婧的智商很高,很立体的给我叙述了一下你的情况,然后还有计雪馨的情况,别的几个人的情况什么的,让我对你们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

    “然后她就开始试着劝我,让我接受回到七妖魅影图的事实,并且告诉了我里面的情况,刚开始我不相信,但是她的描述能力很强,慢慢的我就开始相信了,而且居然还接受了。但是对于回归七妖魅影图我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不过今天的事情,我还是很佩服你们的。”

    我苦笑着看着夏立花,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知道是凌婧被绑架了,我就影影约约的猜到了也许就是那么回事,只是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有如此的想法:以前找到的几个人:苏妲己也好,客印月也好,都是反抗或者逃跑,只有你居然被识破了,还不逃跑也不反抗,你是真的愿意信任我吗?”

    “都到这里了,还有什么信任不信任的。好了,我会解决我身边的一些事情,然后就会来找你的,现在我倒是想知道:你们信任我吗?现在我可以随便找个女孩继续寄生灵魂,再也不展现一丝一毫的七妖能力,我保证你们100年都休想再找到我了,你们怕不怕。”

    “不怕。”我笑道。

    “再这样一百年,你活着又有什么意思?用另外一个躯壳活着么?虽然我没有你们这种生命经历如此之长,会对人生有怎样的领悟的感觉,但是我想:就这样背负着一世又一世的记忆活下去,也不是一件什么开心的事情。”

    “呵呵,怎么好像你才是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似的?”夏立花笑了。

    “他是鬼方的王子,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计雪馨在边上笑道。

    夏立花站了起来,对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计雪馨。

    “以前的事情,我们都快记得不得了对不对?穿越生死之后,其实想起来,一切都好像是另外一个人的经历一样,你觉得呢?”

    “是啊,以前你恨我我恨你,现在就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却记不起来以前和这个人到底发现了一些什么事情了,只是觉得很熟悉很熟悉罢了。”

    “对啊,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很熟悉,用在这里好像非常的合适不是么?”夏立花想了想,有些想不起来。

    “你想说什么?”

    “渡尽劫波仍兄弟,相逢一笑泯恩仇。”我看着这两个文化应该不错的女鬼,苦笑着说道:“你们倒是泯恩仇了,受伤的是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