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百六十九章、该走了
    当天晚上,我在家里再做了一次鳝鱼面。

    上一次做这东西,还是于姐在的时候的事情了,而现在,于姐已经香消玉损,而我们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过少了一个于姐,却多个计雪馨和危丽。

    计雪馨也有了完全的人类身体,虽然不需要吃饭,但是吃饭也没问题,此时她也端着一大碗面吃着。

    上一次吃着东西,大家都很高兴,你争我抢的场面现在都还能回忆。而现在……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现在的感受:每一个人都低头吃着面。谁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有刺溜刺溜的吸面的声音。

    “我说,又不是在吃断头饭,你们一个个的愁眉不展的干什么?”我看着大家一脸的凝重,有些郁闷的说道。

    大家相互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我。

    “是啊是啊,开心点么?只是好久没吃到你的鳝鱼面了,上次吃的时候好像还有于姐在,而现在……”阿城知道我的意思,想要调动一下气氛却给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怎么,没有那个于姐了不是多了我么?虽然她死了但是你在我面前提别的女人你就不怕我吃飞醋啊?其实这件事我老早就想问你了:魏城你个混蛋,当年你和那个于姐有没有感情?照实说!我绝对不会生气的!”

    “我靠危丽你别瞎说!于姐那是陈水一的女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那个孙萌你别生气啊!这个是真的!”

    孙萌抬着眼睛看着他笑道:“我当然不生气,但是我和于姐也接触过不少次,我曾经听于姐说过:要是陈水一实在是无法拿下,那么拿下你魏城也是个不错的对象。反正我只听到了那么多,至于于姐对你展开没展开攻势,你们两个之间有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啊……”

    危丽一听就怒了:“好你个魏城你现在还敢不承认?这话要是你自己承认的也还罢了,结果却让我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你说吧!你想怎么死?”

    这下子阿城的脸成了白玉无瑕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真好,我老头子干了一辈子工作,年轻的时候虽然也有几个女朋友,却没有一个成事的,最后到老了还是孑然一身,你们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吧。现在才是最好的年华。”老狐狸摇头叹息道。

    “你们都成双成对了,就我一个人那么年轻还单着真是好可怜哦!危丽,把你的阿城分我一半好不好?”凌婧做可怜状看着危丽。

    “我可以把我内裤撕成两半送你一半,要前面一半还是后面一半你自己选!但是男人绝对不行!”

    “小气……大兵,你想不想和小萝莉谈一段大叔和小女孩之间的恋爱啊?”凌婧笑嘻嘻的转过头去看着沈鹏问道。

    “要是我是你爹,我每天把你打的起不来床。”沈鹏冷笑道。

    “行行行……怕你了……原来我才是最没人要的……”凌婧一脸的痛苦状。

    “恩恩,真好吃,比我们那个时代的东西好吃多了。”

    这时候,计雪馨放下了碗一脸满足的看着我们:“也就你们这些人还在想什么情啊爱啊什么的,我们那个时候,到了你十几岁就把你带到一个男人面前,告诉你:以后他就是你的男人,你这辈子就只能跟着他了,至于这个男人是丑是美,是高是矮,是穷是富你都得任命。同时随着你的地位,你有可能是小妾,有可能只是通房丫头,运气好的可能是平妻,只有家里地位高的女人才可能是正妻,你们现在的地位,简直就是我们那个时候完全没办法想的。”

    这番话,然后现场的几个女人都是沉默。

    晚上,我们吃饭,还喝了很多酒,最后喝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我是在马桶上睡着的,沈鹏在走廊上,阿城最夸张:睡在地板上,危丽睡在他肚子上,胸口上全是危丽的呕吐物,阿城就这么睡在呕吐物里居然也能睡着……

    收拾了所有东西之后,第二天我送孙萌去上班了之后,老狐狸按照我的安排,把孙萌安排到了外地执行一个紧急任务,需要出差大概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足够我永远消失了。

    给孙萌留下了一封信,然后把一切都托付给了老狐狸之后,我和沈鹏踏上了离开的道路。

    走之前,我把一切关于我的东西都收拢在了旅馆的一个地下室里。

    上车前,我再次看了看我的旅馆。

    “有什么感觉?”沈鹏在边上看着我问道。

    “其实现在我有一种感觉……我好像根本就不属于这里似的。”

    “怎么了?这旅馆虽然重修过,但是还是尽量保持了原来的样子不是么?”沈鹏不解的问道。

    “和旅馆并没有关系:这宾馆是我从爷爷那里继承来的,可现在她们却告诉我爷爷其实是我仆人。我从小问我爷爷我的父母在哪里,我爷爷说我是从街边上捡来的,他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有一种做客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我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在哪里,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失去了爷爷,一个和我表明了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却是我唯一能够亲近的人。”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一个人生活,一个人面对生活的所有压力和挑战,我没有和任何人再建立起过于亲密的感情,而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不断的读那些风水堪舆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整个人更加不接地气。久而久之,我就成了一个活的很飞的那么一个人。”

    “活的很飞?什么意思?”沈鹏很感兴趣的问道。

    “看风水堪舆的东西看多了,会让你有一种优越感:觉得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很多东西都已经被自己看破,很多花招在自己眼里都笨拙的要命。并且看风水堪舆的同时,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学习很多心理学的东西,让你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的和别的人不一样,让你变得眼高于顶,让你变得很难接受别人。而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问题。”

    “从我学成开始出社会之后,我几乎一致就在封闭自己的内心,就算是于姐这样财色双绝的佳人自己贴上来,我也不冷不热,非要等于姐用尽了力气,我才好像勉强接受,甚至是施舍一样的给予她感情,而她却根本已经耗不起了……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

    “所以你和孙萌那个小姑娘纠结了那么久?”沈鹏用一种戏谑的口气说道。

    “陈水一,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就是个优越感爆棚的家伙,谁要对你好似乎都要舔着脸让你接受似的。所以对你这样的家伙,我一直就看不太上,其实到现在这一点也没变过:我还真不知道学你们这个风水堪舆的东西有什么优越感那么强的?所以看着你这个家伙。我那个时候就想狠狠的抽你的脸!”

    “呵呵,就算是你抽我脸一没啥用处。但是现在,我要离开这里了,我却突然觉得,我自己在这个地方住了那么久,和这里的那么多人打过交道,但是我却没有一点我在这里的实际感觉……现在我离开这里了,我还是没有感觉,就好像我在这里当了20多年的客人,却从来都不是这里的主人那种感觉。”

    再次看了看我的旅馆,我直接钻进了车里。

    “该走了,确实该走了。”

    在车上看着远去的旅馆,我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