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四十三章、粉红手绢
    “看样子你过的确实不怎么样,那么后来这半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接着问道。

    “后来的事情你听了之后,会更加的觉得我是个白痴。”抽了两口好烟,他似乎复活了似的,并且大概是因为吐了不少苦水,他开始轻松了下来,苦笑着看着我。

    “我知道了她所做的一切,我开始明白了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女人,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财狼,而这边年我的那笔生意还是她介绍的,我更猜到了这也许就是一个陷阱!”

    “我想明白了这一切,然后去找她,她开始各种作……下跪、哭泣、抱着你大腿、说各种各样的甜言蜜语,用各种恶毒的话骂自己,不承认这一切是设计而是她自己不小心……为了让我相信她她用烟头烫自己手心,捏着我的手抽她自己的脸……我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能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能让一个男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才好……”

    我叹了口气:一个男人能对付十个满脸杀气,捏着拳头找你打架的大汉,却往往对付不了一个哭泣着的羸弱女人……

    就这样,看着她寻死觅活,自虐的对待她自己,我居然又一次相信了她又一次的觉得她确实不是故意的!又一次的相信她是真的爱我……你说我是不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一个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白痴?”

    我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瞪着他。

    “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

    “从那以后,我居然又再次信任了她,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就是看不得她哭泣,只要她拿出这一招来我的心理防线就会直接崩溃……我依然把公司的管理权全部交给她,然她继续管理着我的公司的方方面面。”

    “而在晚上,她不再使用以前的那种威逼一样方式要求我,而是转为一种每天都楚楚可怜,等着你恩赐一样的方式看着你,那种眼神能让你心碎,然后又不知不觉的和她做那种事情,而不顾我身体早就已经疲劳不堪,甚至是精神恍惚了……”

    “这半年,我又重复着我上半年的生活:每天疲于奔命的想让自己的公司继续生存下去,而晚上架不住她的诱惑和她翻云覆雨,玩各种花样,各种方式……我不知道她以前到底有多少男人,但是她实在是太懂得男人了,在床上你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让她立刻明白你想干什么,在那时候她就像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一样,懂得任何这些方面的技巧,让你回味无穷……”

    说到这你,祁俊的眼神里散发着光芒……好吧,也许事业方面他被那个女人给骗的一塌糊涂,这个方面我相信他还是很幸福的不是?

    “晚上是这样,白天我面对她别的种种事情我就无法说出口:你没办法对一个你昨天晚上还在翻云覆雨的女人过分的苛责不是么?而她更是贱的让人无语:捉着我的手,让我要是觉得不解气就抽她耳光。”

    “那你抽过么?”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抽过……一次。”祁俊摸着连说道:“那是4个月前,我母亲突然发急病需要用钱,我收到了父亲的电话之后立刻叫从公司账上转10万到我父亲账上,结果我查账的时候居然发现:公司账本上只有不到两万块钱了!”

    “我又气又急的立刻回公司去质问她公司的钱去哪里了,她居然告诉我头天晚上和她的闺蜜大牌,因为输了太多钱没处去借,就在公司的账上划了20万去赌博……”

    “一边是老母治病没钱,一边是自己的女人赌博一晚上输掉了30万,当她说:你要是想生气就抽我吧,我一时气急,真的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这一耳光打上去,她躺在地上嚎啕大哭,我也没办法,只能安慰了之后,找生意上的朋友借了10万块钱好容易才把这件事给过去了。”

    “就这样,1年多的时间里,我一次次的想要摆脱他,却被他一次次的用眼泪和身体所欺骗,把自己上千万的家产全部都塞到了她拿填不满的欲望口袋之中。我自己的体重从70公斤跌到了现在的还不足50!我的身子都被她掏空了,全身都是病,我的公司也快没有了,欠了一屁股债,而现在,她居然找我离婚!而且是让我净身出户!”

    “什么理由?”我皱着眉头说道。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说我家暴,而证据就是我抽她的一耳光:她居然在边上藏了摄像头专门拍摄了下来,这是认定家暴最重要的证据。然后就是说我有外遇:又一次她的一个闺蜜来家里住了几天,那个闺蜜也像个女鬼一样的想要缠上我,但是被我拒绝了,可是她一样的用隐藏摄像头拍摄下来了一些我和她的闺蜜的亲密镜头,这也就成了我出轨的证据!”

    “看样子你确实有杀了你老婆的理由。”我点点头说道。

    “现在你明白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不杀那个恶女人的理由了对不对?”他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我要杀了她!杀了她!然她后悔!让她绝望!让她也知道失去了一切后,钱又有什么用处?”

    “好了老兄,我给你说过:不要做违法的事情!你是不是一会儿都忘光了?现在你好好的看着我。”我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他说道:“你犯了一个男人经常都在犯的一个错误……”

    “不用教训我这些!我当然知道,我也只不过是在发泄而已!但是这个女人弄得我现在家破人亡,我难道就不能发泄发泄?”

    这下子轮到我笑了:“感情你并不想杀人?”

    “不想才怪……另外,对于这个女人我还知道另外一件事情:她并不是直接就找到我来骗我财产的,她是专门受过这方面的训练的!”

    “专门受过这方面训练?谁训练过她?难道她还有老师教不成?”我疑惑的问道。

    “你不是能么?这你怎么没算出来?”他狠狠的瞪了我一样说道:“还是那个她所说的闺蜜,也就是用来说我出轨那个女人,我曾经在家里找到了她的一个笔记本。本来出自于一种道德的约束我不想看到,但是因为好奇,所以我还是打开来看了一看。”

    “偷看就别那么道貌岸然了……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很感兴趣的问道。

    “里面主要是教授一个女人应该如何从一个男人那里得到财富:虽然只是两页纸,但是写满了男人在各种状态下的情况和应该怎样应付等等,详详细细的罗列了出来。那些东西只是一个庞大的培训材料的某一部分,但是却看的我非常的心惊胆战。”

    “还有这种东西?是不是她的闺蜜到哪里去找了个什么心理学门诊咨询了之后的东西?”我想了想问道。

    “绝对不是那种东西。”他摇头说道:“当时我看到这个东西其实还没意识到,只是以为她的闺蜜在学习如何和自己的男朋友或者是丈夫相处,了解男人的各种需要来让自己和男朋友的生活质量更高,并没有如何坑蒙拐骗的内容,但是当自己经历的一切摆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真的上当了!那些东西真的是一本欺骗学的教材,经过了调查之后,我找到了她们真正受训的地方。”

    “什么地方?”我好奇的问道。

    “你听说过‘粉红手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