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三十八章、凌婧的情况
    七妖中的第四个人也终于搞定了。

    说起来,应该是最难搞的吕雉居然被这样搞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运气好还是我们真的感动了她。居然能那么简单的达到了目的。

    当然,说简单也不简单:为此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不过,我真正的目的还没有完全达到。

    孙萌目睹了整个过程,而孙萌内心里的褒姒也一样目睹了整个过程,而褒姒现在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却没人知道。

    我希望她能看到这一切,然后主动的‘投案自首’。

    不过历史上对于褒姒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对她的性格描写完全没有,所以也没办法参考,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所以也不知道如何取得她的信任。

    不过看孙萌的情况,至少也应该对褒姒有所促动吧?

    目前七妖中的五个已经有了下落,剩下的除了七妖之王妹喜之外,就只剩下了淫荡之妖姬刘楚玉了。

    刘楚玉在七妖之中属于最不显眼,也是名气最低的一个:她是南北朝的一个公主,因为不满自己只有一个驸马,让自己的父王给了他30个面首(面只是容貌,首是指头发,面首就是面貌和头发都很漂亮的男人,在这里指代的就是男宠。

    然后这位公主乱伦方面的事情也多如牛毛,例如勾引自己的姑父,要求自己父王让长得漂亮大臣来服侍自己等等等等,要说她残忍一类的事情倒也没有,只是天生哪方面的需求强大到了极点而已。

    对于这样一个人,在七妖中给我一种凑数的感觉,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只能让让计雪馨继续慢慢找了,反正现在计雪馨的能力已经足够,迟早也能找出来。

    而我,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没有住院,只是让医生处理了一下伤口,医生嘱咐我按时来换药和洗澡的时候之一不要淋湿伤口之后,我就直接回家了,而夏立花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不过把她的联系方式什么的一股脑的交给了我。

    回到家里之后,阿城和危丽出来迎接我,看着我的手上包着厚厚的纱布,阿城靠近我小声说道:“凌婧在她自己的房间,怎么叫也不肯出来,这次她也知道玩笑开大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回来的时候央求我揍她一顿把她打的惨一点,也许能让你消消气什么的,被我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说你绝对不是这种人对吧?”

    阿城这家伙,拐弯抹角的给凌婧求情呢……

    危丽也在边上说道:“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么,伤疤是男人的标志,我觉得你这里留点东西还能给你增加一点男人味道!”

    “你们两个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典型!”我无语的看着这两人:“难道我是那种对人随随便便使用暴力的人?”

    “呵呵,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事情,就算是你脾气再好也不可能完全当成不存在吧?凌婧还小喜欢胡闹,略施小惩也就差不多了……别太过分啊!”

    我苦笑着看着这两个家伙,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了凌婧的门前。

    知道她反锁了门,我想了想,悄悄的用开锁工具直接打开了门锁。

    凌婧住的是一个带着浴室厕所的套间,直接我悄悄的拉开了门,发现凌婧正在背对着我……坐在电脑面前,忘情的打游戏呢!

    不是说她很内疚很后悔,正在闭门思过?这样子是在闭门思过么?

    我无语。

    走到她背后她都没有察觉,玩的正HI,我看了看屏幕大概是正在玩一个什么打怪的游戏,看起来她和不少人在联机,屏幕上一个巨大的怪物只在不断的掉血,下面玩家之间的聊天窗口非常激烈,凌婧依然是一个指挥者的角色,不断的通过打字,用一些我看不懂的专有名词指挥着玩家们围攻那个怪物。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站在背后看着她继续玩游戏。

    直到大概十多分钟之后,那个巨大的怪物总算是被打死了,凌婧满意的甩了键盘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还是没回来啊?”

    “早回来了。”我默默说道。

    凌婧一下子好像绷紧的弹簧放开了似的,整个人都蹦了起来,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正在她身后,她那双眼睛瞪得像一对牛眼似的,吓的差点被从椅子上翻下去。

    “玩的很开心么?”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说道。

    “你你你你你……你什么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凌婧的嘴皮子都开始哆嗦了。

    “在你背后看了十几分钟了打得不错么?”我继续呵呵呵……

    “我我我……那个……好吧好吧老娘我认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凌婧突然一闭眼,整个人向着床上一趴。

    “陈水一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老娘我豁出去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不弄死我就行了!”

    我苦笑着看着凌婧:“得了吧,你算准了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所以现在还不是一样肆无忌惮了?给我做起来,好好说话!”

    凌婧听我那么说,又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用一副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我。

    “你和我在一起那么久了,我现在不懂:你做这种事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我苦笑着问道。”

    凌婧看着我,低着头不说话了。

    “凌婧,我想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你只是想知道,我会不会为了自己的目的,放纵别人伤害你,你只是想知道你在我心里到底有多重要,我会不会让别人伤害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凌婧低下头,跪坐在床上不说话。

    “凌婧,我们认识也有半年了吧?其中在这半年里,我知道你把我当成了一个心里寄托,但是对你来说,你对我一直没有对你敞开心扉,所以你这种缺乏安全感的人一直就想知道你自己在我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所以你才伙同夏立花一起搞了这么个事情出来。那么现在我想问你,对这个结果你满意吗?”

    凌婧一直低着头,这时候才抬起来了。

    双眼已经全是眼泪,她很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来。

    我没拒绝,顺势抱住了她。

    “我知道,我知道你能理解我……水一,我不懂我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要我?我不奢求当你老婆,甚至不奢求当你女朋友,当个炮友也好!可是你连个炮友的机会都不给我!自从在你身边以后,我觉得我找到了一颗大树能给我遮阴,能给我遮风挡雨,但是你这棵树却老是给我一种可能随时随地可能离开我的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你能给我这样的遮风挡雨能够维持多久!”

    说道这里,凌婧使劲的忘我怀里钻:“你知道不知道陈水一,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为了安全感我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自己的一切:财富、身体、甚至命运!可你这个混蛋!一点缝隙都不给我!无论我如何挑逗你你都不为所动!陈水一!保护一个女孩有那么难么?哪怕这个女孩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甚至伤害自己都无所谓!”

    我抱着凌婧,感受着她的思绪拨动,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怎么做才好。

    我对于凌婧有感情么?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很清楚的是:我对她的身体和财富没有任何兴趣,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像是一种哥哥对自己妹妹的那种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