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六十九章 凤正阳的遗憾
    任飞鸿皱了皱眉,以聂辰的实力如果对他妹妹做点什么,这会儿任飞舞还真反抗不了。

    不过,任飞鸿还是忍住了让车子停下,聂辰似乎知道一些东西,有的东西可不好让司机也知道。

    聂辰拿出来了手机点出了任飞舞之前发给他的那一张照片。

    “任飞舞,你发图给我看的这一个瓶子应该是聚阴瓶,它看上去有比较长的历史了,聚阴瓶本来是好东西,但是如果它的里面放入了阴魂,那么长久的时间,里面的阴魂就会转化为凶魂厉魄。”聂辰脸色凝重道。

    任飞舞脸色一变:“聂辰,你的意思我父亲是被厉鬼附身了吗?世界上真的有鬼这样的东西么?”

    聂辰微微点头:“有,只是普通人难以遇到罢了。”

    “那对方搞这样的东西做什么?你说它有很长的历史了,就是故意害人不成。”任飞舞皱眉道。

    聂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对方准备着肯定是自己用的,这是一种养魂的手段,阴魂本是在控制中的,养出来的凶魂厉魄到时候也会在控制中,但是养魂的时间比较长,有时还在养着主人死了,这时候里面的凶魂厉鬼就是无主的了。它们难以从聚阴瓶中出来,但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有可能散发出来一些力量影响到外界最终打开聚瓶阴祸害世间。”

    “凶魂入体和你父亲如今的状态比较相似,所以我有些怀疑是你父亲接触聚阴瓶的时候沾染到了凶魂气息。”

    任飞舞紧张地道:“聂辰,那你能解决这个吗?”

    “不知道,如今我还不知道你父亲被影响的程度,里面真有凶魂的话,凶魂的实力我也不知道。”聂辰道。

    “不过你父亲好歹是修练者应该还可以抵抗一些时间,你们如果认识得道高僧的话可以试着联系做好准备,要真正的得道高僧或者捉鬼方面的能人,普通装神弄鬼的可不行。还有,你大哥他们如果在旁边最好小心一些。”

    “哦,好好!”

    任飞舞立刻给自己大哥去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任飞舞大哥任飞鹏并不相信,不过他还是吩咐了下去,高僧,抓鬼的道人任飞鹏还是认识几个的,但是对方到底有没有真本事,这个任飞鹏也不是太清楚,他也没有见过鬼怪,这些东西他不信。

    ……

    时间过去半个小时,凤影彤他们的车子进入市区靠边停车,凤正阳让司机先下去了。

    “影彤,你和聂辰到底是怎么回事?”凤正阳微微皱眉道,他这会儿完全不相信聂辰和凤影彤真的在一起了,之前聂辰从生死擂台下来两人没有亲密的举动,刚刚分开也没有亲密的举动,对于刚在一起的男女这可不正常。

    凤影彤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爷爷,我和聂辰并没有在一起,您不是服下了基因药剂么,我们只是不想影响到你吸收。”

    凤正阳皱眉道:“不影响到我吸收?你们也没有必要这样,爷爷虽然希望有人照顾你,但当时也没有这么急。”

    枪伤这会儿已经好了许多,凤影彤道:“爷爷,是这样的,当时雷蛇军团的人出现对聂辰开枪,我以为聂辰只是普通人就挡在了他前面,事发突然他来不及出手我中枪了。回酒店之后爷爷你怀疑我们……我就让聂辰进了房间免得爷爷您担心。”

    “影彤,你中了枪伤?”凤正阳心中一紧道。

    凤影彤点点头:“嗯,不过爷爷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了,第一晚聂辰睡了沙发,第二晚因为聂辰要战斗我让他睡床我睡的沙发,我们没有什么的。”

    凤影彤说到这里脸色有点红红的,她说的是实情,但有的东西她可没有说出来,比如说第一晚她脱的只剩下内衣而且踹了被子被聂辰看到了,第二晚她更是迷迷糊糊到了床上和聂辰在同一个床上隔很近睡了半晚,而且第二晚睡觉的时候她同样衣服脱的只剩下内衣裤,睡着的时候两人身体要说完全没有接触凤影彤不相信。

    凤正阳轻叹了一口气:“影彤,聂辰还是挺不错的,你能让他两晚和你一个房间应该也不排斥他,你如果想和他在一起,爷爷支持你。”

    “爷爷,我现在没想这个--”凤影彤有些娇羞地道。

    凤正阳笑了笑道:“丫头,如果喜欢就大胆一点,不然聂辰这样的人只怕不会缺少女人缘,晚了你就后悔了。你到时候要去帝林酒店工作,应该还是有不少机会和聂辰相处的,爷爷保护不了你一辈子,聂辰可以。”

    “爷爷,我走了。”凤影彤心中慌乱地下车,她要去的地方和凤正阳要去的地方不同,得在这里分开了。

    “唉,居然是假的。”

    凤正阳叹了一口气,如果聂辰这会儿已经和凤影彤在一起他就放心了,如今这样的情况,凤正阳担心凤影彤未必和聂辰走到一起。

    别的人不说,凤正阳能看出来任飞舞对于聂辰也是有好感的并非仅仅普通朋友,普通朋友有钱估计也不会跑那么远到黑三角,黑三角还不安全。

    “将军。”

    刚下车的司机重新上车了轻声唤道。

    “小李,我如今可不是将军了。”

    “将军你很快就会重新是将军的,而且我相信将军你还会高升的。”那司机恭敬地道,他是凤正阳的亲信,知道凤正阳身体已经恢复而且实力还大涨了,这样的情况以凤正阳的手段恢复职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到更高的职位也很有可能。

    凤正阳淡淡地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走吧。”

    任飞舞父亲居住的地方是荣城,但不是市区而是郊区,一个大大的庄园,以聂辰的眼力他可以看出来庄园明处暗处有着很强大的防御力量。

    “二少爷,小姐,请进。”

    车上有任飞鸿和任飞舞,但是聂辰他们的车子进入庄园最核心的区域之前还是接受了检查确定没有危险。

    这倒不是那些安全人员信不过任飞鸿他们,而是任飞鸿他们可能也不知道自己的车子有没有被动过手脚。

    “二弟,飞舞。”车子停下,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男子大步迎了过来,他是任飞舞的大哥任飞鹏,气势比任飞鸿强大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