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六十七章、你带来的改变
    “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现在虽然我已经恢复了基本所有的能力,但是我的的身体依然是冷的:还缺少最重要的人魂,而且我能感觉得到:我的幽精肯定和我的祭悔剑在一个地方!”

    “祭悔剑的情况阿城去调查去了,应该很快会有结果,不过如果是你要和粉红手帕的人面对面接触的话,最好还是恢复成为一个正常的女人更好。”我点头说道。

    “好吧,那就期待阿城有什么结果好了。”

    看着计雪馨兴趣满满的样子,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她:“计雪馨,为什么我感觉你对这事情并不像是一个任务,而是你本身也挺有兴趣的感觉?”

    “你这是和一个女孩谈这方面的话题么?”计雪馨笑了笑站起来说道。

    对这问题我还真有点囧:和一个上千年以前的人谈论这种事情,这还真是一种奇怪的体验。

    “因为说实话,我对这件事其实也有些兴趣,在我还是花蕊夫人的时候,我的男人就是个无能,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是无能,因为这个男人我吃尽了苦头。”计雪馨叹了口气说道。

    “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妇人,没有任何能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说实在的,我对男人早就绝望了,计雪馨让我找你寻求帮助的伺候,我对你同样不报任何看法。”

    “只是和你在一起那么久了,我现在发现你确实是和个别的男人不太一样的人:你身边有那么多出色的女孩,你却没有沉迷任何一个,并且很有正义感和责任感,本来一开始我对你不抱什么希望,后来发现你居然越来越强大,我也越来越接近我的而目标,我才开始真正重视起了你,开始仔仔细细的观察你的方方面面。”

    “诚惶诚恐,我只是按照我的想法在做而已,并没有多去想什么别的事情。”我苦笑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开始真正观察男人这种让我绝望的东西。”计雪馨笑道。

    现在的计雪馨看起来和地府第一捕快已经判若两人。

    “其实你应该明白,你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之间有什么爱情:我相信你对我也不会有那方面的想法。”

    “计雪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惊异。

    “没什么意思,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谈心而已。”计雪馨笑道:“陈水一,不用担心,作为一个活了上千年,经历了无数事情:悲惨的、开心的、麻木的等等各种这样的事情,现在的我早就已经麻木了,如果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你要我和做任何事情我都接受,对我来说早就不存在什么羞涩一类的问题了,因为我经历的已经够多,这些东西根本影响不了我。”

    “好吧计雪馨,你还真直白。”我咽了口唾沫说道。

    “没什么,只是时间够长而已:你看看七妖,其实她们也早就厌倦了:人的脑子大概只能装下一辈子的记忆,多了之后只是自寻烦恼,然后再选一种办法让自己忘掉这些事而已。不过陈水一,你还是很让我惊讶,因为你做到了一件我认为应该不可能有人做到的事情。”

    “什么事?”我好奇的问道。

    “让我,还有七妖,都变得平和了。”计雪馨没卖关子,直接透露出了谜底。

    “一直以来,我和七妖水火不容,她们东躲西藏,我则到处寻找,找到了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就是刀光剑影,我和他们的关系永远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而现在,自从有了你的介入之后,我居然开始从她们的角度思考问题,居然开始同情她们,而她们也开始明白我的苦衷和我进行想做什么,我一直都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会做到这一点的。”

    “但是后来,看着你为了孙萌和凌婧,用打火机烧自己的手的时候,我才开始明白:你有一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也是七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品质:那就是牺牲。”

    “有吗?”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

    “无论是我还是七妖中人,我们的选项中从来都没有‘伤害自己’这个选项。从我生前到现在,我见过了无数人为了一己之私毁掉远远大于收益的别人的利益,而七妖中的许多人都是这样:一辈子为了争夺一个地位,甚至为每天能多吃一盘菜而打的头破血流,在我们以前的记忆力,从来没有谁愿意牺牲自己为我们做过什么。”

    “因为你所做的一切,七妖从最开始客印月的反抗到现在吕雉的主动投诚,你已经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壮举。”

    我笑了笑:“我还真不知道自己那么伟大?”

    “不是伟大,只是你的心罢了。当年苏雨彤曾经告诉我,只有你才能完成让七妖从新回归的事情,为此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对你有信心,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你真的有这个能力。”

    “可是我可没有你们那些强大的战斗力。”我笑道。

    “那些能力都不算什么,我是地府当年最强大的人之一,雨彤更是鬼方世界的第一强者,但是就算我和她加起来也只能四处逃窜苟延残喘罢了,而你,才是一切的关键!”

    我吁了口气。

    “谢谢你,计雪馨,我还真以为自己很伟大了。”我笑道。

    “你不伟大,但是你有能力做到我和雨彤,还有七妖都做不到的事情。”计雪馨微笑着说道。

    “好吧,等阿城回来之后,我们想办法取回你的祭悔剑和你的人魂,等你完整无缺之后,我们再去找这个什么粉红手帕,把刘楚玉给挖出来!”

    “好的。”

    接下来等了两天之后,阿城风程仆仆的从那个计雪馨认为是祭悔剑存在的地方赶了回来。

    “找到什么端倪了么?”我看着回来的阿城问道。

    “总的来说有点情况,但是我也不是很清楚。”阿城皱着眉头说道:“那个地方很荒凉,但是地形却非常不错,本来应该能形成一个城市,但是却只有一个几千人的小镇子,在那个地方待了2天,我打听到了一些当地的传说,也许和祭悔剑有关系,另外就是那地方地下有很多煤矿,当地人大多数都是矿工,在当地曾经在地底挖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例如有一次挖出了一套完整的盔甲,但是那盔甲的尺寸需要至少比姚明还要大一圈的体积才可能穿的下,还有一次曾经挖到了一把类似剑的兵器,长度居然有三米呈现弧形,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后来这些东西都被文物局给弄走了,后来也没有下文,不过这些都还不是关键:当地有不少奇怪的传说,我打听出来了几个。”

    计雪馨也坐在边上仔细听着。

    阿城正要说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阿城看看来电显示,那张脸一下子就变成了苦瓜。

    “什么情况?”我不解的问道。

    阿城看了看我,直接把手机放在面前打开了免提。

    “魏城你个混蛋!几天不接我电话你翻天了!我可告诉你!老娘刚刚测试过了!恭喜你快当爹了!限你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不但当不成爹你还要当鳏夫你知道不?”

    “危丽……好好好你在哪里我立刻来找你!”阿城哭笑不得的说道。

    计雪馨微笑着指了指门外。

    阿城立刻站起来把办公室的门给打开了。

    举着手机的危丽站在门外面,一脸惊愕的看着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