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七十章 凶魂狠厉!
    任飞鸿如今还只是凡境巅峰的修为,但是任飞鹏已经使用过基因药剂如今地境后期的修为,修为比青邪还要高一些,实力也在青邪之上。

    “这位想必就是聂辰先生了,欢迎。”任飞鹏对着聂辰伸出了手。

    聂辰神情淡然地与任飞鹏握了握手没有多言,任家可是黑道家族,他无意于和任家的人有很深的关系,特别是任飞鹏任飞鸿他们两个。

    “聂辰先生远来辛苦了,请入内先休息一下。”任飞鹏并没有在意聂辰的冷淡道,作为虎啸盟的核心成员,他对于聂辰自然不会没有了解,黑三角那一边的消息他是收集了的,聂辰虽然年轻的多,但是实力肯定比他强大。――

    任飞鹏并没有弄到视频资料,但是那一飞刀的可怕他听人说过了,那样的飞刀他知道自己也闪避不了,对上聂辰聂辰能将他秒杀。

    “大哥,父亲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任飞舞着急地道。

    任飞鹏道:“已经有两个厉害的法师和一个道长到达,他们判断可能是厉鬼附身,这会儿正想办法给父亲驱鬼。”

    “大哥,我们先去看看。”任飞鸿道。

    任飞鹏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父亲有意培养任飞鸿做接班人,但他并不反对这一点,任飞鹏清楚,他的天赋和任飞鸿相比还是有些差距,任飞鸿以后有可能成为天境级别的强者,他估计最多也就能达到地境巅峰。

    虎啸盟如果到自己手中,任飞鹏估计虎啸盟会衰败下去,而到了任飞鸿的手中,虎啸盟以后可能更加的强大。

    这一次任承虎出事,已经有下属了隐晦地提出让他多做打算,但是任飞鹏并没有什么行动,他们一家人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任飞鹏对于权力的热衷并没有超过亲情。

    “嗯。”

    任飞鹏点头,他望向了聂辰,聂辰淡声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先去看看,休息没有必要,我在飞机上睡了一觉。”

    “那好。”

    虽然是夜晚但是府中灯火通明,很快聂辰他们到了一个大厅外面,大厅的门关着,从里面传出铃铛声还在念经的声音。

    “孽障,还不速速离开!”

    大厅中传来暴喝声,任飞舞急迫地推门进入,大厅中间这会儿摆着床,发出暴喝声的是一个着僧衣的老者。

    “呜!”

    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聂辰他们看到一只鬼爪猛地与那僧人结的金刚法印撞在了一起,鬼爪一黯,那一个僧人脸色猛地一变连退了七八步,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嘴里喷出来一口鲜血身子一软靠在了墙上。

    在大厅中还有两个人,一个也是僧人还有一个是一位道长,两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有鲜血似乎刚刚也吐血了。

    “任大公子,请另请高明。”刚刚施展了金刚法印的僧人强打精神苦笑道。

    “任大公子,任二公子,我们无能,抱歉。”那一个道人有些惊惧地道,刚刚他也与那凶魂过招了,受伤不轻,若不是那一个凶魂这会儿还在与任承虎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一招之下只怕他就会被那一个凶魂给撕了。

    “请另请高明,告辞。”另外那一个僧人也道。

    任飞鹏他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他们三个是短时间内他们能请到的这方面最厉害的人物,他们居然没来多久就一个个受伤离开,那他们还能请谁?而且这样的情况,他们上门对方害怕凶魂也未必会过来了。

    上门做法一般是会收谢仪也就是酬金的,但这会儿他们也没好意思要了,三个人都是匆匆离开,他们得赶回去好好修练静养一番,不然会留下暗伤。

    “刚刚那个是鬼爪吗?”任飞舞惊惧地道,刚刚青色的鬼爪与那一个僧人结的金刚法印相斗任飞舞都看到了。

    任飞鹏苦笑道:“是的,它的力量似乎更强了一些,之前我拿一块开过光的佛宝想戴到父亲的脖子上被攻击过一次,那时它的攻击还没有这么强,我凭着真气抵挡住了,如今我再靠近可能已经抵挡不住它的攻击。”

    说到这里,任飞鹏望向了聂辰,他知道聂辰过来的目的,这会儿他寄希望于聂辰能搞定,不过他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那一个瓶子呢?”聂辰道。

    “在藏宝室中,我没敢碰。”任飞鹏道。

    “带我过去。”

    任飞鹏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父亲的藏宝室就算他们也不能轻易进入的,但如今这样的情况管不了那么多。

    “飞舞,你带聂辰过去吧,这一边需要有人看着。”任飞鹏道。

    任飞舞点了点头,她没有什么实力靠近都靠近不了在这里起不到作用。

    藏宝室并不远,聂辰和任飞舞很快就到了,进入藏宝室,聂辰看到了不少的好东西,不过很多的东西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好东西,对于聂辰来说这藏宝室他能看中的东西并不多,就那么三五件东西还能入他的眼。

    “聂辰,就是那个。”任飞舞指了指五六米外架子上一个古朴的瓶子道,瓶子像观音菩萨拿的那种玉净瓶,颜色是深青色的,上面有着复杂的图案,瓶口有着一块玉石塞子,那玉石塞子看上去像长在了上面。

    “聂辰你小心一点。”任飞舞眼中露出畏惧之色并不敢靠近。

    聂辰道:“任飞舞,我有一个疑问,你们虎啸盟应该还有别的强者吧?出现这样情况他们难道不出手么?”

    任飞舞摇了摇头道:“聂辰,我不知道虎啸盟是不是还有别的强者,父亲并不和我说起帮派内的这些事情。”

    “嗯。”

    聂辰一步步走向了那一个瓶子,他集中着精神,如果有异常他会立刻祭出修练空间中的封魔法印,那东西可是一件超级宝物,他已经往里面输入了不少力量,小小地动用一下肯定没有问题。

    “咦。”

    走近,聂辰并没有受到攻击,他有了一点发现,那一个瓶子瓶口的玉石上面有一点点血迹,里面的阴魂可不会有鲜血,这鲜血应该是任飞舞的父亲沾染上去的。

    “我明白了。”聂辰轻声道。

    任飞舞见聂辰没事壮着胆子靠近了道:“聂辰,你明白了什么?”

    (第三更,兄弟们,点赞,五星好评,加一下粉丝圈哦!!没有下载章节的在目录最下方下载一下章节,谢谢大家!)