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高手 > 第八十四章 无趣无聊
    睡梦之中,叶星辰看到了一个怯弱的小男孩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的情况,那是他前世的记忆,其中还有一个让他始终难以忘怀的她?那个一口拒绝的他的女孩?如果不是她?自己会拼命的创业吗?自己会被高利贷的人砍死吗?然而,世间的事情本没有如果?

    叶星辰逐渐忘记了前世的自己,他现在是静海市前江湖教父叶天龙的儿子,是云龙高中高一七班的学生叶星辰。

    画面之中,一个身穿职业装的高贵女子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仿佛慈母一般温柔 ,她是自己的班主任苏姗,也是自己的姐姐。

    接着出现的却是一个外表冷傲的女孩,从来不和别人说上一句话,只是偶尔回眸望向后方那个留有一条小辫子的男孩,眼神是如此的温柔,和冷傲的她判若两人,她是慕容蓉……

    接着出现的是穿着火辣的黄奕菲,总是穿着校裙的东方蓝洛,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她的那条大腿,简直是上天鬼斧神工的造化,还有那个倔强的关婷婷,帅气的欧阳俊,搞笑的郭敬……

    不知不觉间,叶星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慈爱的脸庞,还有那眼中无尽的担忧……

    “星辰,你总算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痛不痛?”苏姗亲切的声音传来。

    “厄,还有一点,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姐姐,欧阳他们几个怎么样了?”叶星辰朝周围看了一眼,发现又是在病房中,而且只有苏姗一人。

    “他们都没什么大碍,主要是你的脑袋,医生说有轻微脑震荡,我担心会给你以后带来什么不便……”苏姗道。

    “呵呵,你都说了,是轻微的嘛,没什么的,对了,我昏了多久?学校的事情怎么样?”叶星辰最想知道是还是谭芳那个老巫婆到底有没有垮台。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过,你说你晕了多久?学校里的事情你就不要cao心了,你们和高三学生打架的事情都被谭主任一人担当了,现在学校已经开除了她,不过很多学生家长却不放过她,还要准备上述她怂恿学生打架,谭董事也因为此事受到牵连,不得不卖掉自己的股份,脱离了董事会,这件事情算是解决了,不过你们几个把三年级的雪上打成那个样子,我担心他们会来报复……”

    “这个姐姐不用担心,反正这次我们是赚大了,他们有好几个被我们揍成了残废,我看是没机会再上学了……”叶星辰一脸的得意,这次不仅狠狠的教训了曹杰一伙一顿,最重要的是除掉了谭芳,以后在学校也不会有人为难苏姗了,只是谭芳的下场会不会惨了一点?

    “你还说的起劲,姐姐可不希望你整天打打杀杀的,你这样很让姐姐担心的知道吗?”苏姗知道这次叶星辰这样做全是为了自己,想到了那一天在办公室他那狂妄的誓言,又觉得心中一阵温暖。

    “其实我也不想啊,很多时候也是很无奈的,比如今天,可是高三的学生来惹事的,对了,姐姐,我们的教室里面现在全是血迹,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叶星辰这才想到了当时的情况,简直快赶上修罗地狱的血腥了,幸好没有死几个人,否则还不知道会爆出什么惊天新闻。

    “这些你都不要担心,一切都有谭主任担任,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养伤,知道吗?”苏姗依旧温和的说道,眼中说不尽的温柔。

    “姐姐,你真的不怪我吗?”叶星辰越想越觉得恐怖,当时只想着营救苏姗,就把什么都忘记了,那毕竟是教室,还有那么多同学在,自己活生生的将人的半张脸给削下来,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李东阳几人为了彻底的撇清关系,将谭芳彻底的出卖后,为了不让事情继续扩大,私自将伤员送到了医院,包括那名被叶星辰削掉脸皮的家伙,反正他们那群人也经常在外面鬼混,被人砍 是常有的事情,而那名男生的家长又正好是骷髅会旗下产业的员工,对于自己儿子被人削掉脸皮的事情也只能由曹杰拿主意,根本不敢多说什么。

    曹杰的伤势也不轻,现在还在医院,而他的大哥曹天二一听说自己的弟弟被人砍伤,迅速放弃正在谈判的生意,从澳门赶了回来,要为自己的亲弟弟报仇,这些也都不是叶星辰所知道的。

    “傻乖乖,姐姐怎么会怪你呢?姐姐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姐姐受点委屈,姐姐很感动,也很开心,真的,姐姐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好弟弟是姐姐这辈子最大的福气……”苏姗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眼中却是一片湿润,在叶星辰昏迷的这段时间,她早将教室发生的事情了解清楚,知道叶星辰为了替自己讨回公道,不顾自己xing命的冲来,早感动的一塌糊涂。

    “呵呵,姐姐开心就好,可不要流泪噢?”叶星辰也是微微一笑,伸出右手,轻轻的为苏姗拭去那眼角的泪光。

    “咚……”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苏姗赶紧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擦干眼中的泪水,打开房门一看,竟然是去取药的李筱婷,后面还跟着满脸担忧的黄奕菲……

