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十一章 自讨苦吃
    “给你。”

    任飞舞拿出来了一个手机盒子,聂辰瞟了一眼,是最新款的鸭梨手机,而且是高配,售价近万。

    “你没必要这样。”聂辰淡声道。

    任飞舞望着聂辰固执地道:“聂辰,虽然是同样的手机,但是我那一个手机里面有照片价值在我看来是这一个的几百倍,你既然把那一个手机还给我了,这个是你应该得到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那老古董手机,你那破手机除了待机的时间长还有别的优点吗?”

    聂辰淡淡一笑道:“它能砸核桃,你手机可以吗?”

    任飞舞无语地望着聂辰,好一会儿任飞舞才没好气地道:“聂辰,你说出这话你就该换个手机,这都多少年的笑话了你还在用,拿去,我看你都落后这一个时代十年了!”

    “你用这破手机,以后就算有美女想给你发个图片什么的,你这破手机能接收能查看吗?”

    聂辰若有所思,任飞舞后面说的这一点很有道理啊!如果有美女发个图片给他,他那破诺基亚就算以彩信接收了,以那渣渣的分辨率跟看打了马赛克的照片有什么区别?

    “那就谢了。”聂辰收下了手机道。

    任飞舞松了一口气,最高配的鸭梨手机好几个店没有货,她这可是跑了不少地方才买到的,如果聂辰还不要,那她的小宇宙就要爆发了。

    “你是不是还要回医院?正好顺路我送你过去。”任飞舞道。

    聂辰还真要去医院,周义母亲这会儿应该从手术室出来了,总得过去看看,快晚饭了,这时候骑自行车过去不合适,搭任飞舞的车过去,看完了周义母亲正好和罗阳周义他们一起吃个晚饭。

    “好!”

    聂辰点了点头锁了门就上了任飞舞的车,任飞舞上车,十分熟练地倒好车车子就极速驶向了医院的方向,一路无话,聂辰闭目养神,任飞舞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没有和聂辰说话。

    “谢谢。”

    下车,聂辰说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进入医院,任飞舞嘴里嘀咕着:“假的假的肯定是假的,我就不信本姑娘的魅力这么低了,本姑娘电话号码给你存了进去,倒要看看你能忍几天,到时候看本姑娘不笑话你。”

    “我草!”

    姜涛心中暗骂,他正好看到了聂辰从任飞舞的保时捷上下来,这么漂亮的美女而且还是开保时捷的美女在姜涛看来可是极品中的极品,这样的极品看中聂辰那样的屌丝在他看来是老天瞎眼了。

    像貌姜涛认为自己更帅,至于家境,姜涛更是认为他的家境甩了聂辰十条街不止!

    “美女,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你晚上吃个饭?”姜涛压下心中的嫉妒靠近了任飞舞的车子。

    “轰!”

    任飞舞一脚油门,4.8T排量的保时捷卡宴猛地加速瞬间从姜涛的身边冲了过去,姜涛脸色一白,车子从他身边冲过去的时候后视镜与他手臂的差距绝对不足五厘米,那一瞬间姜涛感觉自己会被车子撞倒然后车子从他的身上疯狂地碾过去。

    “扑通,扑通!”

    好一会儿过去姜涛心跳都没有平复下来,他双眼发软眼中露出怨毒之色,不过,他的怨毒是不敢针对任飞舞的,任飞舞这样开着豪车的极品美女来头肯定不小他很可能招惹不起,不过聂辰嘛,他可不认为自己招惹不起!

    “一个小瘪三,还想和我斗!”姜涛心中冷笑,他掏出手机拨了出去飞快交待了不少。

    聂辰进入医院,不过很快他又退了出来买了一个果蓝才重新进入了医院前往了周义的新病房。

    罗阳已经给周义重新安排了一个病房,环境好不少,病房中只有周义还有周义已经做完手术的母亲。

    “你们怎么回事,这一个房间明明是我们预定的。”

    “哪里是你们预定的,我们住进这一个房间的时候医院方面可没有不同意。”

    到病房附近,聂辰听到了激烈的争论声,有罗阳的声音,还有其余好几个陌生的声音。

    “你们赶紧的让出来,否则你们会有大麻烦,我们刘局要的病房,你们还霸占着,吃了熊心钓子胆吧?”一个男子恐吓道,罗阳脸色难看,他一个人抵挡对方好几个有些抵挡不住了。

    聂辰皱着眉头走近,医院方面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罗阳他们分到的房子竟然是别人早就预定的?

