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仙医在都市 > 第二十六章 师兄弟
    一顿饭真的基本做到了‘食不语’,但气氛却没让人感觉有任何压抑,相反,一股潜在的温馨,一种潜在的真正家的感觉,已经在悄然当中出现了萌芽。

    哪怕只是萌芽,还没成长起来,但一旦有了开始,其它的还算得了什么呢?怕的就是没有开始啊!

    “吃太饱了!”陈佳欣现桌子上已经没什么可扫荡的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把筷子给放下。

    “去消消食吧!”古帆敲了敲桌子,别陈姐回来了,约定就不算了啊。自觉点。

    “摧摧摧,就知道摧!”陈佳欣不情愿的开始收拾碗筷。

    “欣欣你等下,这些我来收拾就好了。”陈婉清瞪大眼睛,连忙说道。

    她舍不得让陈佳欣去真的刷碗,心疼!但对陈佳欣竟然有如此改变,真的惊讶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谢谢!”陈佳欣重新坐了下来,挑衅一般的看着古帆。

    古帆这次倒是没强行要求陈佳欣必须如此。

    其实古帆从陈佳欣的这一声谢谢中,已经看到了她的转变。

    也许先前积淀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改变也不可能瞬间完成。最最关键的是,陈佳欣内心中还是有巨大的心结存在。只要这个心结还存在着一天,陈佳欣就不可能完全真正的改变。

    看来,那个埋藏在了历史中的真相,真的需要把它的面纱揭开,不管真实情况是什么,陈佳欣都能把心结给打开。其实陈佳欣与其说想知道真相,不如说现在真相已经成为了陈佳欣内心中的执拗。

    不达目的不罢休!

    陈佳欣还没等陈婉清把碗筷弄好,就独自上楼了。

    她怕跟陈婉清有更多的接触。

    对此古帆很无奈,想让陈佳欣改变,真的不能着急。

    “陈姐,那我也告辞了,明天一早我再过来!”古帆还记得跟东海大学的那个太极老头的‘约会’呢,古帆是个守信之人,答应了别人,就不能爽约。

    “古帆,你先等等!”陈婉清连忙叫住古帆。

    “你先坐,咱们聊聊!”陈婉清轻抚了一下头,招呼古帆在沙上坐下。

    古帆依言坐下,其实陈婉清肯定会找他聊,这是可以预料到的。

    陈佳欣变化那么大,如果对陈婉清没触动的话,这才是怪事。

    “古帆,我没想到你会带给欣欣那么大的改变。我真的没想到。”陈婉清很感慨,一双美目中对古帆也是充满了感激。

    “陈姐,这本就是我的工作!”古帆笑着说道:“都是份内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是份内的事情,你的身份,只是家教老师而已!”陈婉清说道。

    “陈姐不是在怪我管的太宽了吧?”古帆问道。

    “怎么可能!”陈婉清拿过包来,说道:“这是两千块钱,我知道跟你这一天的工作相比,它可能少了。但这只是暂时的,让我看到更多的改变,你会得到的更多。”

    “另外,请允许我的直接和如此俗气。因为我除了这个,真的没办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陈婉清补充说道,好像生怕古帆误会一般。

    “陈姐,你想太多了。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说真的,我真的很需要钱!”古帆非常坦然的把这两千块拿到手中,毫不迟疑的放进了口袋中。

    看到古帆如此直接,毫不做作,陈婉清眼神中闪过一抹欣赏。

    “陈姐,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就不怕我把欣欣引领到别的方向上去?或者说,你不担心我这个男的跟欣欣这个女的生点什么?或者还有其它的……连我这个当事人都对你的大胆跟信任有点忐忑和疑惑!”陈佳欣的工作要做,陈婉清这边的工作也要尝试着去做,如果能够从陈婉清这边得到答案的话,一切就都会变的轻松了。

    “我不管你是怎么让欣欣生改变的。我看到的是确切的事实,这就足够了。至于其它的,都顺其自然,我只要确定你对欣欣来讲是没有危险的,剩下的放手让你去做,这又有什么?”陈婉清坦然的说道。