    “苏老师,星辰哥哥他到底怎么样了?”黄奕菲一见到苏姗就开口问道。

    今天早上叶星辰赶去教室后就一直没有消息,打过好几次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心中担心不已,但她又答应了叶星辰照顾容蓉,不敢离开医院,便给自己的好友张燕和李丹打电话,可两人的电话竟然都打不通,心中一时间焦急万分,中午出来为慕容蓉打饭,却看到李筱婷匆匆忙忙的前去取药,一问之下才知道叶星辰,欧阳俊几人和人打架,一个个受伤住院,赶紧就和李筱婷一起赶来。

    “呵呵,放心吧,他已经没事了,李老师,药取来了吗?”苏姗一直都担心叶星辰的伤势,也没有注意黄奕菲今天没有上学,又怎么会在医院碰到李筱婷。

    “拿来了,医生说要分三次服用,星辰,现在好些了吗?”李筱婷在听到叶星辰出事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不过受伤的学生太多,又只有她和苏姗两个老师,两人不得不轮流照看同学们,只不过其他几人的伤势大多只是皮外伤,包扎好就没什么了,主要是叶星辰脑袋受了重击,又流了那么多血,导致昏迷,最为严重。

    “恩,菲菲,你怎么来了?”叶星辰点了点头,李筱婷今日也穿着职业装,虽然领口的纽扣也没有扣上,不过自己躺在床上,也看不见什么风光,只好转头问向一起进来的黄奕菲。

    “我在为容蓉打饭,结果就碰到了李老师,星辰哥哥,你怎么又去打架?伤得严不严重?”黄奕菲走到叶星辰跟前,发现他脑袋上缠满了纱布,就像一个木乃伊一样,心中一片担心。

    “容蓉也在这家医院?她怎么了?”苏姗这才注意黄奕菲今天一上午都没有见到黄奕菲和慕容蓉。

    “容蓉她没事,只是心脏有些问题,现在也在这家医院住院。”说话的却是叶星辰。

    “你怎么知道?”苏姗满脑子都是疑问。

    “ 啊……”叶星辰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毕竟向自己老师说自己等人同居那可不好,而且还有一个李筱婷在旁边,从最近她对自己的暧昧态度来看,说明白后还不知道她会怎样。

    “今天早上来学校的时候在路上碰到她,她却忽然晕倒,苏老师和李老师经常告诉我们要多多帮助同学,所以我就直接送她来医院了,在路上碰到了菲菲,然后一起来到了医院,医生说这是遗传xing的疾病,叫什么隐形什么噢,我忘了具体的名字,后来欧阳他们打电话说学校有事,我就叫菲菲在这照顾容蓉,我赶回了学校……”叶星辰反应极快,很快就为自己编出了一个理由,还不忘趁机赞美两位老师的教导。

    “哦,这样啊,那她在那个病房,我去看看她,李老师,这里就麻烦你了……”苏姗身为班主任,一听到自己的学生生病住院,心中自然很担心。

    “没事的,黄奕菲同学,你带苏老师去吧,这里由我照顾呢!”李筱婷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和叶星辰单独一起了,趁机开口说道。

    黄奕菲本想好好的陪陪叶星辰,却听到李筱婷要自己带苏姗过去,心中很不情愿,不过两个老师都在这里,自己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嘟囔着小嘴,带着苏姗离去。

    “你这小子,就不知道收敛收敛么?在教室里打群架,还打成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来,先把药吃了,不然以后变成白痴我可不管你了……”李筱婷等苏姗两人离去之后,立马换上了一副表情,一边给叶星辰喂药,一边开口说道。

    “嘿嘿,老师的意思是只要我以后不是白痴,就做我老婆?”叶星辰随意说道,脸上也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做你老婆了?”李筱婷玉脸微红,心脏却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脑海中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要是他再大点或许自己真的会爱上他也不一定。

    “厄,你刚才说的啊,你说以后变成白痴就不管我了,我和你非亲非故,你干嘛要管我?除了做我老婆外,还有其他的意思吗?”叶星辰喝着药,并不觉得苦涩。

    “你也太会胡扯了吧,作为你的老师难道就不能管你么?”李筱婷一阵气气结,这小子的想象力也太过丰富了一点。

    “厄,当然不能,我这人只听老婆的话,怎么样?老师,做我老婆吧?”叶星辰见李筱婷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继续调戏道。

    “你……你……要不是你看在你是伤员的份上,我非抽死你不可,竟然拿老师来开刷,自己端着喝 ,我还有事,先走了!”李筱婷口里虽然这么说,可却没有放手的意思,心里更是一阵慌乱。

    “嘿嘿,老师这么善良美丽才不会扔下我呢……”叶星辰眼见李筱婷眼中不断闪避的神情,知道她心中也是一阵慌乱,也不是真的生气,心中大悦,看来和她关系再进展进展也不是没有可能,只可惜现在是在医院病房,要是在她的单身宿舍就好了,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一天李筱婷身穿睡裙的娇躯……

    就在叶星辰和李筱婷胡扯的时候,同在云山医院的另一间特列病房内,曹杰也是全身缠满了纱布,比起叶星辰来更像木乃伊,正半躺在床上,眼中挂满了怨毒之色,李东阳几人也站在病房的一旁,还有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坐在床边,一股无形的威压散发出来,让李东阳几名学生不敢乱动分毫,这人正是曹杰的亲哥哥,骷髅会死神堂堂主曹天二。

    “大哥,事情就是这样的 ,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曹杰几乎的咆哮出来,自从进入云龙高中以来,他什么时候被人伤成这样过?

