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二十一章顾白峰低头
    “任飞舞,你找我有事吗?”聂辰泯了一口茶水道。

    任飞舞伸手:“手机拿过来我用一下。”

    聂辰轻咳一声道:“那个照片早已经删了。”

    “哼。”

    任飞舞轻哼一声,她是过来要删掉那一个照片的,但是听到聂辰早就删了那照片她心中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她就那么没有吸引力不成?

    “你删了就好,那个照片是我一个小侄女拿我手机给你发的,若是让我父亲知道你私藏了照片肯定挖个坑把你埋了。”任飞舞道。

    说到这里,任飞舞漂亮的大眼睛盯着聂辰:“聂辰,你居然砸了顾白峰的车给了他五百万现金支票,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么有钱,你用的穿的,为什么给我的感觉你资产五千块钱都没有?”

    聂辰淡淡地道:“穿普通的衣服和穿昂贵的衣服,有很大的区别吗?我又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

    任飞舞眨着眼睛道:“聂辰,你的钱是不是来路有些不正?如果这样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洗白一下哦。你赔了五百万,帮你洗白五百万,或者我补偿你一百万,你自己选择一个吧,顾白峰开车撞你我有一定的责任。”

    聂辰好笑地摇了摇头:“任飞舞,谁说我的钱来路不正了?我之前和你说过不关你的事,你不必赔偿,顾白峰和你难道有很密切的关系?”

    “没有,那家伙都懒得理他了,居然做这样的事情。”任飞舞道。

    聂辰淡笑道:“那不就得了,你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的过错你没有必要承担责任,他乱来,那是他的责任,他会付出代价的!”

    就在聂辰他们这里说话的时候,顾白峰父亲顾世昌创立的世昌集团承受着空前强大的打击,集团方方面面都受到了打击!

    股市上面有庞大的资金在针对世昌集团,世昌集团的股票已经跌停。

    公司中,卫生局,消防局,一个个政府部门的人上门了,以世昌集团的实力这些机构平时是很少上门打扰经营的!

    “顾兄,抱歉,之前我们签定的那一个合约无法履行,违约金我们很快会打到顾兄你世昌集团的账上!”

    “顾董,我们申请辞职!”

    一个个的麻烦接踵而来!

    顾世昌都快疯了,他完全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一路大神,居然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股市被攻击,公司正常的经营受影响,已经签定的合同都被毁约,公司内部一个个的重要人物辞职,这一切的一切就仿佛一柄柄大刀斩在了世昌集团这一个巨人身上!

    世昌集团倒不会一下子倒下来,但是如果这么持续下去,世昌集团十天半个月就会倒下大半,一个月内很可能破产!

    “陈兄,咱们这样的关系,违约金就不必了,只是敢问陈兄,我到底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物?”顾世昌拿着电话苦着脸道,“陈兄,如果你知道,请你看在我们十多年的交情上指点指点!”

    “唉!”

    电话那一头一个陈姓的老板叹了一口气,“顾兄,帝临楼发话了,实在对不住啊,我们公司比不上顾兄你的公司,如果帝临楼针对我们公司的话,一两天公司就完蛋了。”

    “帝临楼?”

    顾世昌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世昌集团什么时候惹上帝临楼这样的巨头了?

    世界集团的资产在荣城可以排进前十,有上百亿之多,但是与帝临楼相比不算什么,帝临楼的资产很可能上千亿!

    而且更恐怖的是帝临楼背后似乎还有更加强大的人物,否则黎正道虽然厉害也不能这么快的时间将帝临楼弄到如今规模!

    “陈兄,我们世昌集团没有得罪过帝临楼啊。”顾世昌无比忐忑地道。

    “顾兄,这我就不清楚了。”

    对方挂了电话,如今这样的情况他能提醒顾世昌一下已经十分不错了,已经是念之前十多年的交情。

    “爸。”

    顾白峰心中有些不安地进入了顾世昌的总裁办公室,顾世昌皱眉道:“你来做什么,现在很忙你别到这里来捣乱。”

    顾白峰低着头道:“爸,我早上遇到了一点事情,或许公司如今遇到的问题与我早上的麻烦有关。”

    “嗯?”

    顾世昌凌厉的目光盯着顾白峰,“说,你闯什么祸了?”

    顾白峰将那一张支票拿了出来放到了顾世昌面前桌子上苦着脸道:“爸,我开车撞了一个乡巴佬,他有些缠我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平时他穿的极为普通,骑的还是一辆破自行车,没想到我撞他自行车之后他把我的车砸了丢给了我一张五百万的现金支票,我去银行查过了,这一张支票没有问题。”

    顾世昌拿过了那一张支票,五百万的现金支票平时他很喜欢,但是这会儿却感觉相当的刺眼!

