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三章 室友被打
    聂辰瞟了刘浩和郭啸天一眼拨出了一个备注为110的号码:“喂,110吗?这里是天海大学一食堂,两个傻逼在这里装逼,场面已经快控制不住了,你们快派人过来处理一下。”

    说完聂辰就挂断了电话,刘浩和郭啸天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是耍他们啊,而且还他妈骂他们!

    距离天海大学最近的派出所,所长黄劲松挂断电脑一脸兴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聂辰有了聂辰的电话号码,他可是知道聂辰的能量,他这一个小所长对方如果想让他完蛋绝对一句话的事情。

    “快快,出警,第一队全部跟我出去!”黄劲松大吼道。

    很快,三辆警车拉上警笛极快地冲向天海大学,天海大学这一边,聂辰将白韵点了做好的菜端了过来。

    “班长大人,别愣着了,赶紧吃。”聂辰笑呵呵道,刘浩郭啸天在旁边怒目而视不过聂辰完全无视。

    “草你妈,老子让你吃!”刘浩忍不住一拳狠狠地砸向了聂辰脑袋。

    “住手!”

    食堂门口,黄劲松第一个冲进了食堂咆哮道,拳头距离聂辰脑袋还有一点点刘浩被这一声大吼震得停了下来。

    聂辰嘴角露出淡淡笑容,来的倒也快,若是黄劲松再慢一点点他可就得出手了,刘浩运气不错!

    “哗啦!”

    十来个警察紧跟着黄劲松立刻冲到了聂辰他们这里,黄劲松看到刘浩差一点打到聂辰冲过来对着刘浩直接就是一脚将他踹到了一边。

    “公众场合闹事打人,他们两个都给我抓起来!”黄劲松怒道,跟着黄劲松过来的警察可都有眼力劲,他们什么时候见到他们老大这么上心啊,这时候他们平时懒散的也变得干劲十足如狼似虎。

    “你们干什么,我爸是刘雄!”

    “黄所长,你疯了!”

    刘浩和郭啸天又惊又怒,黄劲松厉声道:“带走,不管你们什么身份,做错了事法律都会给你们严惩!”

    黄劲松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刘浩他们不断挣扎,但是哪里比得上孔武有力的警察。

    “我擦,怎么回事?”

    “这什么情况,警察还真的管这样的小事了?”

    周围的人傻眼了,不少人看聂辰的目光有些怪异,难道聂辰有什么身份?但是看着聂辰那一身地摊货衣服,还真的没有几个人相信聂辰有十分牛逼的背景。

    白韵疑惑地望着聂辰,就算之前是巧合,难道现在也是巧合?白韵感觉自己糊涂了,聂辰用的手机她可是知道的,早就被淘汰的老款诺基亚,聂辰骑的还是二八大杠的自行车,这如果是装的,那也太能装了!

    “班长大人,快吃吧,不然可被我一个人吃完了。”聂辰轻笑道。

    白韵点点头沉默地吃了起来,经刚刚这事情一闹,其余的人没有靠近的,聂辰他们匆匆吃完了。

    “聂辰,警察真的是你叫过来的?”离开食堂白韵疑惑地道。

    聂辰指了指自己笑道:“班长大人,我如果说是我叫过来的你信不信?不信我说也没有必要啊。”

    “别管这么多,今天吃饭被影响心呢了,改天我再回请你一顿,请你吃一顿好的,绝对不是食堂!”

    白韵轻哼一声:“你以后我有电话能回我一下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着白韵拿出自己手机拨了一下聂辰电话,再一次看到聂辰那破旧的手机,白韵心中对于聂辰有厉害背景的想法又去掉了大半。

    “这个我号码。”白韵说完迈着优美的步子就离开了,那修长白皙的美腿看得聂辰都有些心热。

    “辰哥,好看吗?”