    “你给我好好的养伤就行了,自己技不如人还有脸在这里说,你们几个跟我出来……”曹天二却是大骂一句,起身走出了病房。

    李东阳几人赶紧低着头,跟在曹天二身后走了出去,曹杰却 是满脸的得意之色,口中喃喃道:“叶星辰,这次你死定了!”只有他明白,自己的大哥绝对不会不管此事。

    “你们几个听好 了,在曹杰养伤的这段时间,不管他说些什么,你们都不要理会,特比是向那个叫叶星辰报复的事情,知道吗?”曹天二厉声厉声的对李东阳几人说道。

    “知道了,曹大哥!”李东阳等人哪里敢说不。

    “恩,好好守着曹杰吧,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我先走了!”曹天二正准备转身就见到黄奕菲带着苏姗两人穿过走廊,一旁的李东阳忽然在耳边说道:“曹大哥,那个女人就是叶星辰的班主任,苏姗,这次叶星辰就是为了她才奋不顾身的和我们发生冲突?”

    “是么?我明白了,这事就此别过,以后你们都不要再管此事,一切我自会处理!”曹天二说完不再理会众人,朝医院外面走去,几名坐在旁边的黑衣男子赶紧跟在了曹天二的后面。

    李东阳几人对望了一眼,也不知道曹天二到底准备怎么做/?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 了,虽然很憎恨叶星辰,但却不敢找他的麻烦。

    这件暴力事件事就这么过去,受伤的学生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学校,不管是曹杰,还是叶星辰几人都是有着深厚背景之人,而且学生们也没有要求学校给个说法,学校也没有对其中任何一个学生记过开除之类,在这里面,李天鹰发动的学生联名抗议起了很大的作用,只是身为学校训导主任的谭芳离开了学校,位置被三年级的年级主任徐秀担任,徐秀今年也三十多岁了,是一个单身妈妈,表面为人正值,内在却风骚无比,这能够当上训导主任完全是靠着和唐正奇的私人关系。

    曹杰一伙听从了曹天二的吩咐,没有再找叶星辰几人的麻烦,张天霸,卢雪松两伙人做起事来都是畏手畏脚,再也没有往日的猖狂,楚雄早已经不问学校事情,至于高三柳丁龙一伙,却也相当的低调,和叶星辰一伙井水不犯河水,加上李天鹰一伙人的效忠,叶星辰几人的地位在学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很多学生都前来加入,特别是高一那些还没来得及加入的学生。

    叶星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壮大自己实力的机会,打着来者不拒的招牌,星曜会的成员短短三个星期内就突破了一千人,而且全是云龙高中的学生。

    不过叶星辰却只是将这些人当成星曜会的外围组织,真正的核心成员只有欧阳俊,郭敬,李宗政,陈小龙,张佳,何家杰,罗隐,赵虎,胡晓,以及二年级的李天鹰,当然,外面的紫枫等人也在叶星辰的吩咐下,不紧不慢的扩张地盘。

    一切都在平静之中渡过,叶星辰和慕容蓉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不过在学校里,两人却一直都以普通朋友的身份相互称呼,慕容蓉的迫于女孩的矜持,叶星辰自然不想别的女孩,特别是东方蓝洛和李筱婷知道他和容蓉的关系,他还想着逐个击破呢。

    黄奕菲自从慕容蓉的事件后,整个人都变了样,在家里经常主动做家务,除了做饭以外,其他的一切家务都抢着干,甚至连叶星辰的底裤也要洗,这让叶星辰大大的爽了一把。

    不过在学校,她却比起以前来火辣多了,谁叫自己有个好的哥哥呢,至于一直暗恋黄奕菲的莫小宁,却再也没有敢来学校上课,似乎是转到了别的学校。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马上就要半期考试了,叶星辰已经逐渐适应了高中的生活,成绩也开始慢慢的上升,对于半期考试并不是太放在心上,不过郭敬几人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们的零花钱可是和考试成绩挂钩的,要想以后继续奢侈,就得努力考好成绩,不管作弊还是怎么?就算是下课,一个个也抱着书本在教室苦读,只有胡晓一人每次下课都不停的将书上的一些内容抄写在用来准备作弊的小纸条上,还美名其曰好记xing不如烂笔头,郭敬几人曾讽刺他考试的时候那么严,怎么可能作弊?胡晓却是毫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的为自己的作弊大业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