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四十章、怪异来客
    从凌婧的房间里出来,我顺手关上了门,让凌婧自己去享受一下刚才我对她做的一切就好了。

    对于这样一个女孩来说,我只能满足她的一些惊世骇俗的爱好:并不是她的身体爱好,而是她的心理需要。

    现在的问题就是:刘楚玉和最后的妹喜究竟在什么地方?

    其实进度已经很快了:大概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已经让七妖中的五个都已经有了明确的下落,而剩下的两个,却基本没有任何消息。

    特别是那个七妖之王妹喜,到底会在哪里?面对着自己的姐妹们一个个的被挖出来装进了七妖魅影图中,她肯定已经知道了很多,那么她到底现在应该在策划一些什么呢?

    事情继续推进。在两个月之后,夏立花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计雪馨用取魂术,在夏立花的身体中把吕雉的灵魂取了出来,直接放进了七妖魅影图里。

    夏立花在吕雉进入她身体之后,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两个月之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让夏立花能够继续她今后的人生道路,不过以吕雉的能力,解决这些事情应该并不困难。

    这中间泰谷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很惊奇的告诉我夏立花和他谈判了一下,希望退出江湖好好读书,也不想再和自己发生任何关系,同时也不和泰谷以前的联系网络再有任何瓜葛,同时也退还了泰谷送给她的所有东西。

    “这丫头给我说:就当以前是一场梦,大家都该醒了,我相信你对我也没什么感情,我对你也只有利用的肉体关系对不对?”

    “那么你答应她了?”我笑着问道。

    “我求之不得!陈水一,我现在你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怎么让这个女人的脑子完全转变到了另外一个频道上。不过毕竟还是有些感情,我给她留了一些钱,她也接受了,好聚好散是最好的了。”

    对于这样的解决方式,我也觉得不错。

    至于孙萌那边,则是另外一种情景。

    孙萌在知道了一切都是假的之后,当天就回去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搞的凌婧想要道歉也没版费道歉:去单位找都找不到孙萌。

    而我给孙萌打电话孙萌也不接,按照老狐狸的说法是孙萌最近一直都在申请出外勤,根本不在警察局里待着,就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事情似的,具体什么情况老狐狸也不太清楚,这种事情也不方便直接去问。

    既然孙萌不开口,谁也没版费让他开口,也就只能这样。

    这两个月里,孙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们的生活在次恢复了平静,而我的老旅馆维修和重新装修也告一段落了。

    考虑了一下之后,我还是带着大家一起搬回了老旅馆里面:于姐的房子我也只是寄居一下,毕竟我对这里还是缺乏归属感,我和爷爷的老家才是我真正的老家。

    回到了自己的旅馆,我又重新开张之后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而计雪馨也基本不怎么出现了,一心一意的继续寻找最后两个七妖的下落。

    天气渐渐炎热,已经进入了准夏天的5月份,就在一个平静的中午,一个人悄悄的走进我我的办公室。

    来者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非常瘦,瘦的好像饿了很久没吃饭似的,虽然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可是因为他的身材太窄,西装根本挂不上身去,看起来就好像一点都不合身似的,一套领带系着像是一根海带在胸前来回飘荡,那张脸双颊上深深的凹了进去,看起来像是两个陨石坑,眼睛深深的陷入眼窝之中,双眼不满了血丝。

    这人看起来像个营养不良症加上失眠症的综合病症患者。

    他默默的坐在了我办公室前的椅子上,看了我大概几秒钟,然后自我介绍到:“我叫祁俊,我今年31岁。”

    “很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我点点头问道。

    “听说你很能看手相,我希望你能帮我看看一个女人的手相,我有一张她手相的清晰照片,可以吗?”

    “可以,但是冒昧的问一下:这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我点头问道。

    “是我太太。”他立刻回答道。

    “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么?为什么不让她自己来呢?”我试探着问道。

    “因为她不相信你们这样的人,所以我只好带着她的手相来找你,希望你能告诉我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听到这里我更加疑惑了:难道丈夫还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过到了这里我不可能再问下去了:来我这种人这里看手相什么的人都有一个毛病:疑心病比谁都重,多问两句都会怀疑你就是个样子货没真才实学的,必须先要拿出点真材实料来,别人才会相信你。

    对于这种想法,我也理解。

    拿起了祁俊递给我的照片,我开始看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的右手照片,看起来手很小巧并且白嫩,显然女人年纪不大。

    一根根的看着那些线,我倒是越看越觉得骇异。

    这个女人的天际线很淡,地魄线却非常的重,直接横断整个手掌,把手掌一分为二,也就是所谓的‘断掌’,这说明了这个女人极其的重视欲望,并且有着任何方面的强烈需求:无论是物欲、X欲、占有欲等等都强烈无比。

    她的人间线几乎是和地魄线捆绑在一起的,无数的裂痕一般的线条犬牙交错,看起来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这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有那么夸张的人间线?

    但是与之相对的是:她的感情线却很单一。似乎一辈子只结过一次婚,然后就再也没有人东西能占据她的内心了。

    另外事业线也是非常粗重的,但是和人间线距离很远:她的事业经营的不错,但是并不是她的能力很强,而是运气一类的因素占据着主导作用。

    整个看来,这女人真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您的太太似乎……”我苦笑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

    “你直说就好。”祁俊看着我说道。

    “你的太太事业经营的不错,但是并不是很有能力,也许是靠着你发展起来的,而爱情似乎也很单一,但是又不是从一而终:看样子是经过了短暂的婚姻之后,就直接离婚,这辈子就没有爱过别的人了。另外你太太似乎……对生活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的高,需要达到她的要求很不容易,这样活着的人会非常非常的累。从手相上看我大概能看出这点东西来,要详细看的话你就需要把她带到我面前来,我才能给你更清楚的论述。

    “……不用更清楚了。你说的完全正确。”他抬起那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用一种惊异并且佩服的目光看着我。

    “那么您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里没有任何监控视频或者是录音设备一类的吧?”他非常警觉的看了看四周然后问道。

    “我这里不是公安机关的审讯室,不需要那种东西,再说了这里也不进行什么违法的事情,我也不是律师,拿来有什么用处?您有什么想法和需要您说就好了。

    “好吧,陈真先生,您可以用什么办法预测一件事的成功与否么?”她看着我问道。

    “原来是这样。可以用测字或者是朴算的办法来预测,我推荐使用朴算的办来预测,不过这种事情只能有个大致概率,并且还取决于您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想做的事情是……杀了我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