    淫荡的声音忽地从聂辰旁边响了起来,聂辰点点头瞟向了旁边笑道:“校花当然好看了,罗阳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吃饭的时候聂辰一本正经,但是其实很大的心思在白韵身上,他还真没有注意罗阳到了这一边。

    罗阳是聂辰学校里面关系比较好的两个同学之一,大家相处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长,但是性格还比较合得来。

    “嘿嘿,已经到了一些时间了,看你和白韵进餐我当然不会打扰了,辰哥,和校花进餐的感觉怎么样?不过我说辰哥,你居然还让白韵请你吃饭,是不是没钱了?兄弟这里还有一些要不你晚上再回请白韵?”罗阳笑道。

    聂辰摆了摆手,他可不是没钱,只是一时半会的还没有从之前习惯的生活脱离出来。

    而且聂辰也不觉之前的生活就不行,粗茶淡饭,锦衣玉食在聂辰看来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他在乎的只是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以于修练聂辰很执着,如果不是这样,短短六年的时间聂辰也不可能从一个普通人达到如今铁刀境地步。

    “罗阳,周义那家伙不在学校里?以前有这样的热闹可以看,他不是跑的飞快。”聂辰嘴角露出淡淡微笑道。

    两个朋友,一个罗阳,一个周义,聂辰对于他们都比较认同,因为不戴着有色眼睛看人,而且为人讲义气。

    聂辰还记得一年半之前他被别班一些家伙找麻烦,罗阳和周义见到了,那时候大家的关系还没有如今好,罗阳和周义见同寝的聂辰被欺负二话不说两人就各抄了一块砖头上了。

    虽然说以当时聂辰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他们的帮助,但是有人帮忙的感觉很爽,那之后三人就成为了朋友,偶尔一起蹲校门口看看妹纸,偶尔一起夜宵街吃吃夜宵。

    罗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家伙最近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问了他几次,他也吱吱唔唔不说,辰哥你到时问问他,他比较服你。”

    “行,回寝室吧,我最近一段时间应该都在。”聂辰笑道。

    两人很快买了一些啤酒回寝室,天气比较炎热了,喝点啤酒正合适。

    “咚咚咚!”

    聂辰他们刚坐下一会儿,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罗阳打开门,一个有些胖的青年捂着嘴进入寝室,门刚关上,青年来不及进入厕所嘴里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周义!”

    聂辰和罗阳同时叫道,两人脸色猛地一变,罗阳隔得近连忙扶住了周义,周义这会儿的样子很惨。

    两只眼睛都肿了起来,嘴角乌黑,脸上还有两处地方变成了紫青色。

    不过相比身上其余地方的伤,这还只是小伤,聂辰脸色难看,以他的耳力,他清清楚楚听到周义的肺部有杂音,估计肺有些受损,周义的身体不自然,左腿很可能有轻微的骨折,右胸应该断了一根肋骨。

    “周义,怎么回事?”聂辰一下子抓住了周义的手腕,周义全身受的伤比他刚刚判断出来的还要多一些。

    周义吐出来一口鲜血舒服了一些声音嘶哑苦涩地道:“辰哥,罗阳,你们就别管了,这事情你们管不了,借我点钱就好,我去趟医院。”

    罗阳怒吼道:“周义,钱妈他的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你得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哪个龟儿子把你打成这样的?我们和他拼了!”

    “我们拼不过人家的,听我的,我不想连累到了你们。”周义咬牙道,他心中恨,但是知道这事情绝对不能连累了兄弟。

    聂辰沉声道:“周义,当我们是兄弟就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有那么危险,我们也不傻。”

    “对,快说!”罗阳道。

    周义深吸了一口气,以那些家伙的可怕,说出来,聂辰他们应该也不会冲动地跑过去,不可能赢。

    “好,我说,不过你们别冲动。我妈生病住院了需要一笔钱,没办法,我找人借了一笔高利贷,本想卖一个肾把这一笔钱还上,没想到买肾的团伙太黑卖了也还不了所以我就没干,今天过去想先还点利息再延期一下,没想到--”

    后面不用说聂辰他们也清楚了,肯定高利贷的没有同意然后周义被打成了这样。

    “草!”

    罗阳骂道,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寒光闪烁,“周义,告诉我是哪些家伙,老子要他们好看!”

    说着罗阳拿出来了钱夹抽出一张卡来:“辰哥,你带周义这家伙去医院看看,这卡里面有十多万块钱,密码我们班级号再加我们寝室号。辰哥,周义,以前没有告诉你们,我家里其实还是有些关系的,这事情我能搞定。”

    聂辰摆了摆手冷着脸道:“罗阳,卡你拿着,你待会儿自己带周义去医院。周义,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我去找他们讲讲道理!”

    大家多投投鲜花和评价哦,鲜花和评价低了,新读者说不定都不点进来了,拜托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