    “罗阳,你们就赶紧的让出来,房间既然是人家先预定的,那就当然是人家的。”姜涛出现了冷笑着道,聂辰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姜涛搞鬼,不然哪有这么巧。

    聂辰估计十有八九对方真的是预定了房间,但是并不是罗阳他们预定的这一间,姜涛从一搞点鬼故意让对方和罗阳他们冲突,对方很可能还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冲突起来罗阳他们容易吃亏。

    “大家安静一下。”聂辰走近了沉声道,罗阳先安静了下来,其余的人也望向了聂辰,姜涛脸上挂着冷笑,他倒要看看聂辰怎么处理,一个无权无势的小瘪三,他有的是手段料理。

    罗阳他们若是把房间让出来,到时候别的稍微好一点的房间可就一个个全满了,聂辰他们还得求到他的头上!罗阳他们如果不让,那正好,与罗阳他们争的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据姜涛所知,那派出所所长最近可是比较得意,很有可能对方要提副局了。

    “诸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是医院方面的责任,不知大家以为呢?”聂辰瞟了姜涛一眼道,“而且这一个事情,不排除有人利用职务之便故意激发矛盾的可能,我们在这一边得罪人了,姜涛,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聂辰望向了姜涛,其余的人同样望向了姜涛,姜涛脸色一冷喝道:“一派胡言,医院方面岂会如此乱来,这事情医院方面是有一点小失误,你们让出房间来,医院方面会重新给你们进行安排,你们霸占着这一个房间是什么道理,人家先预订的房间就是人家的!”

    “怎么回事,吵什么?”黄劲松大踏步走向了这一边,他有些不悦,这要提副局的当口了,谁找他的不自在?

    转过一个弯,黄劲松看到了聂辰他们,他脸上的怒意瞬间全部收敛了小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人家已经住了进去,和人家争什么,这么大的医院就不信没有别的房间了。”黄劲松连忙冲着自己家人和下属吼道,他吓了一个半死,自己家人和下属竟然和聂辰争了起来,聂辰穿的普普通通的,但是黄劲松知道聂辰要让自己下去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不然之前聂辰给他打电话,黄劲松也不会那么兴奋地跑到学校抓人了!

    “什么情况?”

    姜涛脸色微变,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对啊,黄劲松这一个所长过来,不是应该狠狠地压一压聂辰他们?

    “黄所长,这事情只怕不是一点点失误,希望黄所长可以好好地查一下。”聂辰沉声道。

    黄劲松严肃道:“医院里面如果出现这样的黑幕那是违法犯罪行为,我既然是人民警察,一定严查到底!”

    姜涛脸色都白了,他是临时安排的可没有安排的那么严密,警察调查起来肯定可以查清楚,他家里虽然有些能量,但是耍到了一个快要到副局的所长头上,这一关只怕没有那么容易过去。

    而且从黄劲松的反应,姜涛感觉到了不妙,他看不起的乡巴佬聂辰只怕有不一样的身份!

    “聂辰同学,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这事情我保证一定会查清楚。”黄劲松脸上堆着笑容道。

    聂辰微微点关,黄劲松扫了他的家人和下属一眼带着他们飞快离开了,他们刚刚和罗阳争的比较激烈,但他们不傻,黄劲松平时可没这么平易近人好商量,聂辰明显来头比较大!

    “聂…聂辰同学,求你放我一马。”姜涛脸色苍白道,他害怕了,这事情查出来,只怕不但实习的资格保不住了而且还得蹲一段时间的牢房,聂辰的能量如果足够强大让他蹲上几年都有可能。

    “自找苦吃,现在后悔晚了!”聂辰冷笑,他说着进入房间猛地关上了门,姜涛想跟进来,差一点脸就和坚硬的木门来一个亲密接触。

    “我草你大爷!”

    姜涛心中大骂脸色相当的难看,聂辰这里走不通,他匆匆离去只希望黄劲松他们不要查出来。

    房间中,周义母亲睡着了,罗阳和周义神情古怪地望着聂辰,罗阳之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有些怀疑但是不敢肯定,如今罗阳完全肯定黄劲松肯定认识聂辰,聂辰居然有这样的能量。

    聂辰放下果篮轻咳道:“罗阳,周义,你们这样子看我做什么?我可不是什么豪门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