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十九章 敲诈电话
    “飞舞--”

    下车,顾白峰电话打给了任飞舞,他刚在车上的时候让人查了聂辰但是没有查到多少有用的消息心中没底。

    任飞舞和聂辰走的有些近,或许知道聂辰的消息。

    “什么事?”

    任飞舞冷冷地道,她这会儿心情不好,赶到学校,聂辰不在寝室,她又赶到了聂辰的那一个破房子,聂辰也不在这一边。

    顾白峰轻咳道:“飞舞,那一个聂辰什么来头?他把我车砸了给了我一张五百万的现金支票,已经查过了支票可以提取。”

    “什么?”

    任飞舞愣住了,聂辰给顾白峰开了一张五百万元的现金支票?以聂辰的身家,他能开得出来这么大额度的现金支票吗?在任飞舞看来,聂辰应该连五万块钱都没有,而且现金支票这样的东西普通人一般都没有。

    “等等,顾白峰,他为什么把你的车砸了?你老实说出来,你不说我也是可以查出来的。”任飞舞皱眉道。

    顾白峰轻咳一声道:“事故,事故,我差一点撞到他,我那时候情绪有些激动,他情绪可能也有些激动了。飞舞啊,你不知道他什么来头?”

    如果确切地知道顾白峰心中还不会这么忐忑,未知让他心中七上八下的,这会儿他已经冷静不少了,刚刚的事故多想想他感觉有些可怕,他的法拉利可不是纸糊的,八十公里时速撞上自行车自行车居然屁事没有而他的车凹陷进去很多,这正常吗?

    若只有这个顾白峰倒也不会想太多,但是一个他以为乡巴佬的青年居然随手开出五百万元的现金支票,而且一点不在乎的样子!两个事情联系到一起,顾白峰感觉心惊肉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知道,我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顾白峰,你是故意开车撞他吧?”任飞舞语气冰冷地道,她聪明得紧,而且父亲是虎啸盟老大,黑暗的事情她也见过不少,一下子就想到这很可能不是普通的事故!

    顾白峰连忙道:“哪里哪里,就是意外,我踩错了油门当刹车踩了,飞舞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

    “哼,麻烦你以后叫我的名字,再见!”任飞舞冷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白峰眼中欲光闪烁:“小妞,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的!等查出来你什么来头,没有十分厉害背景的话,本少爷就来一次霸王硬上弓泄泄火!”

    “聂辰肯定又回学校了!”

    任飞舞想着她的保时捷立刻又冲向了学校。

    “辰哥,你牛逼啊,昨天白天和白韵吃饭了,晚上居然和管学姐喝茶。”聂辰身边罗阳一脸羡慕地道,聂辰回了一趟寝室,这会儿正和罗阳从学校里出来准备去医院。

    “吱!”

    保时捷SUV一下子停到了聂辰面前,罗阳诡异地望了望聂辰又望了望从车子上下来的任飞舞,他心中这会儿对聂辰那是一万个服,无论是白韵管思莹还是这一个豪车美女,那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辰哥,你先忙,我去买点早餐!”罗阳说完一溜烟跑远了。

    聂辰望着任飞舞神情有那么一点点不自然,他想到了任飞舞昨天晚上的那一张性感照片。

    照片太惹火了,他躲床上大半个小时都没有睡着,还好他是修练之人,晚上就算少睡一点时间也没有大问题。

    “那个……任飞舞,有什么事?”聂辰先开口道。

    任飞舞是过来找聂辰要手机,找聂辰删掉手机中照片的,但是见到聂辰,这些话却有些说不出口。

    或者说,任飞舞赌气地不想说出口。

    家里人想她与黑龙会韩玉山联姻,之前感觉还行的顾白峰这一个追求者居然如此小气开车撞聂辰,听顾白峰那样说任飞舞能判断出来他之前应该与聂辰是没有交集的,那么开车撞他很可能因为自己。

    任飞舞心中很堵!心中堵的不舒服,这激发了任飞舞的逆反心理,私密照片给聂辰看了又如何?

    “聂辰,顾白峰开车撞你了是吗?”任飞舞询问道。

    聂辰眼中精光一闪:“任飞舞,顾白峰认识你,而且在追求你?”