    别的方面最近根本就没有得罪人,顾世昌如今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今天世昌集团遭到这么强烈的打击就是因为顾白峰开车撞人!

    “混帐东西!”

    顾世昌一巴掌狠狠地拍到了桌面上破口大骂,“你脑子里都是屎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说一下?”

    “五百万的现金支票,你以为谁都可以开出来?而且对方砸了你的车,明摆着不怎么在乎五百万,这样的人哪一个是好得罪的!”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愚蠢,今天半天公司损失已经有二十来个亿?”

    顾白峰被震惊到了,他虽然知道了公司有损失,但是真没想到居然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损失!

    和二十亿相比,区区五百万算什么啊,二十亿可以买几百辆他被砸的车!

    “爸……我,我完全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大的能量,爸,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顾白峰惊慌失措地道,对方这么大的能量,如果世昌集团到时候倒下去,他人间蒸发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顾世昌深吸了一口气,他虽然震怒,但是知道原因之后他的心倒是安定了一点点,这样的情况比之前完全摸不到头脑好一些。

    “你把支票带回去,另外,再拿一千万,不…两千万给对方赔罪,如果不能得到对方的谅解,你就不必回来了!”

    顾世昌说着开了一张两千万的现金支票,这是他短时间内能开出来的最大现金支票了,之前集团还有不少钱,但是稳定股市投了进去,结果十来个亿分分钟浮云了。

    “爸,我一定解决这一个问题。”顾白峰匆匆拿着两张支票出门了,他心中恐惧,如果他父亲倒了,就算不死,以后的日子也远没有如今舒服了。

    茶楼中,任飞舞和聂辰聊到了管思莹包被抢的事情。

    “聂辰,要不要我帮你查出来是谁抢的包?”任飞舞笑道,和聂辰聊了一会儿,她感觉聂辰这一个人还是不错的。

    起码一点,聂辰不像别的不少青年一样缠着她让她感觉不舒服。

    聂辰摇了摇头:“没有必要,我知道是谁抢的,管学姐也知道了,只是不太好公布出来而已!任飞舞,之前你算是帮我解围了,多谢,今天的茶我请了,我还有别的事情,改天再喝茶吧。”

    任飞舞瞪着聂辰,和她这样的美女喝茶,聂辰还要提前走?

    “聂辰,本来还想把一个东西给你,如今看来我还是留着吧。”任飞舞轻哼道,“你班会不用参加了,运动会也没你的事,你哪有这么忙。难道我很吓人不成,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想和我说话。”

    “没有的事。”

    聂辰摇了摇头。

    “哼,言不由衷。算了,本姑娘也懒得和你说了,拿去。”

    任飞舞说着一个小小的U盘丢给了聂辰,“这里面是顾白峰开车撞你时候的视频,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可能顾白峰是故意开车撞你!”

    “谢了。”

    聂辰收了U盘,这东西对于他来说其实用处不大,黎正道那里应该也已经有了,但是总归是任飞舞的一点心意,得领这一个情。

    “行了我走了。”任飞舞有些气恼地离开,虽然和聂辰聊天比较轻松,但是聂辰似乎不想和她交朋友的样子,这让她心中有些不舒服。

    “嗯。”

    聂辰起身和任飞舞一块儿离开,结账到外面,一辆兰博基尼迅速地到了聂辰还有任飞舞他们旁边。

    兰博基尼中,顾白峰匆匆下车,任飞舞冷声道:“顾白峰,麻烦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谢谢!”

    “我找聂辰的。”顾白峰苦着脸道,他这会儿已经没有了追任飞舞的心思,既然聂辰背后的能量那么大,聂辰似乎和任飞舞有些关系,他再凑过来就太傻了。

    “辰少,我保证以后一定不缠着任飞舞了,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这是一点小心意,请辰少你一定收下。”顾白峰一脸便秘样子道,他嚣张惯了,这样向人道歉他还真不习惯。

    任飞舞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顾白峰这是什么情况?就算聂辰能拿出五百万现金支票,顾白峰也没有必要这样吧,而且,那两张支票似乎有一张还是之前聂辰拿出来的?

    “我看看!”

    任飞舞抢过了支票,她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其中一张确实是之前的那一张五百万额度的,另外一张竟然是两千万的巨额现金支票!

    兄弟们,书已经上掌阅,有月票的兄弟帮忙砸点月票哈,谢了。因为字数的限制,更新要上了推荐之后才能加快,还需要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