    她对陈佳欣是基本上没办法了。

    而且,陈婉清知道,在陈佳欣这个年龄段,是唯一可以有所改变的阶段,等陈佳欣上了大学,进入社会,再想改变这十几年积攒下来的一切,基本上就不怎么可能了。

    所以面对古帆所带来的一切,陈婉清除了鼓励跟支持之外,真的没有其它的任何想法。

    哪怕,古帆把她女儿的心给偷走!只要能改变母女关系,陈婉清可以连这些都不在乎。

    古帆算是看清楚了陈婉清的态度。

    犹豫了一下,没再继续深谈下去。

    其实陈婉清除了在陈佳欣爸爸的问题上隐瞒之外,其它的真的已经做到了一个母亲能够做到的一切。

    找其它的机会再来试探吧。

    ——

    “有点晚了,不知道还在不在!”下了出租车,进入东海大学校园,古帆快步走向操场。

    不知不觉,都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校园内人员寥寥,操场上人就更少了。

    不过,就在早晨古帆打拳的那个地方,刘清远却一直等着。

    开始他还打打拳,但时间长了,也只能坐下休息。

    “老头子,该回家了!”一个老妇人慢慢走来。

    “老婆子,我再等等,他答应了我,一定不会食言的,他肯定有什么事情耽误了。说不定现在就正在赶来!”刘清远站起来把老妇人搀扶住说道:“你身体不好,都让你早休息了,怎么不听?”

    “老头子,说起来,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这样在一起了?”老妇人突然说道。

    “很久很久了吧!咱们都老喽!”刘清远唏嘘的说道。

    “真的老喽!”老妇人也很唏嘘。

    两个老人都没了话语,但看他们相互搀扶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其实也根本不需要什么言语了。无声胜有声,无言胜万言。也许看到这两位老人,才能让人真正明白夕阳红到底是什么意思。

    古帆真不想破坏这种美好的气氛。

    但想想夜深了,哪怕温度依然不低,但两个老人也经不住夜风的侵袭。

    所以古帆只能出来,当一个破坏者。

    “小伙子!”刘清远看到古帆的时候,脸上很是欣喜,还俏皮的对自己的老伴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你看,我说人家小伙子是一个守信的人吧!

    “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耽误了点时间。真没想到你会等到现在。”古帆挠挠头腼腆的笑了笑。

    “没什么没什么。你叫什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清远,这是我老伴瞿贞淑。”刘清远脸色慎重。

    “刘老,刘老妇人,我叫古帆,说起来还是咱们东海大学的准大学生呢。刘老,你那太极,有着我熟悉的味道,不知道你从何学习而来?”古帆认真问道。

    “那是我小时候,遇到了一位异人,他教给了我这太极拳,更教给了我一些其它的东西。但可惜的是,他只带了我半年,扔下一句没有师徒缘分就离开了,我只算个记名弟子!那半年,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老人家虽然没承认我是他的弟子,勉强算是个记名弟子。但在我心中,他老人家就是我师父……唯一的师父!”刘清远好似陷入到了遥远的回忆。

    看看刘清远的年纪,这应该八十往上了。在他小时候,这个时间跨度,应该已经过了一甲子,也就是六十年的时间了。

    古帆心中微动,越来越跟古帆心中的猜测相符了。

    “我一直追寻,一直追寻,但寻找了几十年,也没师父的任何一点信息。我都已经彻底死心了。但是,看到你的太极拳,我好像看到了师父的影子。师父说,我们这一脉太极跟别脉都不相同。”刘清远眼神烁烁的看着古帆。

    “刘老,你遇到的那个异人,可曾告诉过你名字?”古帆问道。

    “寻真!”刘清远说道。

    古帆笑了起来。

    师父告诉过古帆,他‘年轻’时候在外行走,用的就是寻真这个名字。

    看来,眼前这个刘清远,就是自己师父以前撒下的种子,又因为不合格做仙医门的衣钵传人,所以这才给予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

    但实际上,记名弟子的身份,也不过只是为短暂的师徒情分划上一个句号而已。

    要不然何以几十年都没有任何联系?

    “师兄!”古帆抱拳,笑着招呼。

    刘清远呼吸急促。

    就跟古帆联想到很多一样,他何尝不也联想到了很多?只是当古帆亲口承认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心绪难宁。

    “师父早年行走江湖,用的就是寻真这个名字。而我则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也可以说,是师父一直寻找到的那个衣钵传人。”古帆解释的说道:“而师兄你修炼的太极拳,还有内力,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我们门派特有的龙象玄功。”

    “师,师弟……门主在上,弟子刘清远拜见!”突然,刘清远跪倒在地,神色肃穆。

    “仙医门二十五代传承弟子,仙医门当代掌门古帆。”古帆没有搀扶刘清远,而是硬生生承受了这一拜。

    然后,这才慌忙上前把刘清远扶住说道:“师兄,规矩是规矩,这不假。但你看我们这年龄差距到底有多么大?这样可有点不合适。再说,咱们是师兄弟关系。以后断断不能行此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