    任飞舞点点头,她和顾白峰也只有那么熟,之前顾白峰掩饰得好她感觉顾白峰这个人还不错,如今却觉的顾白峰的人品很差。

    “聂辰,顾白峰的家世不简单,他父亲顾世昌创立的世昌集团资产上百个亿,荣城富豪榜上顾世昌可以排进前十。”任飞舞道。

    聂辰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他不想以最大的恶意去想别人,所以没有证据他直接认定为事情只是意外,那样对方虽然嚣张,他砸了对方的车气也就消了,但听任飞舞这么说,聂辰一下子知道这可不是什么意外,对方很可能是想直接撞死撞残他!

    “世昌集团么?我知道了!”聂辰沉声道。

    任飞舞有些不好意思道:“聂辰,抱歉这事情很可能是因为我而起的,这笔钱我到时候赔给你。”

    聂辰摆了摆手:“任飞舞,这事情与你无关,他虽然追求你,但他撞我这不是你的责任。而且也是我砸的他的车,砸了他的车赔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故意撞我的事情,我会再和他算。”

    罗阳这会已经买好了早餐,聂辰道:“任飞舞,还有事情吗?”

    任飞舞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们要去医院吗?我送你们过去吧!”任飞舞道。

    这会儿很早出租车少,聂辰点了点头,招呼着罗阳上车,三人诡异地一路无话,任飞舞没过多久时间就将聂辰他们送到了医院。

    “谢谢。”

    下车聂辰道,任飞舞点点头准备离开,鬼使神差的,任飞舞询问了一句:“聂辰,新手机还好用吗?”

    “咳,还行,还行。”聂辰正喝着豆浆差一点呛到,任飞舞脸一红猛地一踩油门车子急速离开。

    罗阳诡异地望着聂辰:“辰哥,我怎么觉的有情况?另外辰哥你教教我,怎么样勾搭上这样的极品美女?白韵,女神学姐,还有这一个任飞舞,辰哥你这是要逆天了啊!”

    聂辰望着任飞舞远去的车影心中有些古怪,任飞舞怎么就给他发了那样私密的照片?这么早过来可能是后悔发了,但是怎么又没提那照片了?

    “辰哥,到底什么情况?嘿嘿!”罗阳古怪地道。

    聂辰没好气地瞪了罗阳一眼,罗阳的电话这时候响了,他掏出电话接通:“喂,谁啊?”

    “罗阳,聂辰可在你身边?”电话那一头传过来陌生的声音。

    罗阳有些疑惑地把电话给了聂辰:“辰哥,找你的,声音很陌生我也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谁?”聂辰问道。

    电话那一头传过来有些得意的声音:“聂辰,找你还真是不容易啊,学校论坛上面的帖子看了吧?管思莹学姐和你喝茶,别人还以为你和管思莹学姐有多亲密呢,真是可笑,昨天晚上我可是拍到了一段视频,是你抢走了管思莹学姐的包,结果让管思莹学姐知道你是谁了找你喝茶教育你没错吧?”

    对方噼里啪啦说了不少,聂辰眉头皱了起来,对方应该是拍到了前面校长儿子抢管思莹包的画面,这个结合后面管思莹和他喝茶,还真的很容易让人以为那一个抢包的是他。

    “你弄错了,抢管思莹学姐包的另有其人!”聂辰淡声道。

    “呸,聂辰,你以为自己万人迷不成?如果不是这样,凭你,管思莹学姐那么晚会请你喝茶?聂辰,我懒得和你说废话,把你手机号发给我,我给你发一个帐号,往帐号里面打五千块钱,那一个视频我就毁掉,否则我就公布到论坛里面,你在论坛里面如今的人气可是很高,到时候绝对会更高!”

    对方的声音很得意,五千块对于大学生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了,不过他相信为了不被开除,聂辰会给他这五千块。

    “聂辰,给你半天的时间好好考虑考虑,到了下午如果我还没有收到钱,那可就对不住了,抢学姐包,你肯定会被开除!”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聂辰摇了摇头挂断了电话。

    给对方打钱?他有病,又不是他抢的管思莹的包!

    对方发不发视频,这个聂辰就懒得管了,反正到时候管思莹如果看到了肯定会站出来澄清的。

    “辰哥,怎么回事,我听到对方说钱什么的。”罗阳道。

    聂辰淡笑道:“没事,昨晚我不是接到了管思莹学姐电话出去了一趟吗,管学姐被抢被人拍了一个视频,没有拍到对方人,对方估计是看到了贴吧里面的贴子以为那一个人就是我想从我这里搞一笔钱,懒得理他。”

    罗阳骂道:“妈的这人想钱想疯了吧,都没有拍清楚对方凭猜测就想搞钱,让我知道,大耳刮子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