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六十七章、最后的安排
    妹喜就是苏雨彤?

    我长大了嘴,半天没合拢。

    “萧愈是通过你进入冥想状态,暂时和这个世界的联系隔断之后,才进入你的脑子里的,毕竟你们都是规范的贵族……但是妹喜居然是苏雨彤,这个我都完全没有想到!”

    “好了……先不要惊慌。我先理清一下思路!”我摆了摆手让计雪馨稍微冷静一下;“刚才你接收到的信息会不会是骗局什么的?”

    “绝不可能。刚才萧愈给我的是妹喜的灵魂坐标。也就是说给了我一个地点叫我自己去看,然后我在那个地方同时找到了雨彤和妹喜两个人的灵魂都在同一个身体内部……也就是说,一直以来我们看到的雨彤的身体内部都藏着妹喜,但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也只有一魂一魄,所以根本察觉不到!”

    “好吧,那么这个消息是真的,现在妹喜就在苏雨彤身体里……这特么真是搞笑……”我苦笑着说道:“现在你能找到这具身体的情况么?我们能不能把妹喜的灵魂给带出来?”

    计雪馨苦笑着摇了摇头:“萧愈是故意的:妹喜的灵魂能力比别的六妖加起来还要强大,我们是根本不可能直接把她的灵魂提取出来的……这事情很棘手,现在关键看雨彤能不能自己把妹喜的灵魂给逐出来。”

    “雨彤能么?”我积雪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雨彤是第一强者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就算是第一强者也很难做到单独和在自己身体内的妹喜对抗!”

    我闭上了眼睛,缓缓的思考了起来。

    计雪馨这个人以前也许很独立,可自从和我在一起之后,她似乎也习惯了遇到事情找我拿主意了:现在也是眼巴巴的看着我。

    “看样子,我们只能现在去俾路支斯坦了。”我睁开了眼睛说道。

    “你现在就要去?”

    “给我几天时间,我需要做一些准备。毕竟这一趟去了搞不好就……”我冷笑道。

    “好的我明白了,刚才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计雪馨立刻离开了。

    和计雪馨所料差不多:找到了第六妖之后,对方就已经找上门了。

    这样的情况早在意料之中,所以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以前我也有进入冥想的时候,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而现在他出现了,那么就说明一点:他已经开始着急了。

    一个人开始着急就说明你已经真正的开始威胁到他的,客观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而现在我需要的是解决一些身后事,然后,去解决我真正应该解决的事情。

    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我就需要仔细的策划一下。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先把孙萌和阿城给留了下来,

    目前我手上还有旅馆70%的股份和于姐七家店面所有的股份,我让阿城登记做了一项股权变更:把我名下的所有资产的一半登记在了孙萌的名下,另外一半则是在我失踪了超过1年时间之后,也自动转到孙萌名下。

    至于事实,我决定还是留给孙萌一封信,但是保管在阿城哪里:如果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孙萌,那么只能是让孙萌死乞白赖的要和我一起去,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

    男人有些事情,不会告诉女人知道的。我记得这句话是《精武英雄》里船越文夫告诉电影里那个陈真的话。

    除此之外,阿城作为我资产的监管者,在出现了我失踪超过1年的情况下,可以提取并且继承我在银行的上百万存款:这是我以前经营那个皮包公司的获益。

    我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阿城。

    我能信任的人有很多,但是能在信任的前提下托付一切,然后还能不问东问西还抢着要和我去的人只有阿城一个。

    “自从我知道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我就预想着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不过我还真不明白你能来的如此之快。”阿城苦笑道。

    “谢谢你这些年给我的帮助阿城,我能回报你的估计也就那么多了,旅馆你愿意卖掉还是继续经营下去你自己判断,好好和危丽一起过日子。”

    阿城叹了口气:“真的要那么快就走?听说赵志刚快要回来了。”

    “我还是不要见他的好。否则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我苦笑道:“你就编个瞎话说我消失了好了。

    “好吧,我明白了。”

    至于沈鹏,我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所有的事情,他的选择也和我料想的差不多:他打算保护我到俾路支斯坦,一直到进入鬼方的入口哪里。

    “知道你们这种人,我一身本事也帮不了你什么,最多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沈鹏笑道。

    “谢谢。”我没多说什么。也无需多说什么,沈鹏这样的军人,多说什么都是废话。

    最难搞的,估计还是凌婧。

    马上面临高考,这位学霸级的心理变态每天还是游戏不离手,也不知道哪里有那么大的瘾,但是你要说她吧,她就直接把几次模拟考试全班第一的成绩直接丢到你面前,让你说都不知道怎么说好……

    “凌婧,有些事情我要告诉你。”

    在安排好了孙萌那边事情的第二天,我直接钻进了凌婧的房间。

    “你要走了,是不是?”

    手上抱着游戏机,凌婧头也不抬的问道。

    “你有读心术么?”我不禁哑然失笑。

    “看着阿城这几天愁眉不展,七妖又已经抓住了六个了,需要多大智商才能猜出来?我猜你就是想告诉我:你要走了,也许不会再回来了,也没办法再照顾我了,但是这里永远是我的家,只要我喜欢随时可以回来住,同时阿城他们也是我在国内的亲人,希望我们能彼此照顾,诸如此类的对不对?”

    我哑然失笑。

    “脑子太聪明的女孩以后嫁不出去的,男人都喜欢脑子比较蠢,长得漂亮性格好的女孩不是么?”

    “恩恩,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艺术之美在于让人一头雾水;女人之美在于蠢的无怨无悔;男人之美在于谎话说的白日见鬼……可惜我太聪明,你又太不会说谎话,是吧?”

    说完这些,凌婧突然把游戏机一丢,然后扑到了我怀里。

    “陈水一,我不是孙萌会骗自己……不过其实我也一直都在骗我自己,但是我实在是太聪明骗术又太拙劣,导致我一直连自己的骗不了,我能看穿所有的瞎话,但是却对真实一点抵抗力都没有……陈水一你个混蛋!你为啥老是说实话?”

    说到这里,凌婧又流下了眼泪。

    “你就不能假装说一回谎话,然后我也假装被你骗了,就像是一对打算解决生理问题的男女,明明是想相互约炮嘴里说的却是海誓山盟,明明是想把对方脱光却假惺惺的叫人家裹好衣服别着凉……陈水一,活的真实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说的好像不上当就不是好事来着:聪明是你的优点,你指的自豪,真实确实是我的缺点,有时候我也许是应该编点瞎话给你听让你高兴高兴,而不是总用真实来刺激你。”我笑道。

    “好吧……你是不是不会来了?”凌婧抬着一双泪眼看着我。

    “多半。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次去到底会遇到什么,并且对我要做的事情也没有多大的把握。”我很诚实的说道:“另外就算我成功了,也许我也要回鬼方的世界去看看哪里到底如何,毕竟我是哪里的人。

    “嗯……那么就来上一炮告别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